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白话高岛易断,水雷屯卦03,日本易学家预言普法战争胜败

水雷屯

“屯”字,上面的“一”象征地,中间的“屮”象征草,下面的“乚”象征草根的屈曲,也就是草木穿地将出,要伸展而还不能马上伸展的样子。内卦震为雷,能通过鼓动而发育万物;外卦坎为水,能通过滋润来养成万物。卦象为雷在水中,正值冬至的节气,雷在地下发动,而地上的水冰冻凝结,雷为它所压抑,不能马上出于地面,其形象艰难郁结,如同草木勾萌而无法舒展,所以命名为屯。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经传释义]

“元亨”二字,是概括全卦的始终而说的,而不是说屯难本身就亨通。开始创业的时候必然有屯难,只有忍耐辛苦,自强不息,才能摆脱屯难,最终得以大亨,所以说“元亨”。人在屯难当中,应当动于心,忍于性,坚强贞固地自我把持,安于“勿用”而不敢妄动,以致险上加险。即使明知以后有利于行动,一定亨通,仍然不可轻举妄动,所以说“勿用有攸往”。

全卦阳爻只有两个:九五为坎险的主爻,初九为震动的主爻。九五所象征的君王正当艰难的时期,如果征伐有为的初九,必定反而招致祸患,不如优待它,封它为侯,以共济时艰,故说“利建侯”。侯是震卦之象,所以豫卦的彖辞也说“建侯”。

《彖传》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乾卦纯阳,坤卦纯阴。坤的内卦初九、外卦九五两个刚爻,与六四柔爻开始相交。内卦的震雷要奋然出现于地上,而外卦的坎水阻遏它,造成了屯难艰险的形势,故说“刚柔始交而难生”。《说卦传》所谓“震一索而得男”,即始交之象。震为动,坎为险陷,震凭着阳动的性情,动于坎阴的下面,却没能出现在地上,故说“动乎险中”。但虽然在险难中,只要持守贞正而不滥,以后自有大亨的结果,所以说“大亨贞”。

震雷是阳气的振动,坎雨是阴泽的普施,所以说“雷雨之动满盈”。初九是震的主爻,九五是坎的主爻,故告诫它们不要相互为敌为害,而要效仿雷雨的作用而相亲相助。

阴阳开始相交,故说“天造草昧”。 《说卦传》说震为萑苇,这是“草”字的出处;坎为月,表示天还没有明,这是“昧”字的出处。在这样的时运,六四作为宰相,礼遇初九这个臣僚,与他互相辅助而共济时艰,故说“宜建侯”。这刚刚开始创业的日月不像升平守成的时候,怎么可以优游逸乐呢?故说“不宁”。

在天地创始,阴阳开始交接的时候,因为精气相交媾而产生了众多的事物。震为萑苇,生长在互体中的坤地上,以巩固地盘;继而胎卵得以孵化,鳞介类开始繁生。初九、九五二爻都阳刚,其中却含有柔弱的坤体,这是蚌蛤之象。万物无不具有心灵,自然能够飞空、潜水、行走和跳跃,这是自然的道理。我国的旧俗认为,主泥土的神灵叫做泥土煮尊,主沙土的神灵叫做沙土煮尊,主动物的神灵叫做面足尊,主植物的神灵叫做惶根尊 [25] 。至于人的生命,相传南斗星君主生,北斗星君主死。所以但凡一件物、一条命,都有神明主宰。

万物产生的时候,恰如春天的草木,繁殖的数量一场雨多于一场雨,这就是“雷雨之动满盈”。人类的繁殖不能没有至德君王的统御,但君王也不能独自治理,而必须以贤明的人为辅佐,这就是所谓“宜建侯”。因为天地关闭以来时间并不久,尤其应当教导人们不要耽于安宁逸乐,所以告诫说“不宁”。

以这一卦比拟人事,阳刚的君子与阴柔的小人开始交接,由于气质互不相同而彼此发生争论,叫做“刚柔始交而难生”。内卦为我,有雷厉的性质,立志奋发;外卦为他,有被水濡湿的性质,凭着下流的邪计而妨碍我的行动。凡我所要振兴的,它都加以阻挠和扰乱,使之无法成就,以至我进不能进,往不能往,这就是屯,所以说“勿用有攸往”。凡事都有困难,恰如陷入水中而不得自由,叫做“动乎险中”。

但是尽管这样,根据气运变迁的规律,穷困到极处必然走向亨通,犹如冬去春来,冰冻自然化解,雷气自然发生,这样屯卦就会变为解卦,屯难就会消散,气运就会更新。所以不宜急于追求事功,而应当固守现状,以等待气运的转换和天命的降临。等到阳气上升,阴气下降,自会出现君子当权,小人退位的局面,这样就走出屯难而进入通亨的气运了。在屯难的时期,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这个道理。

以这一卦比拟国家,下卦为百姓,蓄有不同的谋划,提倡不同的论调,有暴雷向上轰击,想要撼动上卦所象征的政府之象;上卦为政府,其政令像流水一样,用来遏止百姓的妄动,甚至用刑法来制裁他们。“刑”字古时作“ d62a5a5240e1cc03fa88eb0e5465f212  ”,从“刀”从“井”,指犯法的人像陷入井中一样。这是下卦的屯难。政府虽然有政令和刑法,却未必能遏止下面的百姓,而反可能为百姓所困,以至阻碍国家的进步。这是上卦的屯难。把上下两卦合起来说,叫做“刚柔始交而难生”。

初九是下卦震雷的主爻,象征一点微阳震动在地下和坎水中。天下无事的时候,英雄也与凡人没有什么不同;但现在正值屯难的时期,初爻以君子刚健的资质,将要奋发有为,在上位者应该给他们以尊贵的爵位,优厚的俸禄,礼遇他们,让他们拯救世间的屯难。如果用威力压制他们,就会发生不测的祸乱;如果争功的人同时并起,人心就越发扰乱了,这叫做“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天造”犹如天运,草指人心像草一样纷乱而失去了秩序,昧指愚蠢冥顽而不明达,有屯象。

《周易》有四个表示困难的卦,即屯、坎、蹇、困。屯卦“刚柔始交”,还不知道天意所在,所以产生猜疑的念头,象征困难刚刚酝酿的时期。坎卦有二人溺水之象,彼此都陷于危难当中,只有耐守困苦,后来才能亨通。蹇卦知道对方设置危险,于是裹足不前,像跛足的人那样寸步难行。困卦有泽中无水之象,恰如盆栽的草木,滋润的气息已经穷尽。屯卦是困难的开始,坎卦是困难接连到来,蹇卦是困难的中央,困卦是困难的终结。

通观全卦,初九虽然有建侯的才能,却因为值于屯难而磐桓不进;但由于居贞正的爻位,在遇到险难的时候能够持守正道。六二居九五的应位,遇到初九的挑逗而无法与九五共事,犹如贞节的妇人抗拒强暴者逼迫,经过十年之久才归于她应嫁的丈夫。六三为凡事讲求利益的小人,乘这不明的时候,想要独自博得功勋。六四既与初九相应,又与九五相比,因为有所忌惮而无法与任何一爻共事;虽然有“乘马班如”的屯难,终于还是归向正应初九而得到了吉祥。九五得中得正,既有地位又有德行,但是介于两个阴爻之间,无法像雷雨一样丰沛地施予德泽。上六居屯难的终位,应位的三爻又阴柔无力,没有挽回世运的力量。三、上两爻处于无应援的屯难;初、二、四、五处于有应援的屯难。六爻发动于陷险中的时候,务必谨慎持重,过了屯难的气运,自有得志的一天。《彖传》说“大亨贞”,“大亨”指屯难解除的时候。

《象传》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不说雨而说云,是因为屯卦象征云在天空,雷动于地下而没能成雨;没能成雨,所以为屯。君子效法这阴阳二气的妙用,来“经纶”政治和教化的组织。“经纶”,犹如说匡济。经是织布机上的纵丝,纵丝像国体一样不可改变,必须使政教与人心相合,而不可紊乱;纶是织布机上的横丝,犹如政体,可以取世界各国的所长,根据时宜来组织。“经纶”,即平时所说的“综理庶政”。

[一辞多断]

〇问功名:内卦为震,外卦为坎才是屯卦。震为雷,坎为云,故说“云雷”;震为出,坎为入,要出而又入,故说屯。另外震为人,为上,坎为经,为法,所以说“君子以经纶”,意思是君子怀抱经纶天下的才能,而运途正值屯难,应当等待行动的时机。

〇问征战:以勤劳的兵众守卫叫做屯。“云雷”相当于蓄势,“经纶”是指怀有才能,但是在屯难的时候,适宜固守而不适宜前进。

〇问经商:《彖传》说“刚柔始交而难生”,一定是初次经商。凡创始的事业,多半苦于艰难。经纶是治丝的事,可知所经营的一定是丝棉之类。

〇问家宅:震为东方,坎为北方,震为动,坎为陷,恐怕住宅东北方有问题,应当加以整修。〇问婚姻:雷为阳气,云为阴气,“刚柔始交而难生”,象征初婚的时候双方不融洽,应当有适当的人劝解他们。

〇问胎孕:生男孩,恐怕开始生产时有险难。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象传》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经传释义]

每卦的主爻都具有本卦的品德,例如乾卦的九五具有乾德,坤卦的六二具有坤德。屯卦以初九为全卦的主爻,所以爻辞很像彖辞。其他卦的主爻依此类推。

磐是大石头,桓是柱子。爻象以阳刚居正位,处在险难当中而能动;但是虽有拯救屯难的才能,却居于众阴爻的下面,上应坎水这个险难,很有陷入危险的忧虑,不足以自持,只有守身正固,坚忍地等待时机的到来,所以有作为柱石之臣而撑持危局之象。如果占问对抗敌人,则强敌有不可动摇的势力,只可以持重固守而不可贸然前进,否则不但无法得志,而且必然失败,所以说“利居贞”。

彖辞所谓“勿用有攸往”,也是磐桓难进的意思,说明功业不是容易成就的。磐桓趑趄,不进不退以等待时机,即所谓“在下位而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只有明了人的本善之性,得到朋友的信任,才能得到“大亨”的时运,登上显要的职位,成就伟大的事业。说磐,说居,都是震足之象。

“利建侯”三个字与彖辞相同,但是含义相异。彖辞是就九五这位君王而言,爻辞是就初九而言,所以彖辞训为建侯,《彖传》训为所建之侯。侯相对于王来说是臣,能安于臣职而不违背臣德,就是“居贞”。

《象传》中的贵指阳爻,贱指阴爻。以一个阳爻居于三个阴爻之下,有以尊贵的身份在卑贱者中之象。虽然时运蹇滞、地位卑微而无法发挥作用,但是只要甘居下位,礼贤下士,众人就会像百川归海一样归附他。屯难正是江山改换主人的世运,初爻以刚健的品德居下位,大得人心,众望归附,这是它建侯为君,拯救屯难的基础,所以说“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只从磐桓来看初爻,似乎失去了阳刚的品德,但是重要的是内心坚确而不失贞正,所以说“虽磐桓,志行正”。初爻变阴则全卦为比,比卦的初六说:“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终来有它吉。”不急于求成功的意思可以从中推论出来。

[一辞多断]

〇问征战:“磐桓”,行而不进的样子。说“利居贞,利建侯”,尽管值于屯难的时期,但是内心要以正自守,对外要求得贤人的辅佐,这样就会民心归附,众志成城,而终究没有不利了。

〇问经商:初九爻辰在子,子在北方,在天上值虚宿,称作元枵。枵就是耗,虚也是耗的意思,不利于行商。如果能守正而任用别人,还有利可图。

〇问功名:得到的是初爻,必定是初次求名。“磐桓”,是要进步而做不到。重要的是志愿和行为正直,为人谦逊,主动居于下位,这样终究会有所得。

〇问家宅:“磐”字从“石”,所谓“安如磐石”,可知这家的宅基巩固。说“利居贞”,可知居住安稳;说“利建侯”,可知一定是贵人的宅第。

〇问婚嫁:说“以贵下贱”,这是富贵人家的女子下嫁之象,吉。

〇问胎孕:得初爻,生男。

[活断实例]

◎明治二十六年十二月,某贵显来占气运,筮得屯卦,变为比卦。

断卦说:屯是雷动在水中的一卦,象征冬春之交,震雷要发动于地下,而地上却有冰冻结未解,使它无法上升。因为不得时令,所以命名为屯。屯是艰难的意思,但是时令一旦到来,水气就会蒸发为雨,雷就能大显神威。震雷出于大地,与雨和合,生发万物,造化的功用就形成了,所以“元亨”。时令没到,宜于在艰难中固守正道,轻举妄动一定会陷入危险,所以诫止说“利贞,勿用有攸往”。屯卦用来摹拟暗昧不明的草创时期,高位者应当任用下位的有志之士,以拯救屯难而安顿百姓;下位者不宜侵凌上位,而应当拥戴元首,以求国家的安宁,叫做“利建侯”。

现在某贵显占得屯卦初爻。他在维新开始时管理财务,使国家没有缺乏的东西,从而打下了富强的基础,像萧何对汉高祖那样,其丰功伟绩一直彪炳到今天。谚语说:“功成者坠,名盛者辱。”某贵显因为与同僚意见不合,突然被罢免官职,但是他的报国热忱一点也没有降低。

从所得的卦来看,爻辞说“利贞,勿用有攸往”。所谓“利贞”,即宜于以贞正自守而不宜躁进;所谓“勿用”,即今天“舍之则藏”的时期;所谓“有攸往”,指日后的再度起用。至于组织政党以便有所作为,恐怕党员中邪正混杂,反而会酿成祸端。况且屯卦的六二、六三,都是属于坤阴的主利之徒,这些爻象值得借鉴。

屯卦的初九以阳爻居阳位,足见才能和志气都很强。因为上有坎水所象征的危险,阳爻陷于险难中,故说“磐桓”。“磐桓”,犹如以磐石为柱,不可动摇,这是说难以前进。等到气运一变,春冰融解而雷雨发作,“百果草木皆甲坼,就会屯难消散而嫌疑冰释,九五所象征的君王就会依礼聘用他,而他则会翻然而听从君王的命令,经纶国家大事,大显才干与德行,所以说“利建侯”。

某贵显的气运就是这样,但他既不信这一占断,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c4695dbdcdcea61f411f76f2b13c7ed8根本通明像

◎秋田县士人根本通明 [26] ,深通经学,教诲人不知疲倦,也是我的益友。一天拜访他时,他出示一个画轴说:“这画轴相传是明朝人某翁所画,因为画上没有款识,没能辨别真伪,请先生鉴定一下。”但是我平素不懂鉴赏,于是为他筮画的真伪。遇到屯卦,变为比卦。

断卦说:内卦为震,为龙,外卦为坎,为云水。这幅画画的是云龙吗?爻辞“磐桓”,磐是地上的磐石,象征牢固而不可移易;既然不可移易,就可以知道不是假的了。况且说“利居贞”,贞就是真,就是说它是真品了。“以贵下贱”,指贵重的东西无人赏识,而为人所轻视。

及至拿出画来展开观看,果然是一幅云龙图,笔力遒劲,可以知不是凡庸的手笔。我就用断卦的话为他作了鉴定。

◎占普法战争 [27] 的胜败。

友人益田,曾留学欧洲,通晓西洋各国的事情。明治三年,普法两国交战,益田前来对我说:“普法开战的电报昨天夜里从欧洲来到。我曾经长住法国,清楚地知道这个国家的强大,因而与某英国人赌两国的胜败。我希望法国获胜。今天早晨与他到某银行,互相以若干洋银托保,请您占筮这件事的胜负。”我说:“先生已经预期法国获胜,何必占筮?”他说:“请试着占一下!”恳求不止。筮得屯卦,变为比卦。

断卦说:唉!法国必败,先生必定损失若干元。先生心里以法国为主,所以将法国定为内卦。初爻为内卦的主爻,有雷的特性,将要行动而被上卦坎所阻遏,无法前进。这是屯卦的含义。“磐桓”,指难以前进的状态,因为敌军坚刚,像岩石一样不可抵挡。“利居贞”,是说不可轻易兴兵,但现在法军却随意进军,要征伐普鲁士。详细地玩味这一占辞,法国一定无法获胜。

《象传》说: “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初爻变为阴为“以贵下贱”,法国皇帝难道要投降敌军吗?国君投降,震卦一个阳爻就会变阴而使下卦为坤,坤为臣,为众,为民,是国家没有君王征象。以后难道将由民众选举总统,开始共和政治吗?

内卦震为动,外卦坎为险,是“动乎险中而难生”。现在内卦先动而遇到外卦的险难,即法国先开战端而为普鲁士军队所阻遏。另外阳为将帅,阴为兵卒,外卦所象征的普鲁士将领居于九五这个中正的爻位,有兵士卫护将帅之象,可知普鲁士君民间很亲和。内卦所象征的法国将领居初九,爻位不得中,法国君民的不亲和也可以知道。大将居于互卦坤的后面,是遇到军事时心中先以国家和人民为赌注,也是明白的。

谈到两国的战略,内卦初爻以外卦四爻为应爻,外卦五爻以内卦二爻为应爻,是互有内应之象。但应外卦普鲁士的是内卦的二爻,即法国的中正势力,所以有效;应内卦法国的是外卦四爻,即普鲁士的偏激势力,所以无效。初九阳爻变为阴爻,是失去将领之象,法国的失败是注定了的。

论两国原来的交涉,法国自命为震长男,以普鲁士为坎中男,因此开启了战端;而普鲁士虽然以自己为坎中男,却以法国为艮少男,认为法国应该听命于它。屯卦反转过来就是蒙卦,爻辞说“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酿成战端的是法国,抵御它的是普鲁士,说明法国是昧者,普鲁士是打击蒙昧者的人。普鲁士抵御法寇,不是为寇者,它的必胜也就可以知道了。另外,内卦为坎为险,不易侵犯;外卦为艮为止,无法前进,更可知法国无法战胜普鲁士。

话还没有说完,益田大声冷笑道:“卦是凭空的议论,像呓语一样不值得听信。”

ec9cab6d1bd23437f2eedf85b8225f44拿破仑三世像

我说:“我凭象数推算来决断胜败。先生虽然长期留学法国,目击它的富强,相信它必胜,但只是看到了它的外观而没看到它的骨髓。《周易》是显示预定的天数的。今天既推究了这一卦,再来细论时事。拿破仑三世 [28] 的登上帝位,和他与民政党 [29] 的勾结有很大关系。一八四八年的动乱 [30] 期间,他借此被选为总统,而当上总统后,却破坏宪法,玩弄权力而登上帝位。现在凭着富国强兵,俨然是欧洲各国的盟主,而且与英国联合起来征伐俄国,攻陷塞瓦斯托波尔这样的坚固城市,实在是足以继承拿破仑一世的豪杰。先生预期他必胜,原因就在这里。我看拿破仑乘势登上帝位,睥睨欧洲各国,所向无敌,并想凭借这样的威势使子孙继承帝位。但是他看到了无法实现志愿的征兆,所以与普鲁士交兵,拿国家来赌博。这表明这位绝伦的英豪也被私利所诳骗,开始了蒙昧的行动,并因而陷入了屯难。卦象和时事历历相符合,先生何必怀疑?”

后来,普鲁士国王以六十万兵众,在莱茵河畔迎击法军。法军连战连败,最后退到塞段城。普鲁士的包围越发急迫,几乎无法支撑,到八月,拿破仑三世以全军投降普鲁士。因而抄录这一占断,以证明易象的应验不爽。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象传》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经传释义]

在《周易》三百八十四爻中,开头提到卦名的,多半是为了说明卦时。“屯如”,难以前进的样子;“邅如”,行而不进、辗转迟回的样子;“班如”,又想进又想退,进退不决的样子。因为震坎二卦都有马象,故称“乘刚”、“乘马”。屯卦所象征的时运,内外阻隔而无法追随正应,以致进退踌躇,所以“屯如邅如,乘马班如”。

“匪寇婚媾”,六二乘初九这个阳爻,而六四这个阴爻下应初九,说明六二乘马不进不是因为被贼寇逼迫,而是因为初九是六四的婚媾对象。《周易》中说“匪寇婚媾”的有三处,即本爻及贲卦的六四、睽卦的上九。

“女子贞不字”,六二得中得正,上应九五阳刚,依理可以追随,但是由于本身阴柔,无法前往解除屯难而拯救九五的痛苦,所以初九乘机逼迫。它虽然要娶我,我却不敢答应它的恳求,而且忌讳它,躲避它,像对贼寇和仇人一样。但初九其实并不是害我的人,而是要与自己共事,只是比作婚媾罢了。六二得中得正,象征执着道义,恪守节操而不敢应允。本爻变阳则下卦为兑,有以兑少女匹配坎中男之象,所以托女子写爻辞。字,许嫁的意思,指女子有了正应的丈夫。

互卦有坤,坤数为十,这是数的极致。另外震的卦位在卯,坎的卦位在子,从卯数到子也是十。十天干一周,地数才达到极致。数达到穷极事情就会发生变化,十年之后,妄求的人退去,屯难得到消解,六二才得以许嫁给九五这个正应,叫做“十年乃字”。爻象相当于姜太公居渭水之滨、伊尹居莘野、孔明在南阳的时候。

屯难的时期,群雄并起,不只是君王选择臣下,臣下也选择君王。六二的“屯如邅如”是有原因的。《象传》说:“六二之难,乘刚也。”六二艰难忧苦到这种程度,是乘初九阳刚的缘故。“难”字解释“屯如邅如”的含义。爻以刚乘柔为顺,以柔乘刚为逆,逆则情志乖违而不相得,犹如下面有刚强的大臣,我实在难以制服和驾驭。

《象传》说:“十年乃字,反常也。”十年之久,还恪守它的贞操而追随九五,复归了女子的常道。为什么?因为女子生来愿意做妻子,这是人伦的常道。女子二十而出嫁,“十年乃字”,所以说“反常”。

[一辞多断]

〇问婚嫁:爻辞说“匪寇婚媾”,明说是佳偶而不是怨偶;但又说“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可知出嫁还需要等待。

〇问征战:六二以柔爻居柔位,有濡滞之象,故说“屯如”。《左氏春秋》有“有班马之声,齐师其遁”的话,古时还师归朝称班师,故说“班如”。可知军队不可急于前进,必须养精蓄锐,“十年”后才能获胜。

〇问经商:“媾”与“购”字发音相同,含义也相通。就货物的求购来说,有迟回不决的意思,所以说“屯如邅如”。又说“十年乃字”,十是据成数而言。货物不可长久积存,或者是十日或十月吧?

〇问功名:士人求名,犹如女子求嫁,说“屯如”、“邅如”、“班如”,都是说一时无法成名。“十年乃字”,十年后才是成名的时候。

〇问胎孕:生儿子。

[活断实例]

◎明治二十五年,占某贵绅的气运,筮得屯卦,变为节卦。

断卦说:屯卦是阴阳相交的开始,象征万物初生的艰难时期。卦中以震动遇到坎险,前进必定陷于险难,所以命名为屯。屯是艰难的意思。事物在最初阶段没有不艰难的,草木从萌芽到繁盛,必须经过霜雪的摧折才能保全,何况君子经纶天下,谈何容易!凡一件事情还没有成功,一个念头还没能实现,都是屯,匡扶社会,拯救危难,只是其中重大的项目罢了。彖辞说“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旨在说明人能持守“利贞”的告诫,就可以得到“元亨”的时运。

现在某贵绅占得了屯卦。他见识卓越,才能高明,智慧深邃,在维新的开始就为国家立下了大功,后来虽然辞了职,但是心中并没有一刻忘记天皇。现在奉天皇的任命担当大任,即将出山而有所作为,爻辞却说“屯如邅如,乘马班如”,有处境艰难,迟回不进,将进又退的意思。这一爻居宰相的位置,上应九五君王,但是以阴爻居阴位,无法解除屯难,恐怕即将出山却不能马上出山。犹如女子想出嫁,虽然有正应的丈夫,却因为内外阻隔而无法追随,所以有这样的卦象。阴是阳所追求的,柔是刚所凌驾的,时运正当屯难,柔弱的六二难以自助,而又与初九这个刚爻相比,恐怕难免嫌疑,可以不戒惧审慎吗?

后来某贵绅因为与政党首领某相会,导致了政府的疑忌,最终辞职。卦爻著明到了这个程度。但现在虽然无法实现志愿,十年以后屯难至极,必然转为通达。以女子的阴柔还能持守她的节操,久后必然得到亨通,何况贤人君子持守中正之道,来匡扶国家呢?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象传》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经传释义]

“即鹿”,即逐鹿。“鹿”与“禄”同音,又通于禄利的意思。鹿是指九五而言。虞是执掌山泽的官员,如向导之类,指初爻而言。三爻为人位,故说“君子”,这与乾卦的九三同一体例。“几不如舍”,舍是止的意思,指知道无法成功,不如见机而止。“往吝”,吝有鄙吝、贪吝等含义,指想要前往实现志愿,却必然辱没名声,败坏节操。互卦为艮,艮有止的意思。

六三以阴爻居阳位,性情阴柔而躁动,所乘所应都是阴爻,象征没有良师益友的教导。犹如猎人没有虞人做向导而独自进入山林,虽然冒险前进,但猎到不鹿,到日落西山,人困马乏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况且山林中的危险,并不是进入后才知道,没有虞人做向导,在“即鹿”的开始就已经知道,只是因为贪于“从禽”而不肯舍弃罢了。

舍弃与进入山林都得不到鹿,但舍弃则为君子,进入山林则为小人。君子与小人的区别没有别的,只在利与义之间罢了。《象传》所谓“以从禽”,指为贪心所驱使。另外,爻辞说“几不如舍”,《象传》说“舍之”,都是决然舍弃的意思。

六三变阳则全卦为既济,既济卦的九三说: “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是建国封侯的意思,可以一并看到。

[一辞多断]

〇问征战:爻辞说“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正如说行军而没有向导,冒进到危险的地方。应当见机而退,否则必定遭遇凶险。

〇问经商:玩味爻辞,可知这人既不熟悉商业,也不熟悉地理,前去不但买不到货,反而有损失。舍弃这次出行,才可以无大害。

〇问婚嫁:属于钻地穴翻墙头而求婚,没有前途。

〇问功名:干求荣耀,乞怜宠爱,士人之道已经穷尽了。

〇问胎孕:六三以阴爻居阳位,生男孩。

[活断实例]

◎明治十八年,应某显要官员的召请,这位官员说:“我现在将为国家进献自己的谋划,请占事情成否。”筮得屯卦,变为既济卦。

断卦说:屯指事物开始发生的时期,指草木勾萌未舒之象。阴阳之气开始相交而没能畅通叫做屯,世间有厄难而没有通达也叫做屯,遇到危险而不能迅速前进还称为屯。拿人事来比方,内卦的震雷有动性,要奋发有为,由于外卦坎水性质下陷而危险,有动而陷入危险之象。人要有所作为而前途有危险,就无法实现志愿,不是他的才能不足,实在是所值的屯难气运使然。

“即鹿无虞”,要入山猎取鹿而没有向导,以致迷路,必然一无所获。这是就本卦没有阳爻相应相比而言。“入于林中”,犹如说贪图权位而前往,毕竟不能免于羞吝。《象传》说“君子舍之”,是因为君子能看到事物的几微,而小人则与此相反,会前往而导致吝穷。二爻的爻辞说“十年乃字”,现在得到第三爻,九年后气运完全改变,那时一定可以实现志愿。

当时,某显要官员不用这个占断,去求见朝中的关键人物,结果不但据占的事情没成,而且不得不辞了职。但是到了明治二十五年,果然再次登上显要职位,计算起来恰好九年。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传》曰:求而往,明也。

[经传释义]

“乘马班如”,解释见于六二爻下。六四与九五所象征的君王刚柔相接,但本身以阴爻居阴位,才能不足以拯救天下的屯难,所以要前进而又停止,这就是所谓“乘马班如”。大臣不怕自己没有才能,怕的是不能任用有才能的人,只要能求得贤才来辅佐自己,就可以称为贤明了。六四的取象与六二相同。因为初九是刚明有为的人才,只有求它一同前往,共同辅佐刚健中正的君王,才能“吉,无不利”。

为了说明它有鉴别贤才的明达,而无嫉妒贤人的私心,所以《象传》说:“求而往,明也。”初九也是这样,如果不等六四的召请就自己前往,不知道去就的道理,怎么能算明达呢?四爻变阳则全卦为随,随卦的九四说:“有孚在道,以明,何咎?”从中可以了解婚媾的正道。

[一辞多断]

〇问征战:“乘马班如”,是不清楚进攻的道路的缘故。清楚道路以后再前往就会所向无敌,所以说“往吉,无不利”。

〇问功名:士人把利器藏在身上而等待时机,而不应该急于上进。等到在科举考试中高中了再出来做官临民,是“无不利”的。

〇问婚嫁:《诗经·关雎》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逑,求的意思。必须等到君子求婚才能出嫁,才吉祥。

〇问胎孕:生女孩。

[活断实例]

b6a603a0bc58431bf436ea86b41bc405大仓喜八郎像

◎大仓喜八郎 [31] 的某斡旋人来请占气运,筮得屯卦,变为随卦。

断卦说:屯这一卦,象征我要奋进做事,而被那些顽愚的人所妨碍,以致无法成功,这就是屯的含义。现在从四爻来看,四爻亲比五爻而在辅翼的位置,但因为五爻君王不用我的策略,应当改变志向而下应初九阳爻。爻辞说“乘马班如”,是说要前进而没能决定;“求婚媾,往吉”,是说应当求阳刚的初爻来辅助自己。

后据传闻,大仓的营业员与经理人一起去广岛做镇台商务,后来与经理人不合,心中不平,直接向大仓辞职,自己来到大阪,在同一镇台的旁边开店,用从前的一位同行做经理人。这就是卦中求初爻相助的征兆。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象传》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经传释义]

膏是膏泽,取坎为水、为雨、为云之象。“屯其膏”,是说在屯难的时运中,无法下施膏泽给百姓,以致财政涩滞,有功的不能赏赐,有劳的不能给予报酬。五爻中正而居君位,得到刚明贤臣的辅佐,就能拯救屯难了,因为没有这样的大臣,所以“屯其膏”。初九具备拯救屯难的才能而在底层韬光养晦,六四与它相应,百姓瞩望着它。九五虽然居于尊位,但是陷在坎险当中,既失时运又无势力,它的应爻六二又才能柔弱而不足以拯救屯难。所以在小事上守正还可以得吉,即只有“宽其政教,简其号令”,才能逐渐发挥作用;如果骤然改革,恐怕天下人都会惊恐四散,是求凶的办法。自古人君经过几代之后,往往为权柄的下移而愤恨,急于铲除强横顽梗的权奸,但是被权奸反过来吞噬的也不少,叫做“小贞吉,大贞凶”。

天子亲自处理万机,其中最重要的是抚育和教化百姓,使他们各自沐浴在太平的德泽中,而没有一个人不得其所。现在九五君王陷在坎险中,值此屯难的世道,左右的股肱大臣也都阴柔而缺乏平定险难的能力,无法广施膏泽给下面的人民,所以《象传》说:“‘屯其膏’,施未光也。”

[一辞多断]

〇问功名:士人要显扬声名,全靠上面施予恩泽。如果上面“屯其膏”,士人还有什么指望呢!

〇问征战:上面有厚赏,下面就愿意效力而死。如果恩泽不下施,势必离心离德,这样大势就失去了。凶。

〇问经商:膏指商业上的钱财和货物;“屯其膏”,指钱财和货物蓄聚而不流通。小买卖还可以固守,大经营也这样做,就未免穷困了。凶。

〇问疾病:膏在人体为血液,如果屯聚而不流通,就是闭塞郁积的症状。初病时治疗还容易,久病就危险了。

〇问胎孕:九五居尊位,主生男,并且主贵。

[活断实例]

◎明治十九年初夏,某法官来访,说:“我曾在某所工作,那里有一家银行,很有兴旺的称誉。我偶然听朋友的话,成了该银行的股东,购入股票若干,现在还收藏着。忽然听说这家银行生意不好,好像要倒闭,我很忧虑这件事。请您占这家银行的盈亏情况怎样。”筮得屯卦,变为复卦。

断卦说:屯是严重的艰难。五爻在天位而不能施雨泽,叫做“屯其膏”,《诗经》所谓“芃芃黍苗,阴雨膏之”,说的就是这类雨泽。对政府来说,“屯其膏”就是公债的利息无法付出。这样看来,这家银行必定会遇到会计方面的困境,无法使股东获利。但屯卦的彖辞说“元亨利贞”,《大象传》又说“君子以经纶”,所以现在虽然陷于困难,到了“元亨”的时候,一定能通过整顿而走出困境。

试推论走出屯难的时间。二爻说“十年乃字,反常也”,从二爻数到下卦蒙的五爻为十年。现在该银行既然过了四年,再过六年必定大有起色,自然应当偿还股东们现在的损失。况且蒙卦的五爻说“童蒙,吉”,是说股东像蒙昧的幼童一样无意无我,但是蒙受着父母的宠育和老师的教导,这是不必费心就得到利润之象。请您不要忧虑今天的蹇滞,继续保留股票,可以等待他日的兴隆。

法官拍手,感叹我言辞的奇异,并且说:“易占实在太神了!我所说的是福岛银行。该银行某头头曾在东京私下染指于股市,遭到大败,殃及这银行会计工作,以至无法配给利润。现在得到这样的明断,我安心了!”

◎明治二十七年九月,我国有征伐中国的行动 [32] 。以涩泽荣一 [33] 为首的东京及横滨富豪,倡议全国富豪捐献军费。我听到了相关的报告,就占这件事的成败,筮得屯卦,变为复卦。

735e97ccf4a561710cb44453c69fdb06
涩泽荣一像

断卦说:内卦为首倡者,有雷的特点,要发声而震惊百里;外卦为其他富豪,有水的特点,能向下流润而不能向上。如同雷震动在水中,不能一响就得到回应,这就是屯卦。屯是事情的艰难滞涩。现在国家的需要特别急迫,但是兵饷还没有募集,与云虽密而不下雨的情形相似,所以说“屯其膏”。富豪或许能拿出小额的钱,但不会拿出巨款,所以说“小贞吉,大贞凶”。这件事恐怕难以如愿。国家面临大事,向有志者求微少的钱,犹如用膏药治疗深巨的创伤,其不相应是可以想象的,假使别人听说了,不免笑话我们识见浅陋。我认为,国事应当以公议的形式来谋划。

以后听说,议员们聚集到广岛,马上通过了募集一亿五千万元公债的决议。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象传》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经传释义]

“乘马班如”,解释见于六二爻下。“泣血”,悲泣深切到眼泪流干,继而流血的程度。坎为血卦,故说“泣血”。“涟如”,眼泪流下的样子。上爻变阳则上卦为巽,以坎水从巽风,是“涟如”之象。

上六以阴爻居阴位,是全卦的终爻,为坎险的极致,象征气运已经穷尽,却仍然不济事。三爻属阴,不与它相应;虽然与五爻相比,但因为五爻“屯其膏”而“贞凶”,不值得归附,所以困穷狼狈,忧惧不堪,求救的心情迫切得像要乘马而飞驰一样。但是事物穷尽了就会发生变化,时运穷尽了就会发生迁改,只要因为忧惧而奋起,就不难转祸为福,屯难就可以拯救了。

上爻与三、四两爻,有拯救屯难的志愿而没有相应的才能,爻辞不说凶,因为不是它们的过错。《象传》所谓“‘泣血涟如’,何可长也”,是说不久时运就会发生变化。上爻变阳则全卦为益,益卦上九说:“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也可见其前途完全穷尽了。

相对于国家政治来说,初爻公而忘私,国而忘家,属于水地比的世运,只要封建诸侯来辅助政治,就可以得到安泰。四爻前往求贤才,与初爻的建侯一样,都属于泽雷随的世运,也能得到安泰。上爻居于上位,如果奋发有为,就属于风雷益的世运,国运可以进步。但是初、四两爻彼此相疑而不相信,上爻要前进而又后退,这样屯难就没有解除的一天了。

[一辞多断]

〇问征战:上爻居屯卦的极位,进退维谷,日暮途穷,忧虑悲伤以至“泣血”,是军队失败、国家灭亡的时候。凶。

〇问经商:“乘马班如”一语,上文已经三次谈到,表明商业上的疑惑不决已经再二再三了。最后“泣血”,可知消耗和损失已经很多,所以说“何可长也”。

〇问功名:上爻居坎卦的终位,没有了前进的余地,能保全自身就算幸运了。

〇问疾病:必定是吐血的病症,凶。

〇问胎孕:生女孩,恐怕无法长大。

[活断实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内阁的气运,筮得屯卦,变为益卦。

断卦说:屯卦有雷要从地中奋然而出,却被地上的水所抑制,因而盘旋难进之象,所以卦名为屯。用国家来比拟,下卦所象征的人民有雷的特点,要奋然行动而造成声势;上卦为政府,有水的特点而为坎险,压制下卦的雷,使它无法发动。现在政府因为改正条约和准备第二议会的事而舆论喧扰,政务滞涩,国运正值屯难的时期。又有上卦的阴爻呼应下卦阳刚的初爻,恐怕朝中有人与滋事者暗中互相支持,制造事端。

现在占内阁而得到上爻。上爻近在君王的身旁,正值屯难的时运,要尽辅弼的责任而苦于没有应爻作外援,做首相的只想辞职,做候补的也想避位,正是“乘马班如”,进退未决的时候。回想过去木户、大久保二人,承担天下的重任而能挽救时艰,现在没有这样的人才,令人不堪忧闷和叹息,有“泣血涟如”之象。然而天运循环,到下卦山水蒙的二爻,则政府犹如教师,人民犹如子弟,得以互爱互敬,这时有豪杰兴起,自然能经纶天下,把国家从屯难中拯救出来。

注释:

[25]主泥土的神灵……惶根尊:四者都是日本创世神话中的神灵。

[26]根本通明:日本幕末、明治期儒学者,汉学家。秋田县人,曾任东京帝国大学教授、文学院长。素蓄长发,效汉代装饰。著有《读易私记》等著作。曾给明治天皇讲过《周易》。

[27]普法战争:普鲁士为了统一德国,在1864年及1866年先后击败了丹麦及奥地利,但法国却仍然在幕后操控着南德意志诸邦,企图阻碍德国统一。为此,在普鲁士首相俾斯麦的策动下,以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制造争端,令法皇拿破仑三世对普宣战,借以团结德意志民族,进攻法国。在法皇宣战后,法国随即编成莱茵军团,于法德边境地带集结。该军团共有八个军,约22万人,由拿破仑三世任总司令。法国欲先发制人,夺取法兰克福,迫使普鲁士屈服;但与此同时,普军亦集结了三个军团,约47万人,由威廉一世为总司令。普鲁士以优势兵力集中向阿尔萨斯和洛林进攻,将法军击溃于边境线上,继而进攻巴黎,迫使法国投降。拿破仑三世在色当被俘,普法战争以法兰西第二帝国的垮台和法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投降而告终。普法停战的和约《法兰克福条约》极其苛刻:规定法国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予德国,并赔款50亿法郎。而普王威廉一世则于1871年1月18日,在凡尔赛宫的镜厅宣告建立德意志帝国,他本人为首任皇帝。德国实现了统一。

[28]拿破仑三世:即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一世的侄子。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建立后,在大资产阶级保皇派的资助下当选为总统。1851年12月2日,发动政变,解散立法议会,逮捕所有反对他的议员,稍后又血腥镇压了巴黎无产阶级的反抗。1852年12月2日黄袍加身,号称拿破仑三世,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执政期间,多次对外发动战争。1870年7月19日对普鲁士宣战,结果在色当兵败被俘。法德和约签订后被释放,随即流亡英国,1873年死于英国。

[29]民政党:法国资产阶级政党。

[30]一八四八年的动乱:推翻七月王朝的法国工人革命。1848年2月22日,法国工人在巴黎街头开始建筑街垒,24日起义群众进攻杜伊勒里宫,路易·菲利浦被迫将王位让与其孙巴黎伯爵后逃往国外。革命临时政府于25日晨宣告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成立,七月王朝告终。

[31]大仓喜八郎:日本明治、大正时期实业家,大仓财阀创业人。新深长县人。1873年创立大仓组商会,经营海外贸易。中日甲午战争中,因承揽军需品供应和军队输送而敛巨资。日俄战争中出资援助日军,获封男爵。1902年以中国汉阳铁工厂借款为契机,涉足我国矿山、木材、银行、纺织等行业,并在大连设支店。1906年任满铁创立委员。1911年辛亥革命时应黄兴要求,为南京临时政府借款300万元。曾在大连建造老虎滩公园。

[32]征伐中国的行动:指日本发动中日甲午战争。

[33]涩泽荣一:日本明治和大正时期的大实业家,被誉为“日本实业之父”、“日本产业经济的最高指导者”、日本近代产业先驱、日本工商业的精神领袖等。仅参与创办的企业就多达五百余家,这些企业遍布银行、保险、矿山、铁路、机械、印刷、纺织、酿酒、化工等日本当时最重要的产业部门。热衷于西方经济制度的引进和企业形态的创新,创办了日本第一家近代银行和股份制企业,并率先发起和创立近代经济团体组织。在实业思想上,把来自中国的儒家精神与效仿欧美的经济理论合为一体,奠定了日本经营思想的基础。有《论语与算盘》等著作传世。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白话高岛易断,水雷屯卦03,日本易学家预言普法战争胜败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