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64.火水未济(䷿)-高岛易断全解

火水未济卦象示意图

火水未济

火水未济-卦象图

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彖》曰:未济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济,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续终也。虽不当位,刚柔应也。

《象》曰: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初六:濡其尾,吝。

《象》曰:濡其尾,亦不知极也。

九二:曳其轮,贞吉。

《象》曰:九二贞吉,中以行正也。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

《象》曰:未济征凶,位不当也。

九四: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

《象》曰:贞吉悔亡,志行也。

六五: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象》曰:君子之光,其辉吉也。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火水未济卦注释

64 高岛易断-火水未济(䷿)

《未济》反《既济》,以《既济》之上卦,反而居下,《既济》之下卦,反而居上。火与水相背不交,是炎上者未能成其炎,润下者未能致其润,此卦所以名火水《未济》也。

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不曰不济,而曰“未济”,非安处不济也,未耳。盖《未济》而自有可济,亦未亨而自有可亨,故曰“未济亨”。《坎》为小狐,“汔”,几也。济必登岸,始为《既济》,一步不至,犹未也,“汔济”安得为济哉!小狐力弱,中流失济,尾重不掉,难免濡矣,复有何利?故曰“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也。

《彖传》曰:未济,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济,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续终也。虽不当位;刚柔应也。

此卦下《坎》上《离》,《坎》为水,《离》为火,火上水下,水火不相交,即水火不相为用,为天地昏而未旦,宇宙混而未开之会也。《既济》《未济》,《彖》皆言“亨”,《既济》之亨,已然之亨;《未济》之亨,未然之亨。未然之亨,而终可得亨者,以其柔之得中也。小狐不能涉川,不自量力,贸然前进,虽几乎济,而终至不济,未能出险之中也。三四当卦之冲,《坎》尽于三,故未出中;未出中,则飘泊中流,欲进不能,欲退不得,是足未登,而尾已濡矣,“不续终”者,谓续《既济》之终也。《既济》之终,乃《未济》之始,《既济》之首,乃《未济》之尾。《既济》之终而濡首,则《既济》几不保其终,所望《未济》续之耳。乃《未济》而濡尾,则不能续《既济》之首,即不能续《既济》之终矣。《既济》《未济》,首尾相接,终而复始,不续其终,譬如寒暑不错行,日月不代明,而天地亦几于息矣,况于人事乎?故“无攸利”。处《未济》者,所当原始要终,力求其济,勿效“小狐汔济”而濡尾也。在一时之《未济》者,无他,以其位之不当也,然位虽不当,要自有可济之理。《既济》之为《既济》,无非以刚柔之相应,《未济》亦同此刚柔,由未而既,在此一济,即在此一续,则《未济》之终,亦即为《既济》之终,而乾元亦由是而始焉。

以此卦拟人事,人生涉世,不能无险,不能不求其济。当其未济,固不可安于未济,所当黾勉以期其济。安于未济,则终不济矣;黾勉以期其济,虽一时未济,而终必可济也。《未济》而进为《既济》,《既济》之亨即可为《未济》之亨矣,故《未济》亦亨。处未济者,由此济彼,涉夫险中,即出夫险外,必求彼岸之登,不为中道之划。《既济》之首可续,《未济》之尾不濡,复何往而不利者哉!人事当此,绝而复续,终而复始,已然者保而无失,未然者进而无穷,如是则未济者必济矣。而一时犹有未济者,以其位之不当也。按爻位必火在下,则水受其煎,必水在上,则火奏其功,颠倒失位,是两不相用也;不相用,则不相济,然亦非终不济也。卦体上互《离》,下立《坎》,《坎》刚《离》柔,上下相互,即上下相应,《既济》之为既济,在此刚柔之相应,《未济》之进为既济,亦在此刚柔之相应耳。以柔济刚,即以终续始,复有何险之不济哉!天道循环,人事代更,要不外此刚柔之相应而已。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兴衰治乱,颠覆存亡,惟在《既济》与《未济》相续相保而已矣。作《易》者在殷周之际,论者谓《既济》之卦属诸殷纣,《未济》之卦属诸周文,文当蒙难艰贞,正值未济之时也,而小心翼翼,不回厥德,乃所以求其济焉。彼密祟之距侵,皆小狐之汔济,其何能济哉!惟文以柔顺文明,蒙此大难,率能无畔援,无歆羡,诞登道岸,其济也,其亨也,其得天人之相助,而成其济也,庶几大畏小怀,无往而不利者矣。乃能以周继殷,即周之未济,以续殷之既济,则殷之变而为周者,亦即此首尾之相续也。后世继周而值《未济》者,皆当取法于文也。《诗》云“淠彼泾舟,亟徒棹之”,可想见其济之亨也已。

通观此卦,《既济》者功已毕,《未济》者事复始,终而复始,有生生之义焉。“生生之谓《易》”,《易》所以终于《未济》也。《既济》者水在上,势欲下,火在下,势欲上,二气参和,交致其用;《未济》反是,炎上者上升,流下者反下,分背不交,不相为用。致用则其用已成,不相为用,而其用正有待也,此即五德相乘,四时递嬗,无绝不续之运会也。《坎》《离》之既《未济》,犹《乾》《坤》之《泰》《否》,《泰》极则《否》,《既济》而后《未济》,其象同焉。为卦下三爻为《未济》中之《未济》,上三爻则为《未济》中之《既济》,由未而既,故爻象视《既济》为吉,卦体《坎》上《离》下,《离》为日,《坎》为夜,《离》明《坎》暗,《离》虚《坎》实,德莫大于明,道莫神于虚,故《坎》降而《离》升,《坎》隐在内,《离》明在外,日丽天上,水行地下,《乾》《坤》正位,法象之自然也。圣人于此,当其既济,不忘未济之念,当其未济,倍切既济之图,业必慎于创始,功不隳于垂成,俾天运得以永贞,治道得以久安,岂不甚愿?无如阴阳倒置,爻位失当,《坎》《离》各安其宅,水火互藏其用,卦所以为《未济》也。在六爻,位皆不当,而刚柔则各相应也。初濡尾,无济之具也;二曳轮,得济之具也;三涉川,以躁动而凶也。内卦三爻,皆为欲济而犹未济者也。四“有赏”,以《震》伐而行志也;五辉光,以“有孚”而获吉也;上濡首,以饮食而失节也。外卦三爻,皆进《未济》而为《既济》者也。爻以二五为正应,故皆曰“贞吉”;初与四虽应,初当济之始,四得济之中,故初不如四吉;三与上皆处极位,三以《未济》而失利,上以《既济》而失节,故皆示以为戒,戒之正,所以保其终也。《易》之道以不终为终,乃无终而非始,故《乾》曰“无首”,《坤》曰“大终”。六十四卦,不终于《既济》,而终于《未济》,为《既济》者已尽,《未济》者无穷,以既启未,以未续既,《乾》《坤》之大用,即在《坎》《离》之相续也。

《大象》曰: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火热水寒,物之各异其性也;《离》南《坎》北,方之各殊其位也。火在水上,是炎上润下,并失其位,两不相济也,故曰《未济》。君子观其象,而辨之居之,辨其物,使物得其宜,而不相混,居其方,使方从其位,而不相越。皆以审慎而出之,斯知之无不明,处之无不当,而其未济者乃可进于济矣,故曰“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占】 问时运:运途颠倒,诸事须慎。

○ 问营商:货物失当,地位不合,所当谨慎处置,方可获利。

○ 问功名:未也。

○ 问战征:营垒器具,各失所宜,不相为用,急宜慎重审察,斯可免败。

○ 问家宅:方向倒置,须当改易。

○ 问婚姻:门户不合。

○ 问疾病:上下焦血络不通,宜升不升,宜降不降,药方最宜审慎。

○ 问失物:辨明方位,可以寻得。

○ 问六甲:上月生女,下月生男。

初六:濡其尾,吝。

《象传》曰:濡其尾,亦不知极也。

初居《未济》之始,《彖》所云“小狐汔济,濡其尾”,初爻当之。《未济》之初,与《既济》之上,首尾相接,《既济》之上,以濡首而厉,初踵其后,见上之濡首,反而自惩,未济者亦可免于濡矣,乃前首后尾,同遭其濡,顽不知戒,故曰“吝”也。《象传》以“亦不知极”释之,谓前覆其辙,后又不知而蹈之,故曰亦术知其极也。

【占】 问时运:不审前后,不顾进退,鲁莽从事,是昏而无知者也。

○ 问营商:前既失败,后又不戒,覆辙相仍,其将何以了事乎?

○ 问功名:龙头既失,骥尾亦必难附。

○ 问婚姻:流离首尾,团聚难矣。

○ 问家宅:此宅前门后户,方位不正。

○ 问疾病:病在下身。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制造物品生业如何,筮得《未济》之《睽》。

断曰:初居《未济》之初,正在济末将济之时,《既济》之终“濡其首”,《未济》之始“濡其尾”,有首尾不相顾之象。今君占制造生业,得此爻辞,知此业必是旧业,君接其后而重兴也。君乃不知前车之覆,贸然而蹈其后,以致制品所出,一时不能销售。以此质金,反致失利,得失不偿,进退两难,几同“小狐汔济”,而“濡其尾”也,未免吝矣。至二爻曰“曳其轮,贞吉”,在明年当以车运出外,可以贩卖获利也,君可无忧焉。

九二:曳其轮,贞吉。

《象传》曰:九二贞吉,中以行正也。

二居《坎》之中,《坎》为轮,故曰“轮”。轮者,济之具也。《既济》初爻曰曳轮而濡尾,有济之具而濡者也;此曰曳轮,而不曰濡尾,有济之具而不濡者也,视《既济》之初为优矣,故曰“贞吉”。《坎》又为矫輮,按《周礼·考工记》,“行泽者反輮,行山者仄輮”,取其便于曳也。御轮济水,中道而行,其济以正,是为中行以正,吉何如之!《象传》所释,最为明著。

【占】 问时运:运如轻车渡水,中道以济,无往不利。

○ 问营商:有满载而归之象。

○ 问功名:二与五应,五为君,二为臣,二五皆吉,是君臣相济也。有后车以载之象。

○ 问战征:有曳柴伪遁之谋。

○ 问婚姻:有桓少君鹿车共挽之风,必得贤妇,吉。

○ 问家宅:有轮奂并美之象。

○ 问疾病:必是胸腹作鸣,辘辘如车声,宜开通三焦,使气机舒展,自愈。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八年九月,朝鲜国炮击我云扬舰,物论汹汹,朝廷将兴问罪之师。时陆军大佐某氏来请一占,筮得《未济》之《晋》。

断曰:水火不交,不相为用,谓之《未济》。然未济非不济也,时未至则不济,时至则济,故曰“未济亨”。为卦皆取水火,《既济》水在火上,初爻曰曳轮,是为陆道之轮车也;《未济》火在水上,二爻曰曳轮,是为海道之轮船也。今云扬舰被朝鲜炮击,爻曰“曳其轮,贞吉”,想虽被击,尚可曳轮而归,故不失其吉也。《象传》曰“中以行正”,言必得中和之道,以行其正,今年必不致构怨兴兵也。至三爻曰“征凶,利涉大川”,恐明年有事于朝鲜。曰“征凶”者,恐陆军不利;曰“利涉大川”者,知海军必大胜也。九四曰“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自二至四为后年,必可解决朝鲜之事矣。且二爻变而为《晋》,晋者,进也,《晋》五曰“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上曰“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是皆征伐有功之占也。占象如是,知以后必获大功。但《未济》以外卦为《既济》,内卦为将济,占在二爻,故今年未能成事,必待外卦,乃得全济也。

后朝鲜事局平和,征讨不兴,于是某氏来曰:前日之占,事未甚验,余曰:《易》占无不灵应,但所应有不在一时也。现虽归和平,其“中以行正”一语,恰好符合,此后占象,君须缓以待之,无不应也。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

《象传》曰:未济,征凶,利涉大川,位不当也。

三爻以阴居阳,当内外卦之交,首尾俱不着岸,故爻曰“未济”。专以卦名归之,谓《未济》之所以未济者,在此爻也。三为《坎》之,地当重要,进一步则出险,误一步即履危,鲁莽前进,一经失足,功败垂成,故曰“征凶”。然《未济》有可济之道,有险有出险之时,自古定大难,建大功者,罔非从“征凶”之时而兴起也。所谓“征凶”者,第戒其不可妄动,非欲其退缩不前。三之地,正当利涉之地,三之时,正当利涉之时,此而不济,则终不济矣,此而得济,则汔济者乃得济矣。《象传》曰“位不当也”,《未济》六爻,位皆不当,三为《坎》之终,故《传》专以不当释之。

【占】 问时运:宜镇静待时,躁动则凶。

○ 问战征:宜会集海军,水陆并进,则凶者吉矣。

○ 问营商:以舟运为利。

○ 问功名:有涉川作楫之材。

○ 问婚姻:《诗》云“造舟为梁,亲迎于渭”,迎娶则吉,往赘则凶。

○ 问疾病:《艮》为狐,病由狐祟所致,宜涉川以避。

○ 问六甲:生男。

【例】 三十年,占众议院气运,筮得《未济》之《鼎》。

断曰:此卦火上水下,水火不相为用,故曰“未济”。三爻居上下内外之交,出《坎》入《离》,正当《未济》之时,是以爻辞直曰“未济”。曰“征凶”者,指初之濡尾也;曰“利涉”者,指二之曳轮也,为利为凶,任人自为之耳。《传》则释曰“位不当”,于此即可见众议院之气运矣。盖在政府欲效欧美之文明,以图富强;在众议员,欲学欧美之自由,以图权利,犹之火上水下,两不相济也。且现时所选议员,多由贿赂而来,是明明位之不当也,由此以往,安得不凶?故曰“征凶”。然于议院之设,苟当其位,而“中以行正”,未始无利,故曰“利涉大川”。但此爻处《坎》之终,犹未出险,今年众议院,正当未济之地,难期盛旺。四爻曰“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知明年众议院,必得其人,能赞襄国家大事,劳邀厚赐,此盛象也。五曰“君子之光”,五为君,定当入观天颜,武功文德,并焕辉光矣。

九四: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

《象传》曰:贞吉,悔亡,志行也。

《未济》济在四,《既济》济在三,《未济》之四,即《既济》之三,故爻辞皆曰“伐鬼方”。三居《离》之始,《离》为戈兵,故“用伐”。《坎》为鬼,故取象于“鬼方”。“震”者,威怒之象,所谓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也。《未济》则有悔,济则悔亡。故曰“贞吉,悔亡”。“三年”者,言其久也,即《既济》三爻所云“三年克之”也。“有赏”者,为献俘授馘饮,至大赏是也。“大国”谓殷,爻虽不明言高宗,要不出《既济》三爻之义也。《象传》曰“志行”,谓班师奏凯,威震遐方,主三军者,得行其志矣。《既济》三爻《传》曰“惫也”,为劳师远征而言;此《传》曰“志行”,为振旅告捷而言。

【占】 问时运:有此大运,“贞吉,悔亡”,名利俱全。

○ 问战征:率军远征,奏凯而还,得以荣邀赐命。

○ 问营商:行商远出,财利丰盈。

○ 问功名:声名远震,得承天宠。

○ 问婚姻:三年可成。

○ 问家宅:贞吉。

○ 问疾病:“鬼方”二字不祥,三年后恐难保。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未济》之《蒙》。

断曰:此卦下三爻为《未济》之时,上三爻为《既济》之时,今占得四爻,知年来困苦之事,渐》次可奏成功,谓之“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者,知君于此三年中,得以威名远扬,赏赐荣膺,为生平业成志满之时也。

【例】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谨占二十八年圣运,筮得《未济》之《蒙》。

断曰:四爻当内外之交,出《坎》入《离》,为脱险难而进文明,是由《未济》而抵《既济》也。今占得四爻,爻曰“震用伐鬼方”,是为征清得胜也;“三年”者,谓战役之久;“有赏于大国”者,谓奏凯行赏也。

六五: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象传》曰:君子之光,其晖吉也。

五为《未济》一卦之主,居《离》之中,与四相比,与二相应。二以居中行正,四以征伐有功,当此文德昭明,武功显著;臣下之勋业,要即为天子之威光也,故曰“君子之光”。柔得中,故“贞吉,无悔”。《离》为明,为光,德莫盛于明,业莫大于光,六五之君,和顺积中,英华发外,其光皆出于君子之身,天下莫不仰文明之化,故曰“有孚,吉”。《象传》以“晖吉”释之,谓其笃实辉光,自然昭著,吉何如也!

【占】 问时运:运当全盛,百事皆吉。

○ 问战征:《师》卦曰“师贞,丈人吉”,可并占之。

○ 问营商:其营业必关系政府公干,或为军饷,或为军器,得沾朝廷之余泽,故吉。

○ 问功名:有入觐天颜之象。

○ 问家宅:此宅大吉,当邀旌赐之劳。

○ 问婚姻:“君子好逑”,必得。

○ 问六甲:生女,主贵。

【例】 某缙绅来,请占官阶升迁,筮得《未济》之《讼》。

断曰:五爻居《离》之中,《离》为日,为光,五当君位,日有君象,故曰“君子之光”。日光照临,下土遍被,故曰“有孚”。五与二应,二为臣,是先得“君子之光”者也。今足下占禄位升,得《未济》五爻,五为尊位,二爻属贵下,二爻曰“曳其轮,贞吉”,轮为日轮,曳轮者,有如羲和御日,是为天子之近臣,沐浴圣化,瞻仰龙光,君明臣良,可为贵下贺焉。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象传》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上爻当《未济》之终,反为《既济》,坎险已脱,上下交孚,则饮食以燕乐之。《诗》“南有嘉鱼,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序》曰太平君子至诚。乐与贤者共之,有孚于酒食之义也,故“无咎”。然酒以成礼,不及于乱,立监立史,所以示其节也,“濡其首”,则醉而不出,是谓伐德,亦何取于孚矣,故曰“有孚失是”。是始为有孚而饮酒者,继反为饮酒而失孚也,《象传》以“不知节”释之。《易》之为书,患太过,更甚于防不及,欲不可纵,乐不可极,持盈保泰,无非节也。此特于《未济》之终,借饮酒以为喻耳。

【占】 问时运:《坎》难已平,众心欢乐,能知撙节,可以永保无咎。

○ 问战征:此为得胜班师,饮酒策勋之时也。

○ 问营商:已得厚利而归,从此量入为出,富可永保矣。

○ 问功名:有得而复失之患。

○ 问疾病:必是饮食不节所致。

○ 问讼事:《序卦》曰“饮食必有讼”,知其讼必由于酗酒来也。

○ 问六甲:生女。

【例】 二十八年七月廿七日薄暮,余与友闲叙于书楼,偶闻有叫新闻号外者,客曰:号外所报,不审何事,君试占之。筮得《未济》之《解》。

高岛易断64.火水未济(䷿)-高岛易断全解2

断曰:号外所报,必因饮酒过度,醉溺水中之祸也。时女仆适赍号外来,展而阅之,为山阳铁道,汽车颠覆中途,致伤旅客之报也。

后数日,会该铁道会社员,问及当时情况,曰:会风雨暴作,劝令止车,机关师某不肯,临行且满酌火酒,启车而进,猝罹此祸,因此伤命云。乃知爻辞,果不虚也。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8/64/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64.火水未济(䷿)-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