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傅佩荣《解读易经》雷水解

傅佩荣《解读易经》雷水解

40、解卦(下坎上震,雷水解,二、四为阳)

【40.1】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 有攸往,夙吉。

【白话】

解卦。西南方有利。无所前往,那么返回来就吉祥。有所前往,早些行动吉祥。

【解读】

解卦是下坎上震,亦即“雷水解”。《序卦》说:“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解卦象征化解险难,与蹇卦为正覆卦,所以卦辞要对照才可理解。

解卦之“利西南”,与蹇卦同,表示仍然适宜顺守而不必冒进。当大难缓解时,有两种选择:一是“无所往”,不采取任何行动。“其”为语词,“复”为返,先固守阵地,休养生息,就可吉祥。二是“有攸往”,亦即仍须纾解患难,此时应该及早为之。“夙”为早,为速,这同样也是“吉”。

【40.2】

《彖》曰: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 解利西南,往得众也。其来复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 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

【白话】

《彖传》说:解卦,有危险而行动,一行动就脱离了危险,这就是解卦。解卦对西南方有利,前往可以得到众人支持。无所前往,那么返回来就吉祥,如此可以取得中位。有所前往而早些行动吉祥,是因为前往会有功劳。天地之气化解开来,雷语就会兴起,雷雨兴起则百果草木都破壳而出。解卦的时势太伟大了。

【解读】

l 解卦下坎上震,震为动,坎为陷,为险,内险而外动,所以说“险以动”;震动在外,则是“动而免乎险”。由“解利西南,往的众也”一语,可知解卦与蹇卦相同,是由小过卦变来,亦即小过卦的九四如果往上成为九五(因而形成蹇卦),则有如九五进入坤卦之中(上卦因而成为坎卦),坤为众,所以说“往得众也”。不过,这句话说明解卦的背景与蹇卦相同,并未指出解卦本身的具体作为。

l 解卦的具体作为有二:一是“无所往,其来复吉”,是说小过卦的九三来到九二的位置,形成了解卦,对九三而言是“乃得中也”。二是“有攸往,夙吉”,则是响应蹇卦彖辞所说的“利见大人,往有功也”,所以关键在于“夙”字,早些行动就可以像前面的蹇卦一样,“往有功也”。

l “天地解”是指小过卦中的天位(五、上)与地位(初、二)之间,有两个阳爻相隔,互不往来;现在一变为解卦,则天地中的阴阳二气交感流通,有雷雨之象。解卦下坎上震,震为雷,坎为水,为雨。雷语大作,万物复苏,百果草木皆“甲坼(音:che,四声)”。“甲”是种子的外壳,“坼”是裂开。解卦彰显了时势的重大意义。

【40.3】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过宥(音:yòu)罪。

【白话】

《象传》说:雷雨兴起,这就是解卦。君子由此领悟,要赦免过错,宽待罪犯。

【解读】

l 解卦下坎上震,震为雷,坎为雨,形成雷雨兴起的现象。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不再冻结,化解了困局,使万物重获生机。

l “赦过宥罪”是给犯错之人再生的机会,但是须以解卦的时势为其前提,亦即,大难纾解之后,为之较宜。

【40.4】

初六。无咎。

《象》曰:刚柔之际,义无咎也。

【白话】

初六。没有灾难。

《象传》说:处在刚柔交接的位置,理当没有灾难。

【解读】

l 进入解卦,初六开始展现化解险难的效果,亦即“无咎”。

l 解卦是小过卦的九三变成九二,使初六有九二可以上承,并形成阴爻阳爻相接的局面,更何况初六还有九四为其正应。

【40.5】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象》曰:九二贞吉,得中道也。

【白话】

九二。打猎抓到三只狐狸,获得黄色箭头,正固吉祥。

《象传》说:九二正固吉祥,是因为找到居中的路。

【解读】

l 九二是小过卦的九三与六二换位所成。到了二位,则属地,为田,亦即下田狩猎(田为猎)。古人以坎为狐(可参考未济卦的卦辞与初六爻辞)。九二之换位,造成两个互坎(初六、九二、六三;六三、九四、六五),其中三个阴爻(初六、六三、六五)为“三狐”。

l 九二在下卦坎,坎为弓轮,又在互离(九二、六三、九四),离为兵戈,合之则为“矢”;九二居下卦中位,黄为中色,所以说“得黄矢”。以上有获有得,乃因九二居中,上有六五正应,加以上下两个阴爻相从,所以“贞吉”。

【40.6】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象》曰: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白话】

六三。背着东西坐在车上,招来了强盗,正固有危险。

《象传》说:背着东西坐在车上,乃是难堪的举动。自己招来了匪寇,又能怪罪谁呢?

【解读】

l 六三是小过卦的六二与九三换位所成。在小过卦,六二在下卦艮中,艮为背,为负;现在变成为解卦的六三,则形成下卦坎,坎为多眚舆,所以说“负且乘”。并且,“寇”为盗,所以说“致寇至”。

l 六三以阴爻居刚位,又与上六无应,即使正固也是“吝”。乘车还背着东西,不但样子难看,也会引起强盗觊覦(音:yì’jú),出了状况要怪谁呢?

l 《系辞上》引申此爻之意。孔子说:“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40.7】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当位也。

【白话】

九四。解开你的脚拇指,朋友来到才会有诚信。

《象传》说:解开你的脚拇指,是因为不在恰当的位置上。

【解读】

l 九四已至上卦震,震为足,为行,应该采取具体的化解行动。对九四而言,正应的初六,在下而微,有如脚拇指;初六又在下卦坎中,坎为陷,所以,只有“解而拇”,才可能大步前进。

l “朋友斯孚”是假设情况,其前提为“解而拇”。对九四而言“朋”是上下两个阴爻;唯有撇开初六,九四才能与六三、六五结伴。以上这种复杂的处境,全部来自九四以阴爻居柔位,亦即“未当位”。

【40.8】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白话】

六五。君子来纾解,吉祥,对小人有诚信。

《象传》说:君子来纾解,是因为小人退避了。

【解读】

l 按《易经》惯例,阳爻为君子,阴爻为小人。本卦两个阳爻皆与六五有关。九二与六五正应,九四又为六五所乘,这是“君子维有解”。“维”为语气词。

l 九二与九四都对六五有诚信,六五也将不再阻碍解卦的进展,是为“小人退也”。

【40.9】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白话】

上六。王公去射高墙上的鹞鹰,擒获它就无所不利。

《象传》说:王公去射鹞鹰,是为了要解除悖乱。

【解读】

l 上六居解卦终位,此时仍有未化解者,必是凶猛之小人(隼为猛禽),且盘旋于高位(高墉为高墙)。上六位尊而非君,所以称“公”,解决这样的小人,也就是“解悖”,所以“获之无不利”。

l 由卦象来看,解卦由小过卦变来,小过卦全卦横着看,有如大鸟,可称之为“隼”;卦中有互巽(六二、九三、九四),巽为绳直,为高,有城墙之象,上位最高,所以说“高墉”。现在变为解卦,上卦扔在,而上六以下出现互离(九二、六三、九四)与互坎(六三、九四、六五),离坎合为弓箭。这一切正是“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

l 《系辞下》谈及此段爻辞,然后引述孔子说:“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君子要培养自己的能力,到“动而不括”(行动时无所约束,表示技巧纯熟)的程度,然后再“待时而动”。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12/03/4760/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傅佩荣《解读易经》雷水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