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屯卦第三

640-25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屯卦第三

640-22

【周易经文】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解读诠释】

 
【3.1】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白话】
屯:大为亨通,适宜守持正固;不宜有所前往,利于建立诸侯。
【解读】
○屯(zhūn)卦是下震上坎,《序卦》说:“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也。”
屯,《说文》:“象艸木之初生,屯然而难。从屮贯一。一,地也。尾曲。”
“屯”字象草木初生,勾而未舒,故有“难”之义。从卦象看,上卦坎为雨,下卦震为反生,反生是顶着种子甲壳破土萌生,正是古文字“屯”的形象。《释文》:“麻豆之属反生,戴莩甲而出也。”
640-23
屯字金文
《序卦传》训“屯者,盈也”,《屯·彖》“雷雨之动满盈”。比卦初六,比之屯,故曰“有孚盈缶”,楚简《周易》作“又孚溋缶”。“溋”古与“盈”同。屯卦上坎水、下震皿,正与“溋”字相符。
○元,至大。亨,通达。利,适宜。贞,固守。“元”在乾卦是万物资始之义,在坤卦是万物资生之义,“元”在其他卦是至大的意思。
“元亨利贞”为四德,乾之“四德”不受限定,以下坤、屯、临、随、无妄、革诸卦言“四德”者则有所限制。屯卦“勿用有攸往”,又言“利建侯”,不如乾之无所不利。

○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上坎险,事物初生,艰难当前,不可轻动,故曰“勿用有攸往”;下震为长子、主器、侯,阳在坤下,故曰“利建侯”。

 

【3.2】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白话】
彖传说:屯,刚柔开始相交,艰难随之萌生。运动在危险的环境中,大为亨通且守持正固。打雷下雨遍布各地,天始造化,万物草创蒙昧,(此时)适宜建国封侯,但不安宁。
【解读】
○释卦名:
屯卦下震上坎,震一索而得男,乾坤始交为震,故曰“刚柔始交”。《序卦传》:“屯者,物之始也。”坎为陷、为险、为难,故曰“难生”。《说文》:“屯,象艸木之初生,屯然而难。”
○释卦德:
《周易》以下卦为贞,上卦为悔,即下卦为体,上卦为用。屯卦下震为动,上坎为险,故曰“动乎险中”,震动为主体,坎险为环境。因主体震动,坎险之境不能困之,故“大亨”,因坎五中正而能“贞”。
蔡清曰:“‘利贞,勿用有攸往’,二句一意,故《彖传》只解‘利贞’。”
李守力按:彖曰“大亨贞”即“元亨利贞”,故“利贞”属“元亨”句。卦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皆言卦主初九,“勿用有攸往”即初九“磐桓,利居贞”。
○释卦象:
震为雷为动,坎为雨。《序卦》:“屯者,盈也。”故曰“雷雨之动满盈”。满盈,即是“亨”之义。屯难之时不易亨通,恐“亨”义难晓,故特释之。
草属震(为旉、为萑苇、为蕃鲜),言始创也;昧属坎(坎为隐伏、为月),言未眀也。故曰“天造草昧”。草昧,指万物萌芽状态。
震为长子、为主器、为侯,坎为险、为加忧,故曰“宜建侯而不宁”。
○自屯卦以下,《彖传》皆先释卦名,然后以卦德、卦象、主爻、卦主等释卦辞。
○宜建侯而不宁:
章太炎《自述学术次第》:
“屯”称“利建侯”,象曰“宜建侯而不宁”;“比”称“不宁方来,后夫凶”,象曰“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屯”之侯,部落酋长,无所统属者也;“比”之侯,封建五等,有所统属者也。所谓“不宁”者,即《考工》所谓“宁侯”、“不宁侯”耳。酋长无统,不属于王所,故不宁为宜也;五等有统,来享来王,故不宁方来化为宁侯也。“后夫凶”者,若涂山之会,防风后至而戮矣。
 
【3.3】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白话】
象传说:上云下雷,是屯卦的象。君子由此领悟,负起经略天下的责任。
【解读】
○屯卦上云下雷,云敷四维,雷震百里,遍布天下。君子观此,未雨绸缪,奋发有为以经略天下。
○经纶:
经,《说文》“织也”。引申为治理、梳理。取象坎水流经之义。
纶,姚信云:“纶谓纲也,以织综经纬。”取象震为主器之义。
纶,又为草名,《尔雅·释草》“纶似纶,组似组,东海有之”,取乎震东方,为旉、为萑苇、为蕃鲜。
经纶,治丝之事。君子治世,犹梳理乱丝,变无序为有序。
郑玄训“纶”为“论”:“谓论撰书礼乐,施政事。”可备考。

○屯,秦简《归藏》、帛书《衷》、阜阳汉简《周易》皆作“肫”。《中庸》:“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肫肫其仁!”朱子注:“肫肫,恳至貌,以经纶而言也。”

 

【3.4】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白话】
初九:周旋不前,适宜安居守持正固;适宜建国封侯。
象传说:虽然周旋不前,但是心志行为是端正的。尊贵而处于卑贱的位置,必然广泛得到百姓的支持。
【解读】
○磐桓,利居贞:
磐桓,《释文》引马融:“旋也。”处屯之初,动则难生,不可以进,故“磐桓”。初九刚爻得正,故曰“利居贞”,象曰“志行正也”。

屯卦为刚柔始交,物之始也,人之始也。乾坤始交为震,初九为震之主爻,故为屯卦卦主。

○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此释“利建侯”。屯卦初九之阳居卦之下,初为贱位。又《易经》以阳爻为贵,阴爻为贱。由全卦看来,初九阳爻在三个阴爻底下,故曰“以贵下贱”。
640-24

初九比二应四,二至四互坤,坤为众为民,初九阳爻居于民众之下,有人民公仆之象,百姓自然拥护谦虚的初九,愿意推举他为侯王。故曰“大得民也”。

 

【3.5】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白话】
六二:屯难重重,徘徊不前,骑在马上团团转。不是盗贼,是前来求婚的。女子守正而不出嫁,十年才可以出嫁。
象传说:六二难行不进,是因为乘刚。十年才可以出嫁,最后还是回归正常的。
【解读】
○屯如邅如:
六二上应九五“屯其膏”,故曰“屯如”;重阴阻隔,相敌而难进,故曰“邅如”。
邅,读[zhān],《释文》:“邅如,马云:难行不进之貌。”
○乘马班如:
六二下乘初九,故曰“乘马”;阴阳合绊,故曰“班如”。
《释文》:“班如,《子夏传》云:相牵不进貌。”
《释文》:“乘马,郑云:马牝牡曰乘。”《诗经·小雅·鸳鸯》言“鸳鸯于飞”、“乘马在厩”,何楷、姚际恒、方玉润认为是新婚诗。窃以为鸳鸯、乘马皆喻牝牡之事。
以柔乘刚为乘马,马为刚爻(乾为马),故六二乘初九、六四下应初九、上六乘九五,三者皆有“乘马班如”之辞,三者唯六四为善。
○乘刚:
阴爻居阳爻之上,谓之乘刚,象征逆比非礼。六二中正,故不与初九亲昵,心志在于正应之九五,故曰“六二之难,乘刚也”。
李光地《周易观彖》:
凡易象言乘刚者,皆有危难之象。盖阳性震动,以阴乘之,则不得以自安。其象则然,非谓两爻有相害之情也。此卦诸爻皆屯者,而二又乘刚,则其难愈甚。故虽二五正应,而犹未得以即合,安屯守正至十年,然后复其常也。
○匪寇婚媾:
匪,假借为“非”。《周易》多以相应之爻象征婚媾。九五体坎,坎为寇,六二应之,有婚媾之象;初至五连互大离,二在离中,离反象坎,反象取反义,故曰“匪寇婚媾”。
古代流行一种“假抢婚”的仪式。迎亲的队伍骑马驾车来了,为了怕引起人们的误会,一路喊着:“匪寇婚媾”(意为:我们不是盗贼,而是来迎亲的)。(见《周易密钥》:《周易》“匪寇婚媾”释读)
○女子贞:
六二爻动,下卦变为兑卦,兑为女子。
640-27
六二是阴爻居柔位得正,上与九五相应,所以六二婚媾的对象是九五。既正且应,所以贞也。
○字:
《说文》“字,乳也。从子在宀下。”“字”会意兼形声,从宀(mián)从子,屋内生子形。(宀,也可认为是子宫)虞翻曰:“字,妊娠也。”与“孕”相近。《广雅》“字,生也。”
屯为物之始,“字”为人之始,“字”本义为生子,这里译为“生育”或“出嫁”。
○十年乃字:
马振彪曰:二不下从初而上应五。与初虽近而不相应,合乎女贞不字之义。与五虽远,有待而行,迟之又久,以身从人,合乎十年乃字之义。
于省吾释“坤为十”,坤十乃是音训,甲骨文“十”作“丨”,丨(gǔn),《说文》“上下通也”,《集韵》“古本切,读若衮。象数之纵也。”丨与昆,上古音都是文部见母;坤,上古音文部溪母,二者音近义通,故“坤为十”。二至四,互坤也。
○反常:
反,返。回归正常。
 
【3.6】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白话】
六三:追逐野鹿没有虞人作向导,只能是空入山林;君子则见机行事,此时不如舍弃不逐,要是一意前往必有憾惜。
象传说:追逐野鹿没有虞人作向导,是说贪于追捕禽兽。君子舍弃不逐,是说一意前往必有憾惜。
【解读】
○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
六三爻动,下卦变为离卦。离,麗也(丽繁体麗)。麗从鹿,故离为鹿。《离·彖》曰:“离,麗也。”《序卦》:“离者,麗也。”王家台出土秦简《归藏》离作“麗”。
640-30
虞:虞人,古时掌管山林的官,入山林打猎必有虞人做向导。
六三无比无应,故曰“即鹿无虞”。三至五互体艮,艮为山林,故曰“惟入于林中”。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周易》田猎取象,凡“禽”以应爻取象。六三应爻上六空虚,故不得禽。
○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这是六三的第二条系辞,《周易》为修德寡过之书,言君子对治“即鹿无虞”之道。六三位于震动坎静之间,故曰“几”。《系辞下》曰:“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 六三在内卦,与上六相敌,故曰“往吝”,是不往上六则不吝也。(详见《周易密钥》:论《周易》“上下往来”体例)

○《淮南子·缪称训》曰:

君子非仁义无以生,失仁义,则失其所以生;小人非嗜欲无以活,失嗜欲,则失其所以活。故君子惧失仁义,小人惧失利。观其所惧,知各殊矣。《易》曰:“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大意:
君子没有了仁义就无法生存下去,丧失了仁义就丧失了生存的条件;小人没有了嗜欲就无法生存下去,丧失了嗜欲就等于要他的命。所以君子害怕失掉仁义,小人则害怕失去利益;观察他们所害怕什么,就知道了君子与小人的不同了。《周易·屯卦》说:“追逐野鹿没有虞人作向导,只能是空入山林;君子则见机行事,此时不如舍弃不逐,要是一意前往必有憾惜。”
 
【3.7】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白话】
六四:乘马徘徊不进,为的是求婚,前往是吉祥的,没有什么不利的。
象传说:求婚而前往,是明智的做法。
【解读】
○乘马班如:
六四应初九,初九为震卦主爻,震为马,故曰“乘马”;被九五合绊,故曰“班如”。
○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难之时,以阴求阳,互体坤下,间无阻隔,故曰“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求而往,明也:

六四体坎为隐,舍九五之羁绊,求初九震主婚媾而往之,震借象离明,故象曰“求而往,明也”。

 
【3.8】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白话】
九五:屯积膏泽,小的固守可获吉祥,大的固守则有凶险。
象传说:屯积膏泽,施泽还没有扩大开来。

【解读】

虞翻曰:“坎雨称‘膏’。《诗》云‘阴雨膏之’,是其义也。”

九五阳实,体坎之主,故曰“屯其膏”,系应六二,故六二亦言“屯”。
九五不能恢弘博施,自润其私,所施者偏狭,故曰“小贞吉,大贞凶”,象曰“施未光也”。
○帛书《缪和》:
·呂昌問先生曰:“《易·屯》之九五曰:‘屯亓(其)膏,小貞吉,大貞凶。’將何(18下)胃(謂)也?”“夫《易》,上640-26(聖)之治也,古(故)君子処(處)尊思卑,処(處)貴思賤,処(處)富思貧,処(處)樂思勞。君子能思此四者,是(19上)以長又(有)亓(其)利,而名與天地俱。今《易》曰‘屯亓(其)膏’,此言自閏(潤)者也。夫処(處)上立(位),640-28(厚)自利而不{自}(19下)皿(恤)下,小之640-34(猷-猶)可,大之必凶。且夫君國又(有)人,而640-28(厚)僉(斂)致(至)正(征)以自封也,而不顧亓(其)人,此除也。夫能見亓(其)將(20上)危而數[□]之,640-34(猷-猶)未失君人之道也。亓(其)小之吉,不亦宜乎?物未夢(萌)640-31(兆)而先知之者,640-26(聖)人之志(20下)也,三代所以治亓(其)國也。故《易》曰:‘屯亓(其)膏,小貞吉,大貞凶。’此之胃(謂)也。”
大意:
吕昌问孔子道:“《周易》屯卦的九五爻爻辞说:‘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您将如何解释呢?”孔子曰:“《周易》是上古圣人治理天下的宝典。故君子处尊思卑、处贵思贱、处富思贫、处乐思劳。君子能记住这四样,就会长久地从中获益,美名与天地并存。屯其膏,是说自我润身的。处于上位,丰厚自利而不能体恤下民,稍微有一点私利尚可,自私大了就会凶险。况且国君统治民众,横征暴敛而以此自厚,而不去顾念下民,这样就会致祸。能看到危险将至而及时补救的,还没有丧失统治民众之道。这样小有囤积之吉,不是正合适吗?事物尚未萌生征兆而能有先见之明的,这是圣人的心志,是尧舜禹三代的治国之道。《周易》屯卦九五说:‘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就是这个意思。”
李守力按:
刘大钧说:“夫处上立厚自利而不自血下,小之犹可,大之必凶”,此等对身处上位厚自利而不知恤下的批评,在《象》文中亦得到体现:“屯其膏,施未光也”。在王弼对此爻的注文中亦有所存:“处屯难之时,居尊位之上,不能恢弘博施,无物不与,拯济微滞,亨于群小,而系应在二,屯难其膏,非能光其施者也。固志同好,不容他间,小贞之吉,大贞之凶。”对比帛书此爻之解与王弼注文,王弼此注恐亦得西汉今文之传也。(刘大钧:读帛书《缪和》篇)
○帛书《二三子》:
[·《卦》曰]:屯亓(其)膏,[小(22上)貞吉],大貞凶。孔子曰:屯輪☒(22下)小民家息以640-29(接)衣食,有有(又有)饑[☒]□□時□□☒屯輪之,亓(其)吉亦宜矣。大貞凶[者,(23上)□]川流下而貨留高,年㝅(穀)十壹□☒□□□□□□□□□大人患[□□□□□□](23下)貨,守財弗施則□□□[□]□□□。
李守力按:
屯轮,即《大象传》屯、经纶。年穀十壹,即十取其一之田赋。
孔子说:“所谓‘小贞吉’,小民之家增加积蓄使衣食相接续,以防饥寒,这样的屯积经营,是吉利适宜的。所谓‘大贞凶’,是说河水往下流,货物往高处停留,年收成十取其一是先王的制度,可是大人仍然患其少,屯积货物,保守财产而不肯施舍,这样必然失去民心而有凶。”
○《汉书·谷永传》:
诸夏举兵,萌在民饥馑而吏不恤,兴于百姓困而赋敛重,发于下怨离而上不知。《易》曰:“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王者遭衰难之世,有饥馑之灾,不损用而大自润,故凶;……宜损常税小自润之时,而有司奏请加赋,甚缪经义,逆于民心,布怨趋祸之道也。……古者谷不登亏膳,灾屡至损服,凶年不塈[jì]涂,明王之制也。《诗》云:“凡民有丧,扶服救之。”《论语》曰:“百姓不足,君孰予足?”臣愿陛下勿许加赋之奏,……存恤孤寡,问民所苦,劳二千石,敕劝耕桑,毋夺农时,以慰绥元元之心,防塞大奸之隙,诸夏之乱,庶几可息。
大意:
诸侯举兵作乱,萌发在百姓饥饿而官吏不抚恤的时候,兴起在百姓困顿而赋敛沉重的时候,爆发在百姓怨愤背离而君主不知道的时候。《周易》中说:“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君主遭逢衰败艰难之世,有饥荒的灾害,不减少用度却加大润益自己,因此有凶险;……这是应该减少平常的税额和自己润益的费用的时候,有司却奏请增加赋税,很背谬经书的义理,违逆百姓的心意,这是播布怨恨趋向祸患的做法啊。……古时候稻谷不丰收就减少饭食,灾祸屡屡发生就减少服饰,凶年不修建房屋,这是英明君王的制度啊。《诗经》中说:“凡是百姓有悲伤的事,就是爬着也要前去赈救他们。”《论语》中说:“百姓不富足,谁给君主富足?”我希望陛下不要允许增加赋税的奏请,……慰问抚恤孤儿寡妇,询问百姓疾苦,慰劳勉励地方官,告诫奖励农耕植桑,不要夺取农耕的时间,来慰劳安抚百姓的心,防备阻塞大的奸邪产生的空隙。诸侯的叛乱,差不多就能够平息了。
李守力按:
《论语》“百姓不足,君孰予足?”即君主“屯其膏,施未光也”。
帛书《缪和》、《二三子》、《汉书·谷永传》以及王弼对屯卦九五的理解思路一致。
 
【3.9】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白话】
上六:骑着马团团转,哭泣得血泪涟涟。
象传说:哭泣得血泪涟涟,怎么能够长久呢?

【解读】

○上六小人居于宗庙,乘刚非礼,故曰“乘马班如”,尸位素餐,宜其“泣血涟如”,坎为血卦。泣血,古人指无声泣哭。

上六当屯之时,居险之极,位髙而无民,势孤而无应,故象曰“何可长也”。
○《淮南子·缪称训》曰:
圣人在上,则民乐其治;在下,则民慕其意。小人在上位,如寝关曝纩,不得须臾宁。故《易》曰:“乘马班如,泣血涟如。”言小人处非其位,不可长也。
大意:
圣人处于上位,那么百姓乐意接受他的管理;圣人即使不在位上,百姓也会仰慕他的思想和志向。而小人占于统治地位,犹如人睡在关隘之上,蚕茧晒在日光之下,百姓得不到片刻的安定。所以《易经》说:“骑着马团团转,哭泣得血泪涟涟。”是说小人处在他不该处的位置上,不可能长久。

【屯卦总结】

屯,刚柔始交,故为物生之始,屯难之时,弱者不能自济,此一卦,初九、九五二阳为卦主,阴爻求应于阳也。

《杂卦传》“屯,见而不失其居”,震借象离明,见也;坎为穴,居也。
处屯之初,动则难生,不可以进,故曰“磐桓”;刚爻得正,故曰“利居贞”,象曰“志行正也”。初九居于坤下,故曰“利建侯”,象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六二上应九五“屯其膏”,重阴阻隔,相敌而难进,故曰“屯如邅如”;下乘初九,故曰“乘马”;阴阳合绊,故曰“班如”。象曰“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二五婚媾,互体坤十,终克有期,故曰“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象曰“十年乃字,反常也。”
六三无比无应,故曰“即鹿无虞”。三至五互体艮,艮为山林,故曰“惟入于林中”,凡“禽”以应爻取象,故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六三位于震动坎静之间,无应无比,故诫曰“君子几,不如舍,往吝”,象曰“往吝穷也”。
六四应初九,初九为震卦主爻,震为马,故曰“乘马”;被九五合绊,故曰“班如”。屯难之时,以阴求阳,互体坤下,间无阻隔,故曰“求婚媾,往吉,无不利”;六四体坎为隐,舍九五之羁绊,求初九震主婚媾而往之,震借象离明,故象曰“求而往,明也”。
九五阳实,体坎之主,故曰“屯其膏”,系应六二,故六二亦言“屯”。自润其私,所施者偏狭,故曰“小贞吉,大贞凶”,象曰“施未光也”。
上六小人居于宗庙,乘刚非礼,故曰“乘马班如”,尸位素餐,宜其“泣血涟如”,象曰“何可长也”,国运岂可久乎?
乾为开天,坤为辟地,屯为人类群居之初的原始部落时期。创业建国,需要屯居屯人屯物(生产力与生产资料)。初九“磐桓,利居贞”,屯居也;“利建侯”,“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屯人也。“食色,性也”,人口与食物乃屯之必需,故六二、六四皆言“婚媾”,“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故婚媾取相应之爻。六三“即鹿”,屯物也。九五“屯其膏”言屯物小有积累,故诫“小贞吉,大贞凶”。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屯之穷也,告诫统治者不可尸位素餐,否则国运“何可长也”。
 

【屯卦筮例1】

 
273年前的建国预言
公元前676年晋献公即位,晋国日益强盛。当年,毕万漂泊无定,欲入晋国寻求发展,请辛廖大夫占卜吉凶。得屯卦,初爻动,变卦为比卦。辛廖解卦说:“吉祥。屯险难所以为坚固,比亲密所以得入,没有比这更吉利的了!将来必定繁昌。震为土(震变坤土),车从马(震为车,坤为牝马),足居之(震为足,坤为土,引申为安居),兄长之(震为长子),母复之(坤为母,互卦亦为坤),众归之(坤为众),六体不易(以上六条卦象不会改变),合而能固(比合屯固),安而能杀(坤安震杀),公侯之卦也(屯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毕万先祖曾为毕国公侯,到毕万早已沦为庶民,此卦预示着毕万家族将来必定恢复侯位)!”
640-32
《左传·闵公元年》原文:
毕万筮仕于晋,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震为土,车从马,足居之,兄长之,母复之,众归之,六体不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杀,公侯之卦也。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
于是毕万就带着家眷来到晋国,投奔晋献公。
晋献公十六年(公元前661年),晋国攻伐霍、耿、魏三个小诸侯国,毕万被任命为右军主将。此战大胜,三国被灭。晋献公论功行赏,将耿地封给了主将赵夙,将魏地封给了右将军毕万,毕万有了自己的采邑魏,从此毕万正式成为晋国的大夫。晋国的占卜官郭偃说:“毕万之后代必定繁昌啊!万,是满数;魏,是大名。以此作为封赏,是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将来毕万后代必定繁盛。”
毕万受封十一年后,晋献公卒(前651年)。晋献公的四个儿子争立,晋国陷入战乱,而毕万势力更加强盛。公元前453年,晋国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史称“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周威烈王封三家为侯国。至此,273年前辛廖大夫预言毕万子孙恢复侯位最终得到了彻底应验。
 

【屯卦筮例2】

 
卫孔成子筮立公子元
《左传·昭公七年》(前535年):
卫襄公夫人姜氏无子,嬖人婤姶生孟絷。孔成子梦康叔谓己:“立元,余使羁之孙圉与史苟相之。”史朝亦梦康叔谓己:“余将命而子苟与孔烝鉏之曾孙圉相元。”史朝见成子,告之梦,梦协。晋韩宣子为政聘于诸侯之岁,婤姶生子,名之曰元。孟絷之足不良,能行。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卫国,主其社稷?”遇《屯》。又曰:“余尚立絷,尚克嘉之?”遇《屯》之《比》。以示史朝。史朝曰:‘元亨’,又何疑焉?”成子曰:“非长之谓乎?”对曰:“康叔名之,可谓长矣。孟非人也,将不列于宗,不可谓长。且其繇曰‘利建侯’。嗣吉,何建?建非嗣也。二卦皆云,子其建之。康叔命之,二筮袭于梦,武王所用也,弗从何为?弱足者居,侯主社稷,临祭祀,奉民人,事民人,鬼神,从会朝,又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故孔成子立灵公。十二月癸亥,葬卫襄公。
大意:
卫襄公夫人姜氏没有儿子,宠姬婤姶生了孟絷。孔成子梦见康叔对自己说:“立元为国君,我让羁的孙子圉和史苟辅佐他。”史朝也梦见康叔对自己说:“我将要命令你的儿子苟和孔烝鉏的曾孙圉辅佐元。”史朝进见孔成子,告诉他梦见的情况,两梦情况相合。晋国韩宣子执政,向诸侯聘问的那一年(昭公二年),婤姶生了儿子,为他取名叫元。孟絷的脚不好不善走路,孔成子用《周易》来占筮,令蓍辞:“希望元掌管卫国社稷。”得《屯》卦。又令蓍辞:“想立孟絷,希望神灵能够允许。”得《屯》之《比》。把卦象给史朝看。史朝说:“‘元亨’,就是元将会享有国家,又有什么怀疑呢?”孔成子说:“‘元’不是说为首的吗?”史朝回答说:“康叔亲自称呼他的名,可以说是为首的了。孟絷不是这样的人,他将不能列为宗主,不能叫做为首的。而且它的繇辞说:‘利建侯’。嫡子继承君位而吉利,还创建什么诸侯国?创建不是继承。两次卦象都那么说,您应该立公子元为君。康叔命令了我们,两次卦象告诉了我们。两次占筮要顺承梦兆,这是武王所用过的,怎么会不听从?孟挚的脚有毛病只能待在家里闲居。国君主持国家,亲临祭祀,奉养百姓,事奉鬼神,参加会见朝觐,又哪里能够闲居?各人按照他所有利的去做,不也可以吗?”所以孔成子立元为君(卫灵公)。十二月二十三日,安葬卫襄公。
【解读】
这是为确定卫襄公的接班人,孔成子和史朝两人梦兆和占筮的记录。卫襄公正妻无子,妾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孟挚,次子名为元。
孔成子和史朝都梦到卫国开国之君康叔命令元担任君主。可能是为防止群臣怀疑两人合谋伪造梦兆立公子元接班的缘故,孔成子负责任的用筮法公示,首先占筮立公子元,得屯卦;又占筮立孟挚,得屯之比。
然而占筮的后果反令孔成子糊涂了。因为第一次为公子元占筮得屯卦,卦辞为“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说明公子元可继承大位;第二次为长子孟挚占筮得屯之比,即屯卦初九,爻辞为“磐桓,利居贞,利建侯。”似乎孟挚也可继承大位。而且元即首,孟挚为长子,第一次占筮,也可指向孟挚。
此事只好由掌管卜筮的史朝定夺了。史朝说,占筮一定要沿袭梦兆,这是武王的传统。康叔明明说的是公子元,而且卦辞中也有“元”。当占筮孟挚能否接班时,得屯卦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磐桓”正是指孟挚跛足状,“利居贞”是说适宜在家里呆着。而“利建侯”则不合卜问,因为问的是谁继承君位,而不是创建诸侯国。
读者看到这里,一定认为史朝的说服力还不足。这也许是史官记录得太简略的缘故。其实孔成子的这两次占筮完全是“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响”。未来的国君只能从长子孟挚和次子元两人中选择一个。屯卦上坎为次子,应公子元;下震为长子,应孟挚。今上坎下震,坎卦主爻九五为中正之君,又九五爻辞“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正说明小的公子元吉,可继承君位;大的孟挚不吉,不可继承君位。下震为足,“刚柔始交而难生”,正应孟挚跛足“难生”,后孟挚果有罹难之应也。震变坤,坤为臣,应长子孟挚为臣也。
如果史朝在断卦中若不使用爻位(上下、九五、尚中)体例,不可能精准地得出公子元为君的结论。但由于爻位体例属于《易象》秘笈,所以史官不录焉。
 

【屯卦筮例3】

 
国语·晋语四·重耳亲筮得晋国
公子亲筮之,曰:“尚有晋国?”得贞《屯》悔《豫》,皆八也。筮史占之,皆曰:“不吉,闭而不通,爻无为也。”司空季子曰:“吉。是在《周易》,皆‘利建侯’。不有晋国,以辅王室,安能建侯?我命筮曰:‘尚有晋国?’筮告我曰‘利建侯’。得国之务也。吉孰大焉!震,车也。坎,水也。坤,土也。屯,厚也。豫,乐也。车班内外,顺以训之,泉原以资之。土厚而乐其实,不有晋国,何以当之?震,雷也,车也。坎,劳也,水也,众也。主雷与车,而尚水与众。车有震武,众顺文也。文武具,厚之至也。故曰《屯》。其繇曰:‘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主震雷,长也,故曰‘元’。众而顺,嘉也,故曰‘亨’。内有震雷,故曰‘利贞’。车上水下,必伯。小事不济,壅也,故曰‘勿用有攸往’。一夫之行也,众顺而有威武,故曰‘利建侯’。坤,母也。震,长男也。母老子强,故曰‘豫’,其繇曰:‘利建侯行师’。居乐出威之谓也!是二者,得国之卦也。”
640-33
大意:
公子重耳亲自占筮,命筮说:“希望拥有晋国。”得贞《屯》卦,悔《豫》卦,内外皆有不变之阴爻八。筮史据此推断,都说:“不吉利。闭塞不通,从爻象看将无所作为。”司空季子推断说:“吉利。这在《周易》上,二卦都称‘利于建立侯国’。得不到晋国来辅助周王室,怎么能立为诸侯?我们命筮说‘希望拥有晋国’,卦辞告诉我们‘利于建立侯国’,是得到国家的意思,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吉利的呢!震,为车。坎,为水。坤,为土。《屯》卦,象征富厚。《豫》卦,象征喜乐。内卦外卦都有车列,坤卦表示顺利的意思,有坎卦泉源的资助,土地富厚而有收获的喜乐。如果不能得到晋国,怎么能应合这些卦象呢?震卦,为雷、为车。坎,为劳、为水、为众多。主卦是震雷和车,上卦是坎水和众。(内卦震)车声如雷震,是威武的象征。(互体坤)众人归顺,是文德的象征。文武都具备,这是最富厚的了。所以称为《屯》卦。它的卦辞说:‘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主卦震为雷,为长子,所以说是‘元’。坎水众而互体坤顺,是嘉善,所以说是‘亨’。内卦有雷震,所以说是‘利贞’(贞,内也)。震卦向上则有威,坎卦向下则亲民,象征着必定能称霸。小事不能成功,因为坎险堵塞不通,所以说‘勿用有攸往’。初九一人行动,众人归顺而且有武威,所以说‘利建侯’。坤卦,指母亲。震卦,指长男。母亲年老,儿子强健,所以说《豫》卦安乐。它的卦辞说:‘利建侯行师。’就是指平时安乐,出兵威武的意思。这两卦,都是得国的卦象啊。”
【解读】
屯卦共有初九、九五两个阳爻,全是变爻九。六二、六三、上六三个阴爻不变,所以应该是八二、八三、上八。筮史正是基于“九之八”和内外皆有不变之阴爻八(故曰“皆八”),得出“闭而不通,爻无为”的结论。显然筮史是在用筮数之象断卦,这可能是《连山》《归藏》的占筮断法,不属于《周易》。
而司空季子是使用《周易》与《尚书·洪范》“贞悔”之法。从司空季子叙述卦理看,他对《说卦传》十分精通,水平高于职业官员筮史。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豫,利建侯行师。
贞悔之法,内卦为贞,外卦为悔。本卦为贞,之卦(变卦)为悔。屯卦内震车,豫卦外震车,故曰“车班内外”。
司空季子的解卦,先分析内卦,又称主卦(即贞卦),再分析外卦。这是《周易》的理路。如解“屯,厚也”,第一轮分析,先说内卦“震,雷也,车也”,再说外卦“坎,劳也,水也,众也”;第二轮分析,先说主卦“主雷与车”,再说上卦“尚水与众”;第三轮分析,内卦“车有震武”,然后是外卦坎众与下互体坤顺“众顺文也”,得出“文武具,厚之至也。故曰《屯》”。
司空季子解读屯卦的卦辞“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主卦震为长子,故曰元;上卦坎众而下互体坤顺,故曰亨;震雷在贞卦,故曰“利贞”(此条似乎牵强);震车上行有威、坎水下行亲民,必能称霸;小事不能成功,因为坎水堵塞不通,故曰“勿用有攸往”;一人行动,众人归顺而且有武威,所以说‘利建侯’。“一人”是指初九,这里已经有了卦主或主爻的用法了。
豫卦的解读很简单,主卦坤为母,上卦震为长男,母老子强,故曰豫。卦辞“利建侯行师”是“居乐出威之谓”。
后来的事实果然验证了司空季子的判断。
在《国语》中,重耳筮屯之豫之后,紧接着就是“秦伯纳重耳于晋”,即鲁僖公二十三年(前637年),这一年“十月,(晋)惠公卒。十二月,秦伯纳公子。董因迎公于河。公问焉曰:吾其济乎?对曰:……臣筮之,得泰之八。”“泰之八”即“泰之坤”。因为八四、八五、上八在悔卦,占断用贞卦,本卦为贞卦,只用泰卦彖辞,不用坤卦彖辞,所以省略“之坤”,这在当时是通例。(见《周易密钥》:《左传》《国语》易筮言“八”拟测)
重耳两次筮卦时间在前637年,即孔子出生前86年。从筮史言“爻无为”“之八”看,春秋时期已有筮数之象体例。若按孔子70岁作《易传》,则筮数之象体例早在《易传》成书前156年业已存在。《左传》《国语》筮例凡二十二,皆用卦象为主要解说方法,但部分筮例使用筮数之象体例,由于叙述极其简略,以至于易筮言“八”成为易学千古之谜。
司空季子解卦使用了互体和主爻(卦主),审视主爻是《彖传》的特征,应该是《易象》所有的。《易象》是《易传》的原始素材。近儒(如高亨等)认为《左传》《国语》只有卦象体例,而没有爻象体例,此皆不识《易象》故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屯卦第三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