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李守力“周易诠释”:雷地豫卦第十六

640-27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豫卦第十六

640-23

周易经文】

 
豫,利建侯行师。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初六:鸣豫,凶。
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六五:贞疾,恒不死。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解读诠释】

  
【16.1】

豫,利建侯行师。

【白话】
豫卦,适宜建国封侯,出师征战。
【解读】
○豫卦下坤上震,震为动,为鸣,为鼓;坤为腹,为釜,故豫卦有奏乐之象,有愉悦和乐之意。《序卦传》:“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豫卦与谦卦是相覆的关系,故谦卑而豫乐。
○豫卦,帛书《易》作“餘”,帛书《二三子》作“予”,楚简《周易》作“640-24”。餘,《说文》“饶也”。
○利建侯行师:下卦坤为众,为邑国(坤为邑国,见《周易密钥》:周易卦爻辞中的“邑国”),上卦震为动,为长子;九四为全卦之主,四爻为诸侯之位,一阳统领众阴,故有建侯行师之象。
○郑玄曰:坤,顺也。震,动也。顺其性而动者,莫不得,得其所,故谓之豫。豫,喜逸说乐之貌也。震又为雷,诸侯之象。坤又为众,师役之象。故“利建侯行师”矣。
 
【16.2】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白话】
彖传说:豫卦,刚爻与柔爻相应,志向得以施行;顺势而行动,这就是豫。豫卦顺其事理而行动,本来天地的运行都顺从这个客观规律,何况建国封侯出师征战之事呢?天地顺万物之性而动,故日月运转不失其度,四季更替不岀差错。圣人顺万民之情而动,则其施用刑罚清明而百姓服从。豫卦所蕴含的时势意义真是伟大啊! 
【解读】
○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
豫卦一阳五阴,故九四为全卦之主,与六三亲比,与初六相应,所以心志得遂其行。豫卦下坤为顺,上震为动,故曰“顺以动”,顺应自然规律而运行。
○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
过,失度。忒,读[tè],差错。
豫卦是《周易》第16卦,16是河图首句(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也是64卦的四分之一,位于《周易》卦序四分节点,《彖传》言天地日月四时,这是《周易》得先天八卦和河图原理。
恒卦是《周易》第32卦,是64卦的二分之一,故曰“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
○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顺动”,是自下而上释卦德,下坤顺而上震动也。“刑罚清而民服”,是《大象传》《连山易》的自上而下观象理路,上震为刑罚,下坤为民为顺,故曰“刑罚清而民服”。
○豫之时义大矣哉:自豫卦始,《彖传》出现“大矣哉”共有十二卦,豫、随、遯、姤、旅,言时义;坎,睽,蹇,言时用;颐,大过,解,革,言时。
王弼曰:“夫卦者,时也;爻者,适时之变者也。”李光地说:“赞卦皆言时,赞爻皆言位,时位二字,乃卦爻之所以立也。”总的来说,周易六十四卦阐述的是宇宙万物和人类社会从创生、发展、壮大、到结局的各阶段的时间上的属性,每卦的六爻则是阐述针对某一大时间区域内的事物的开始、发展、壮大、到结局的小时间进程上的属性或者是这一事物的从下到上从内到外的结构属性。
对于易理而言,时间与空间是统一的,时空不二。以八经卦为例,乾,位是西北,时是九月十月;坎,位是北方,时在十一月。以节气为例,冬至本是时间属性,而此时太阳直射南回归线,这又是位,空间属性,如此等等,皆证时空不二。
另见《周易密钥·发现“十二叹时之卦”象数奥妙与微言大义》。
 
【16.3】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白话】
象传说:雷从地下出来,大地振奋,这是豫卦的象;古代君王因此制作音乐来推崇道德,隆重地向上帝献祭,并让祖先的神灵配合共享。
【解读】
○殷荐:盛大的献祭。祖考:已故祖父母。
郑玄曰:奋,动也。雷动于地上,而万物乃豫也。以者,取其喜佚动摇,犹人至乐,则手欲鼓之,足欲舞之也。崇,充也。殷,盛也。荐,进也。上帝,天帝也。王者功成作乐,以文得之者,作钥舞;以武得之者,作万舞;各充其德而为制。祀天帝以配祖考者,使与天同飨其功也。故《孝经》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也。
○《大象传》《连山易》以上卦为贞为体,豫卦上震为二月。《礼记·月令》:“仲春,雷乃发声,仲秋,雷始收声。”从二月仲春雷乃发声,联想到作乐。
据文献记载,最晚在尧舜时期,已存在“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的礼制。考古发现最早的祭祀乐器是9000年前的贾湖骨笛。
《吕氏春秋·古乐篇》:“帝尧立,乃命夔为乐。夔乃效山林溪谷之音以歌,乃以麋{革各}冒缶而鼓之,乃拊石击石,以象上帝玉磬之音,以致舞百兽。瞽瞍乃拌五弦之瑟,以为十五弦之瑟。命之曰《大章》,以祭上帝。”《尚书·益稷》:“夔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
夏人在郊祀天神的同时,要以祖先神配祭。《九辩》和《九歌》应该是夏代祭祀天神的乐歌。(见:詹子庆《中国古代历史与文明:夏史和夏代文明》231页)
○《汉书·叙传》云:“上天下泽,春雷奋作,先王观象,爰制礼乐。……述《礼乐志》第二。”
“上天下泽”是履卦;履卦象传“君子以辩上下,定民志。”《说文》:“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
“雷岀地奋”是豫卦,春雷一声,大地振奋。雷声是上天的音乐,古代帝王效法天籁之声制作音乐祭祀上帝与祖先,这就是音乐的起源。
《说文》:“豫,象之大也。”《象》,周武王伐纣之乐也。《墨子·三辩》:“因先王之乐,由自作乐,命曰象。”郑玄云:“《象舞》,象用兵时刺伐之舞,武王制焉。”蔡邕《独断》云:“《维清》一章五句,奏《象武(武、舞古通)》之所歌也。”董仲舒《春秋繁露》云:“武王受命作《象乐》,继文以奉天。”当时武王制象舞,未必有诗,成王、周公作《维清》以为《象舞》之节,歌以奏之。
可见“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原有确指。豫,本是周朝的“国歌”,以此为音乐歌舞之统称。
【象舞歌词:《周颂·维清》】 
维清缉熙,文王之典。  
肇禋,迄用有成,维周之祯。
大意:  
多么清明又是多么荣光,因为文王有征伐良方。  
自从开始出师祭天,至今成功全靠师法文王,我周朝大吉大祥。
○上帝:这是“上帝”一词最早文献出处之一。据意大利安东尼奥·阿马萨里考证,古代希伯来原始《圣经》上帝称为“SHADDAJ(意为全能之神)”,发音与中国上古音一致。《易经》与《圣经》具有同源性,二者都是先知书。
○雷电的成因,目前有众多的假说,是现代科学尚未破解的难题。也就是说,以目前的科学理论,基本没有破解雷电成因的可能。科学天才特斯拉1899年写道:“我终于制造出了闪电,它的能量已经超过自然界中的闪电。”特斯拉以“观象制器”的超级智慧在一百年前就已经领悟了闪电的实质,然而他的手稿失传了。
同样,善于以“观象制器”的中国古圣先贤也早已领悟了雷电的实质:
《说文》:雷,阴阳薄动,雷雨生物者也。  
《春秋·玄命苞》:阴阳合为雷。  
《白虎通》:雷者,阴中之阳也。
《礼记·月令》:仲春,雷乃发声,仲秋,雷始收声。     
《淮南子·坠形》:阴阳相薄为雷。
古人认为阳气于冬季便潜藏在地下,春季阳气上升冲出地面而与阴气相搏发出声音则成雷。从阴阳象数理论讲,冬天不应该有雷。如果冬天打雷,就意味着天地藏不住阳气了,就会造成一定的瘟疫(瘟者,温也)。比如禽流感,之前就有一次冬日打雷的现象,这就是天地动阳的征兆。俗话说“冬日打雷,十栏九空”,因为冬天打雷,表明阳气藏不住了,动物肯定要遭殃。得禽流感的一般是鸡而不是鸭子,因为鸡为火性,鸭为寒性。天地的火性不藏了,鸡的火性也不藏了。
对于雷电、禽流感的成因,现代科学的研究尚属于幼稚期,应该借鉴《周易》的智慧。(详见《周易密钥》:从豫卦、震卦看地震与雷电的成因)
○豫:
豫,从象,大象温顺而健壮,与牛相类,坤为牛。六畜为马、牛、羊、鸡、犬、豕,西周以前中原有大象,牛耕之前曾为象耕。甲骨文中猎象和以象祭祀的记载有多处。罗振玉说:“为字古金文石鼓文并从爪,从象,绝不见母猴之状。卜辞作手牵象形,意古者役象以助劳,其事或尚在服牛乘马以前。”《礼记·孝经》:“舜耕于历山,有象为之耕,有鸟为之耘。”《帝王世纪》:“舜葬苍梧下,群象常为之耕。”由于驯牛易于驯象,以及气候变迁、大象经常毁坏庄稼等因素,西周初年大象逐渐被迁徙至江南,《吕氏春秋·古乐篇》中记载:“商人服象,肆虐于东夷,周公以师逐之,至于江南”。按照古籍惯例,“象”“牛”前用“服”,“马”前用“乘”,如:《周易·系辞下》:“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世本》:“相土作乘马”,“亥作服牛”。《管子·轻重戊》:“殷人之王,立皂牢,服牛马,以为民利”。由此可见服牛之前曾为服象,故象与牛相类,坤为牛,故为象。
豫字,甲骨文、金文均无收录,豫为象邑二字合文。徐中舒先生认为:“《说文》豫,从象予声。”又说:“盖予字之得形,即由邑字伪变而成,其得音、与义,则由舒字为之介。”坤为邑为国,豫字从象从邑,象、邑,皆坤卦之象。
豫,《说文》:“象之大者。贾侍中说:不害于物。”
段玉裁注:“象之大者”,此豫之本义,故其字从象也。引伸之,凡大皆称豫。故《淮南子》、《史记·循吏》、《魏都赋》皆云“市不豫价”,《周礼·司市》注云“防诳豫”,皆谓卖物者大其价以愚人也。大必宽裕,故先事而备谓之豫,宽裕之意也。宽大则乐,故《释诂》曰:“豫,乐也。”《易》郑注曰:“豫,喜豫说乐之貌也。”亦借为舒字,如《洪范》“豫,恒燠若”,即“舒,恒燠若”也。亦借为与字,如《仪礼》古文与作豫是也。贾侍中说“不害于物”,贾侍中名逵,许所从受古学者也。侍中说豫象虽大而不害于物,故宽大舒缓之义取此字。
豫,《正义》:“谓之豫者,取逸豫之义。以和顺而动,动不违众,众皆悦豫,故谓之豫也。”《本义》:“豫,和乐也。”和乐是豫的引申义。《墨子·三辩》:“因先王之乐,由自作乐,命曰象。”《吕氏春秋·古乐》:“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遂以师逐之,至于江南,乃为三象,以嘉其德。”高诱注:“象,周武王伐纣之乐也。”《诗·周颂·维清序》:“维清,奏象舞也。”郑玄笺:“象舞,象用兵时刺伐之舞,武王制焉。”孔颖达疏:“谓文王时有击刺之法,武王作乐,象而为舞,号其乐曰象舞。”
 
【16.4】

初六:鸣豫,凶。

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白话】
初六:不胜其豫乐而自鸣,有凶险。
象传说:初六不胜其豫乐而自鸣,志向穷尽而致凶险。
【解读】
○鸣豫:

九四为卦主,为施乐者,初六以阴柔居下而应之,为上所宠,受乐至极,志满穷尽者也;又初六变震,上下皆震,震为鸣,“鸣豫”之甚,故曰“鸣豫,凶”。《礼记·曲礼上》所谓“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之诫,豫卦初六也。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大象传》“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是豫乐之于祭祀之正,卦辞《彖传》“建侯行师”、“刑罚清而民服”,是豫乐之于军政之正。豫之初六,受乐志穷,是对礼乐的亵渎。《礼记·乐记》:“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

 

【16.5】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白话】
六二:耿介如石,不需等待一整天(就可悟知豫乐适中之理),守持正固可获吉祥。
象传说:不需等待一整天(就可悟知豫乐适中之理),守持正固可获吉祥,因为六二居中守正。
【解读】
○介于石:
豫,秦简《归藏》、清华简《别卦》皆作“介”。豫卦上震为鼓乐,九四是施乐;下坤是受乐,六二中正,不应九四,是不执着于豫乐。周公作爻辞,用豫卦的古名“介”,意味着六二是先王豫的境界。
○不终日:
六二动,变为坎卦,坎反象离,离为日,反象取反义,故曰“不终日”。
○《系辞传》: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可识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大意:
孔子说:“能够预知几微的事理应该算达到神妙的境界了吧?君子与上者交往不谄媚,与下者交往不渎慢,可以说是预知几微的事理吧!几微的事理,是事物变动的微小征兆,吉凶的结局先有所隐约的显现。君子发现几微的事理就迅速行事,不需等待一整天。所以《周易》(《豫》六二)说:‘耿介如石,不需等待一整天(就可悟知豫乐适中之理),守持正固可获吉祥。’既然有耿介如石的品德,岂能等待一整天(才领悟道理)呢?当时就能断然明知。君子知晓隐微的前征就知晓昭著的结局,知晓阴柔的功益也知晓阳刚的效用,这是千万人所瞻望景仰的杰出人物。”
李守力按:
“上交不谄,下交不渎”,言六二不同于上下两爻。上交、谄,言六三亲比九四,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下交、渎,言初六相应于九四,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介于石,是安静自守,正固如磐石,《大学》:“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耿介,就是不动心,心不动即定,定则知几。知几,《中庸》:“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几之至,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论语·述而篇》:“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朱子:“不知肉味,盖心一于是而不及乎他也。”此豫卦六二之性德也。
 
【16.6】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白话】
六三:曲意奉迎取乐,有后悔;悔悟太迟又生悔恨。
象传说:曲意奉迎取乐有后悔,因爻位不正当。
【解读】
○盱豫,悔:
盱,音xū,《说文》谓“张目”,《王注》释为“睢盱”[huī xū],《集解》引向秀曰:“睢盱,小人喜悦佞媚之貌也。”
从爻象看,六三以柔居刚,位不正,且顺承卦主九四,故有阿谀奉承主人之象。从卦象看,六三互坎,坎为矫輮,为弓轮,故有“曲阿”之象。
○迟有悔:
六三动,变为艮卦。艮为止,引申为迟、后悔。又艮的反象为震,震为动,为速,艮取反义,为迟也。
○马王堆帛书《二三子》:
·《卦》曰:“盱予(豫),悔。”孔子曰:“此言鼓樂而不戒患也。夫忘亡者必亡,忘民(27下)必憂。□□之□樂□者,所以□,不可□也。故樂至者,亓(其)病亦至,不可辟(避)。禍福或牽之,□□□□(28上)[□□□□□□]方行,禍福襍(雜)至。知(智)者知之,故640-25(嚴)客(恪)恐懼,日慎一日,640-26(猷-猶)有詖行卒至之患,盱予(豫)而不(28下)□□□也,故曰‘悔’。”
大意:
豫卦六三说:“盱豫,悔。”孔子说:“这是说迷于鼓乐而不戒备祸患。忘记危亡者必然会灭亡,忘记民众者必定会带来忧愁。欢乐到来,疾困也会到来,不可避免。祸与福牵连……并行,祸与福集合而至。智者深知其理,俨正恭敬,心怀恐惧,一天比一天谨慎。这样仍然出现偏颇和猝然而至的祸患。迷于豫乐而不知节制,所以说有‘悔’。”
李守力按:
豫之象为鼓乐。豫卦上震下坤,震为动,坤为腹,《白虎通》引《乐记》曰:“埙,坎音也。管,艮音也。鼓,震音也。弦,离音也。钟,兑音也。祝敔[zhù yǔ],乾音也。”《荀九家逸象》“震为鼓”,鼓是八音之首,故豫卦有鼓乐之象。
帛书《二三子》作为通行本《易传》的前身,对豫卦六三的解读显然没有分清初六过度享乐亵渎与六三谄媚取乐的差别。
 
【16.7】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白话】
九四:由之以得其欢豫,大有收获;不怀疑,朋友聚合如簪子束发。
象传说:由之以得其欢豫,大有收获,其心志大可施行。
【解读】
○由豫,大有得:
九四为豫卦唯一阳爻,为成卦之主,为施乐者。九四与初六相应,与六三亲比,坤体三爻偕同,故下坤皆与之应和,莫不由此阳爻而得其欢豫,所以心志大可施行。
○勿疑:
“四多惧”,故有忧疑,互体坎为加忧。九四应坤,互体坎卦笃实故有孚信,信则不疑。
○朋盍簪:
九四动,上变坤,上下皆坤,坤为众,“西南得朋”之兆。九四为群柔中一刚,譬如簪子束群发。盍,通“合”。王弼、孔颖达、陆德明、《子夏传》训“簪”为“疾”,郑玄训“速”同,以为“朋盍簪”是“群朋合聚而疾来”,此说亦与卦象相合,盖九四为震卦主爻,震为动为雷,疾速也。可见在《周易》的传承中,“簪”字训读虽有不同,然总不离卦爻之象。
 
【16.8】

六五:贞疾,恒不死。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白话】
六五:守正养病,能长久生存,不致死亡。
象传说:六五之守正养病,是因为乘刚。能长久生存不致死亡,是因为居中的位置没有失去。
【解读】
○贞疾,恒不死:
《说文》:“疾,病也。一曰急也。”《徐曰》:“病来急,故从矢。”
九四为豫乐之主,六五乘刚九四,互体坎为加忧、为疾。六五守中,故曰“贞疾,恒不死”。《孟子·告子下》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
天子有疾曰不豫。《尚书·金滕》:“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为王穆卜。”《逸周书·五权》:“维王不豫,于五日召周公旦。”此所以六五爻辞不言“豫”。
 
【16.9】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白话】
上六:昏冥于豫乐,局面形成,能及时改变,则无咎害。
象传说:昏冥豫乐居于最上位,怎么会长久呢?
【解读】
○冥豫:
上六阴爻居于豫卦之终,与九四无应无比,故昏冥于豫乐。
六二亦与九四无应无比,然处于初、三之间,中正自守,故执其两端而用中。故六二能“见几而作”、“知微知彰”。
○成有渝:
成,终也。渝,变也。震为动,为渝。豫乐因变化而感通天地鬼神之次第,故“成有渝,无咎”。沉迷于音乐歌舞,智慧也会迷失。“成有渝”,乐章的变化(根据礼制)可帮助恢复人的理智。所以必须礼乐兼备。
《周礼·大司乐》:“凡乐成则告备。”郑玄注:“成,谓所奏一竟。”贾公彦疏:“云‘成,谓所奏一竟’者,竟则终也。所奏八音俱作,一曲终则为一成,则乐师告备。”
《周礼·大司乐》:“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于宗庙之中奏之,若乐九变,则人鬼可得而礼矣。”郑玄注:“变犹更也,乐成则更奏也。”
 

【豫卦总结】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大象传》“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是豫乐之于祭祀之正,卦辞《彖传》“建侯行师”、“刑罚清而民服”,是豫乐之于军政之正。
全卦六爻五阴一阳,九四一阳为成卦之主,为施乐者,故曰“由豫”。
初六与九四相应,阴柔居下,受乐志满,亵渎礼乐,“鸣豫”得凶,象曰“志穷凶也”。《礼记·曲礼上》所谓“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也。
六三顺承于九四,故曰“盱豫”,不中不正,谄媚取乐于九四,故曰“悔,迟有悔”。
六二与九四无应比,故不言“豫”,不同于上下两爻,“上交不谄,下交不渎”,有中正之德,“介于石,不终日,贞吉”。六二无豫也,心不动则定,定则知几。
九四卦主下应坤体,故曰“由豫,大有得”;变卦上下皆坤,故曰“勿疑,朋盍簪”,此豫卦之大成,“利建侯行师”可也。
六五乘刚于九四,曰“贞疾”,即“不豫”,六五禁豫也,因得中,故“恒不死”。《孟子·告子下》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
上六与九四无应无比,处豫乐之极,远离中道,故曰“冥豫”,然处震动之体故能“有渝无咎”也。
 

【蒋介石崇尚周易】

蒋介石原名瑞元,上学之后,起名志清。介石是一九一二年在日本办《军声》杂志时他用过的笔名,当时他已经二十五岁,到一九一八年投奔孙中山之后,又起用“中正”之名,当时已经三十一岁。“介石”出于《周易》豫卦中的六二爻辞“介于石”,“中正”出于豫卦六二爻的《小象传》。蒋氏给自己起《周易》内容的名字时,已具文才武略,若不是研读《周易》之后对《周易》产生崇尚之心,断不会这样做。可见这名字就成了蒋介石对《周易》研读和崇尚的有力见证。蒋氏在临终前,曾深有体会地道出了他一生的处世哲学:“是非审之于己,毁誉任之于人,得失取之于数。”可见蒋氏对《易经》深信不疑。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李守力“周易诠释”:雷地豫卦第十六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