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機

白話高島易斷,水雷屯卦03,日本易學家預言普法戰爭勝敗

水雷屯

「屯」字,上面的「一」象徵地,中間的「屮」象徵草,下面的「乚」象徵草根的屈曲,也就是草木穿地將出,要伸展而還不能馬上伸展的樣子。內卦震為雷,能通過鼓動而發育萬物;外卦坎為水,能通過滋潤來養成萬物。卦象為雷在水中,正值冬至的節氣,雷在地下發動,而地上的水冰凍凝結,雷為它所壓抑,不能馬上出於地面,其形象艱難鬱結,如同草木勾萌而無法舒展,所以命名為屯。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經傳釋義]

「元亨」二字,是概括全卦的始終而說的,而不是說屯難本身就亨通。開始創業的時候必然有屯難,只有忍耐辛苦,自強不息,才能擺脫屯難,最終得以大亨,所以說「元亨」。人在屯難當中,應當動於心,忍於性,堅強貞固地自我把持,安於「勿用」而不敢妄動,以致險上加險。即使明知以後有利於行動,一定亨通,仍然不可輕舉妄動,所以說「勿用有攸往」。

全卦陽爻只有兩個:九五為坎險的主爻,初九為震動的主爻。九五所象徵的君王正當艱難的時期,如果征伐有為的初九,必定反而招致禍患,不如優待它,封它為侯,以共濟時艱,故說「利建侯」。侯是震卦之象,所以豫卦的彖辭也說「建侯」。

《彖傳》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乾卦純陽,坤卦純陰。坤的內卦初九、外卦九五兩個剛爻,與六四柔爻開始相交。內卦的震雷要奮然出現於地上,而外卦的坎水阻遏它,造成了屯難艱險的形勢,故說「剛柔始交而難生」。《說卦傳》所謂「震一索而得男」,即始交之象。震為動,坎為險陷,震憑著陽動的性情,動於坎陰的下面,卻沒能出現在地上,故說「動乎險中」。但雖然在險難中,只要持守貞正而不濫,以後自有大亨的結果,所以說「大亨貞」。

震雷是陽氣的振動,坎雨是陰澤的普施,所以說「雷雨之動滿盈」。初九是震的主爻,九五是坎的主爻,故告誡它們不要相互為敵為害,而要效仿雷雨的作用而相親相助。

陰陽開始相交,故說「天造草昧」。 《說卦傳》說震為萑葦,這是「草」字的出處;坎為月,表示天還沒有明,這是「昧」字的出處。在這樣的時運,六四作為宰相,禮遇初九這個臣僚,與他互相輔助而共濟時艱,故說「宜建侯」。這剛剛開始創業的日月不像昇平守成的時候,怎麼可以優遊逸樂呢?故說「不寧」。

在天地創始,陰陽開始交接的時候,因為精氣相交媾而產生了眾多的事物。震為萑葦,生長在互體中的坤地上,以鞏固地盤;繼而胎卵得以孵化,鱗介類開始繁生。初九、九五二爻都陽剛,其中卻含有柔弱的坤體,這是蚌蛤之象。萬物無不具有心靈,自然能夠飛空、潛水、行走和跳躍,這是自然的道理。我國的舊俗認為,主泥土的神靈叫做泥土煮尊,主沙土的神靈叫做沙土煮尊,主動物的神靈叫做面足尊,主植物的神靈叫做惶根尊 [25] 。至於人的生命,相傳南斗星君主生,北斗星君主死。所以但凡一件物、一條命,都有神明主宰。

萬物產生的時候,恰如春天的草木,繁殖的數量一場雨多於一場雨,這就是「雷雨之動滿盈」。人類的繁殖不能沒有至德君王的統御,但君王也不能獨自治理,而必須以賢明的人為輔佐,這就是所謂「宜建侯」。因為天地關閉以來時間並不久,尤其應當教導人們不要耽於安寧逸樂,所以告誡說「不寧」。

以這一卦比擬人事,陽剛的君子與陰柔的小人開始交接,由於氣質互不相同而彼此發生爭論,叫做「剛柔始交而難生」。內卦為我,有雷厲的性質,立志奮發;外卦為他,有被水濡濕的性質,憑著下流的邪計而妨礙我的行動。凡我所要振興的,它都加以阻撓和擾亂,使之無法成就,以至我進不能進,往不能往,這就是屯,所以說「勿用有攸往」。凡事都有困難,恰如陷入水中而不得自由,叫做「動乎險中」。

但是儘管這樣,根據氣運變遷的規律,窮困到極處必然走向亨通,猶如冬去春來,冰凍自然化解,雷氣自然發生,這樣屯卦就會變為解卦,屯難就會消散,氣運就會更新。所以不宜急於追求事功,而應當固守現狀,以等待氣運的轉換和天命的降臨。等到陽氣上升,陰氣下降,自會出現君子當權,小人退位的局面,這樣就走出屯難而進入通亨的氣運了。在屯難的時期,重要的是不要忘記這個道理。

以這一卦比擬國家,下卦為百姓,蓄有不同的謀劃,提倡不同的論調,有暴雷向上轟擊,想要撼動上卦所象徵的政府之象;上卦為政府,其政令像流水一樣,用來遏止百姓的妄動,甚至用刑法來制裁他們。「刑」字古時作「 d62a5a5240e1cc03fa88eb0e5465f212  」,從「刀」從「井」,指犯法的人像陷入井中一樣。這是下卦的屯難。政府雖然有政令和刑法,卻未必能遏止下面的百姓,而反可能為百姓所困,以至阻礙國家的進步。這是上卦的屯難。把上下兩卦合起來說,叫做「剛柔始交而難生」。

初九是下卦震雷的主爻,象徵一點微陽震動在地下和坎水中。天下無事的時候,英雄也與凡人沒有什麼不同;但現在正值屯難的時期,初爻以君子剛健的資質,將要奮發有為,在上位者應該給他們以尊貴的爵位,優厚的俸祿,禮遇他們,讓他們拯救世間的屯難。如果用威力壓制他們,就會發生不測的禍亂;如果爭功的人同時並起,人心就越發擾亂了,這叫做「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天造」猶如天運,草指人心像草一樣紛亂而失去了秩序,昧指愚蠢冥頑而不明達,有屯象。

《周易》有四個表示困難的卦,即屯、坎、蹇、困。屯卦「剛柔始交」,還不知道天意所在,所以產生猜疑的念頭,象徵困難剛剛醞釀的時期。坎卦有二人溺水之象,彼此都陷於危難當中,只有耐守困苦,後來才能亨通。蹇卦知道對方設置危險,於是裹足不前,像跛足的人那樣寸步難行。困卦有澤中無水之象,恰如盆栽的草木,滋潤的氣息已經窮盡。屯卦是困難的開始,坎卦是困難接連到來,蹇卦是困難的中央,困卦是困難的終結。

通觀全卦,初九雖然有建侯的才能,卻因為值於屯難而磐桓不進;但由於居貞正的爻位,在遇到險難的時候能夠持守正道。六二居九五的應位,遇到初九的挑逗而無法與九五共事,猶如貞節的婦人抗拒強暴者逼迫,經過十年之久才歸於她應嫁的丈夫。六三為凡事講求利益的小人,乘這不明的時候,想要獨自博得功勛。六四既與初九相應,又與九五相比,因為有所忌憚而無法與任何一爻共事;雖然有「乘馬班如」的屯難,終於還是歸向正應初九而得到了吉祥。九五得中得正,既有地位又有德行,但是介於兩個陰爻之間,無法像雷雨一樣豐沛地施予德澤。上六居屯難的終位,應位的三爻又陰柔無力,沒有挽回世運的力量。三、上兩爻處於無應援的屯難;初、二、四、五處於有應援的屯難。六爻發動於陷險中的時候,務必謹慎持重,過了屯難的氣運,自有得志的一天。《彖傳》說「大亨貞」,「大亨」指屯難解除的時候。

《象傳》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不說雨而說雲,是因為屯卦象徵雲在天空,雷動於地下而沒能成雨;沒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效法這陰陽二氣的妙用,來「經綸」政治和教化的組織。「經綸」,猶如說匡濟。經是織布機上的縱絲,縱絲像國體一樣不可改變,必須使政教與人心相合,而不可紊亂;綸是織布機上的橫絲,猶如政體,可以取世界各國的所長,根據時宜來組織。「經綸」,即平時所說的「綜理庶政」。

[一辭多斷]

〇問功名:內卦為震,外卦為坎才是屯卦。震為雷,坎為雲,故說「雲雷」;震為出,坎為入,要出而又入,故說屯。另外震為人,為上,坎為經,為法,所以說「君子以經綸」,意思是君子懷抱經綸天下的才能,而運途正值屯難,應當等待行動的時機。

〇問征戰:以勤勞的兵眾守衛叫做屯。「雲雷」相當於蓄勢,「經綸」是指懷有才能,但是在屯難的時候,適宜固守而不適宜前進。

〇問經商:《彖傳》說「剛柔始交而難生」,一定是初次經商。凡創始的事業,多半苦於艱難。經綸是治絲的事,可知所經營的一定是絲棉之類。

〇問家宅:震為東方,坎為北方,震為動,坎為陷,恐怕住宅東北方有問題,應當加以整修。〇問婚姻:雷為陽氣,云為陰氣,「剛柔始交而難生」,象徵初婚的時候雙方不融洽,應當有適當的人勸解他們。

〇問胎孕:生男孩,恐怕開始生產時有險難。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傳》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經傳釋義]

每卦的主爻都具有本卦的品德,例如乾卦的九五具有乾德,坤卦的六二具有坤德。屯卦以初九為全卦的主爻,所以爻辭很像彖辭。其他卦的主爻依此類推。

磐是大石頭,桓是柱子。爻象以陽剛居正位,處在險難當中而能動;但是雖有拯救屯難的才能,卻居於眾陰爻的下面,上應坎水這個險難,很有陷入危險的憂慮,不足以自持,只有守身正固,堅忍地等待時機的到來,所以有作為柱石之臣而撐持危局之象。如果占問對抗敵人,則強敵有不可動搖的勢力,只可以持重固守而不可貿然前進,否則不但無法得志,而且必然失敗,所以說「利居貞」。

彖辭所謂「勿用有攸往」,也是磐桓難進的意思,說明功業不是容易成就的。磐桓趑趄,不進不退以等待時機,即所謂「在下位而不獲乎上,民不可得而治」。只有明了人的本善之性,得到朋友的信任,才能得到「大亨」的時運,登上顯要的職位,成就偉大的事業。說磐,說居,都是震足之象。

「利建侯」三個字與彖辭相同,但是含義相異。彖辭是就九五這位君王而言,爻辭是就初九而言,所以彖辭訓為建侯,《彖傳》訓為所建之侯。侯相對於王來說是臣,能安於臣職而不違背臣德,就是「居貞」。

《象傳》中的貴指陽爻,賤指陰爻。以一個陽爻居於三個陰爻之下,有以尊貴的身份在卑賤者中之象。雖然時運蹇滯、地位卑微而無法發揮作用,但是只要甘居下位,禮賢下士,眾人就會像百川歸海一樣歸附他。屯難正是江山改換主人的世運,初爻以剛健的品德居下位,大得人心,眾望歸附,這是它建侯為君,拯救屯難的基礎,所以說「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只從磐桓來看初爻,似乎失去了陽剛的品德,但是重要的是內心堅確而不失貞正,所以說「雖磐桓,志行正」。初爻變陰則全卦為比,比卦的初六說:「有孚比之,無咎。有孚盈缶,終來有它吉。」不急於求成功的意思可以從中推論出來。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磐桓」,行而不進的樣子。說「利居貞,利建侯」,儘管值於屯難的時期,但是內心要以正自守,對外要求得賢人的輔佐,這樣就會民心歸附,眾志成城,而終究沒有不利了。

〇問經商:初九爻辰在子,子在北方,在天上值虛宿,稱作元枵。枵就是耗,虛也是耗的意思,不利於行商。如果能守正而任用別人,還有利可圖。

〇問功名:得到的是初爻,必定是初次求名。「磐桓」,是要進步而做不到。重要的是志願和行為正直,為人謙遜,主動居於下位,這樣終究會有所得。

〇問家宅:「磐」字從「石」,所謂「安如磐石」,可知這家的宅基鞏固。說「利居貞」,可知居住安穩;說「利建侯」,可知一定是貴人的宅第。

〇問婚嫁:說「以貴下賤」,這是富貴人家的女子下嫁之象,吉。

〇問胎孕:得初爻,生男。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六年十二月,某貴顯來占氣運,筮得屯卦,變為比卦。

斷卦說:屯是雷動在水中的一卦,象徵冬春之交,震雷要發動於地下,而地上卻有冰凍結未解,使它無法上升。因為不得時令,所以命名為屯。屯是艱難的意思,但是時令一旦到來,水氣就會蒸發為雨,雷就能大顯神威。震雷出於大地,與雨和合,生髮萬物,造化的功用就形成了,所以「元亨」。時令沒到,宜於在艱難中固守正道,輕舉妄動一定會陷入危險,所以誡止說「利貞,勿用有攸往」。屯卦用來摹擬暗昧不明的草創時期,高位者應當任用下位的有志之士,以拯救屯難而安頓百姓;下位者不宜侵凌上位,而應當擁戴元首,以求國家的安寧,叫做「利建侯」。

現在某貴顯佔得屯卦初爻。他在維新開始時管理財務,使國家沒有缺乏的東西,從而打下了富強的基礎,像蕭何對漢高祖那樣,其豐功偉績一直彪炳到今天。諺語說:「功成者墜,名盛者辱。」某貴顯因為與同僚意見不合,突然被罷免官職,但是他的報國熱忱一點也沒有降低。

從所得的卦來看,爻辭說「利貞,勿用有攸往」。所謂「利貞」,即宜於以貞正自守而不宜躁進;所謂「勿用」,即今天「舍之則藏」的時期;所謂「有攸往」,指日後的再度起用。至於組織政黨以便有所作為,恐怕黨員中邪正混雜,反而會釀成禍端。況且屯卦的六二、六三,都是屬於坤陰的主利之徒,這些爻象值得借鑒。

屯卦的初九以陽爻居陽位,足見才能和志氣都很強。因為上有坎水所象徵的危險,陽爻陷於險難中,故說「磐桓」。「磐桓」,猶如以磐石為柱,不可動搖,這是說難以前進。等到氣運一變,春冰融解而雷雨發作,「百果草木皆甲坼,就會屯難消散而嫌疑冰釋,九五所象徵的君王就會依禮聘用他,而他則會翻然而聽從君王的命令,經綸國家大事,大顯才幹與德行,所以說「利建侯」。

某貴顯的氣運就是這樣,但他既不信這一占斷,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c4695dbdcdcea61f411f76f2b13c7ed8根本通明像

◎秋田縣士人根本通明 [26] ,深通經學,教誨人不知疲倦,也是我的益友。一天拜訪他時,他出示一個畫軸說:「這畫軸相傳是明朝人某翁所畫,因為畫上沒有款識,沒能辨別真偽,請先生鑒定一下。」但是我平素不懂鑒賞,於是為他筮畫的真偽。遇到屯卦,變為比卦。

斷卦說:內卦為震,為龍,外卦為坎,為雲水。這幅畫畫的是雲龍嗎?爻辭「磐桓」,磐是地上的磐石,象徵牢固而不可移易;既然不可移易,就可以知道不是假的了。況且說「利居貞」,貞就是真,就是說它是真品了。「以貴下賤」,指貴重的東西無人賞識,而為人所輕視。

及至拿出畫來展開觀看,果然是一幅雲龍圖,筆力遒勁,可以知不是凡庸的手筆。我就用斷卦的話為他作了鑒定。

◎占普法戰爭 [27] 的勝敗。

友人益田,曾留學歐洲,通曉西洋各國的事情。明治三年,普法兩國交戰,益田前來對我說:「普法開戰的電報昨天夜裡從歐洲來到。我曾經長住法國,清楚地知道這個國家的強大,因而與某英國人賭兩國的勝敗。我希望法國獲勝。今天早晨與他到某銀行,互相以若干洋銀托保,請您占筮這件事的勝負。」我說:「先生已經預期法國獲勝,何必占筮?」他說:「請試著佔一下!」懇求不止。筮得屯卦,變為比卦。

斷卦說:唉!法國必敗,先生必定損失若干元。先生心裡以法國為主,所以將法國定為內卦。初爻為內卦的主爻,有雷的特性,將要行動而被上卦坎所阻遏,無法前進。這是屯卦的含義。「磐桓」,指難以前進的狀態,因為敵軍堅剛,像岩石一樣不可抵擋。「利居貞」,是說不可輕易興兵,但現在法軍卻隨意進軍,要征伐普魯士。詳細地玩味這一占辭,法國一定無法獲勝。

《象傳》說: 「以貴下賤,大得民也。」初爻變為陰為「以貴下賤」,法國皇帝難道要投降敵軍嗎?國君投降,震卦一個陽爻就會變陰而使下卦為坤,坤為臣,為眾,為民,是國家沒有君王徵象。以後難道將由民眾選舉總統,開始共和政治嗎?

內卦震為動,外卦坎為險,是「動乎險中而難生」。現在內卦先動而遇到外卦的險難,即法國先開戰端而為普魯士軍隊所阻遏。另外陽為將帥,陰為兵卒,外卦所象徵的普魯士將領居於九五這個中正的爻位,有兵士衛護將帥之象,可知普魯士君民間很親和。內卦所象徵的法國將領居初九,爻位不得中,法國君民的不親和也可以知道。大將居於互卦坤的後面,是遇到軍事時心中先以國家和人民為賭注,也是明白的。

談到兩國的戰略,內卦初爻以外卦四爻為應爻,外卦五爻以內卦二爻為應爻,是互有內應之象。但應外卦普魯士的是內卦的二爻,即法國的中正勢力,所以有效;應內卦法國的是外卦四爻,即普魯士的偏激勢力,所以無效。初九陽爻變為陰爻,是失去將領之象,法國的失敗是註定了的。

論兩國原來的交涉,法國自命為震長男,以普魯士為坎中男,因此開啟了戰端;而普魯士雖然以自己為坎中男,卻以法國為艮少男,認為法國應該聽命於它。屯卦反轉過來就是蒙卦,爻辭說「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釀成戰端的是法國,抵禦它的是普魯士,說明法國是昧者,普魯士是打擊蒙昧者的人。普魯士抵禦法寇,不是為寇者,它的必勝也就可以知道了。另外,內卦為坎為險,不易侵犯;外卦為艮為止,無法前進,更可知法國無法戰勝普魯士。

話還沒有說完,益田大聲冷笑道:「卦是憑空的議論,像囈語一樣不值得聽信。」

ec9cab6d1bd23437f2eedf85b8225f44拿破崙三世像

我說:「我憑象數推算來決斷勝敗。先生雖然長期留學法國,目擊它的富強,相信它必勝,但只是看到了它的外觀而沒看到它的骨髓。《周易》是顯示預定的天數的。今天既推究了這一卦,再來細論時事。拿破崙三世 [28] 的登上帝位,和他與民政黨 [29] 的勾結有很大關係。一八四八年的動亂 [30] 期間,他藉此被選為總統,而當上總統後,卻破壞憲法,玩弄權力而登上帝位。現在憑著富國強兵,儼然是歐洲各國的盟主,而且與英國聯合起來征伐俄國,攻陷塞瓦斯托波爾這樣的堅固城市,實在是足以繼承拿破崙一世的豪傑。先生預期他必勝,原因就在這裡。我看拿破崙乘勢登上帝位,睥睨歐洲各國,所向無敵,並想憑藉這樣的威勢使子孫繼承帝位。但是他看到了無法實現志願的徵兆,所以與普魯士交兵,拿國家來賭博。這表明這位絕倫的英豪也被私利所誑騙,開始了蒙昧的行動,並因而陷入了屯難。卦象和時事歷歷相符合,先生何必懷疑?」

後來,普魯士國王以六十萬兵眾,在萊茵河畔迎擊法軍。法軍連戰連敗,最後退到塞段城。普魯士的包圍越發急迫,幾乎無法支撐,到八月,拿破崙三世以全軍投降普魯士。因而抄錄這一占斷,以證明易象的應驗不爽。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傳》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經傳釋義]

在《周易》三百八十四爻中,開頭提到卦名的,多半是為了說明卦時。「屯如」,難以前進的樣子;「邅如」,行而不進、輾轉遲回的樣子;「班如」,又想進又想退,進退不決的樣子。因為震坎二卦都有馬象,故稱「乘剛」、「乘馬」。屯卦所象徵的時運,內外阻隔而無法追隨正應,以致進退躊躇,所以「屯如邅如,乘馬班如」。

「匪寇婚媾」,六二乘初九這個陽爻,而六四這個陰爻下應初九,說明六二乘馬不進不是因為被賊寇逼迫,而是因為初九是六四的婚媾對象。《周易》中說「匪寇婚媾」的有三處,即本爻及賁卦的六四、睽卦的上九。

「女子貞不字」,六二得中得正,上應九五陽剛,依理可以追隨,但是由於本身陰柔,無法前往解除屯難而拯救九五的痛苦,所以初九乘機逼迫。它雖然要娶我,我卻不敢答應它的懇求,而且忌諱它,躲避它,像對賊寇和仇人一樣。但初九其實並不是害我的人,而是要與自己共事,只是比作婚媾罷了。六二得中得正,象徵執著道義,恪守節操而不敢應允。本爻變陽則下卦為兌,有以兌少女匹配坎中男之象,所以托女子寫爻辭。字,許嫁的意思,指女子有了正應的丈夫。

互卦有坤,坤數為十,這是數的極致。另外震的卦位在卯,坎的卦位在子,從卯數到子也是十。十天干一周,地數才達到極致。數達到窮極事情就會發生變化,十年之後,妄求的人退去,屯難得到消解,六二才得以許嫁給九五這個正應,叫做「十年乃字」。爻象相當於姜太公居渭水之濱、伊尹居莘野、孔明在南陽的時候。

屯難的時期,群雄並起,不只是君王選擇臣下,臣下也選擇君王。六二的「屯如邅如」是有原因的。《象傳》說:「六二之難,乘剛也。」六二艱難憂苦到這種程度,是乘初九陽剛的緣故。「難」字解釋「屯如邅如」的含義。爻以剛乘柔為順,以柔乘剛為逆,逆則情志乖違而不相得,猶如下面有剛強的大臣,我實在難以制服和駕馭。

《象傳》說:「十年乃字,反常也。」十年之久,還恪守它的貞操而追隨九五,復歸了女子的常道。為什麼?因為女子生來願意做妻子,這是人倫的常道。女子二十而出嫁,「十年乃字」,所以說「反常」。

[一辭多斷]

〇問婚嫁:爻辭說「匪寇婚媾」,明說是佳偶而不是怨偶;但又說「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可知出嫁還需要等待。

〇問征戰:六二以柔爻居柔位,有濡滯之象,故說「屯如」。《左氏春秋》有「有班馬之聲,齊師其遁」的話,古時還師歸朝稱班師,故說「班如」。可知軍隊不可急於前進,必須養精蓄銳,「十年」後才能獲勝。

〇問經商:「媾」與「購」字發音相同,含義也相通。就貨物的求購來說,有遲回不決的意思,所以說「屯如邅如」。又說「十年乃字」,十是據成數而言。貨物不可長久積存,或者是十日或十月吧?

〇問功名:士人求名,猶如女子求嫁,說「屯如」、「邅如」、「班如」,都是說一時無法成名。「十年乃字」,十年後才是成名的時候。

〇問胎孕:生兒子。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五年,占某貴紳的氣運,筮得屯卦,變為節卦。

斷卦說:屯卦是陰陽相交的開始,象徵萬物初生的艱難時期。卦中以震動遇到坎險,前進必定陷於險難,所以命名為屯。屯是艱難的意思。事物在最初階段沒有不艱難的,草木從萌芽到繁盛,必須經過霜雪的摧折才能保全,何況君子經綸天下,談何容易!凡一件事情還沒有成功,一個念頭還沒能實現,都是屯,匡扶社會,拯救危難,只是其中重大的項目罷了。彖辭說「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旨在說明人能持守「利貞」的告誡,就可以得到「元亨」的時運。

現在某貴紳佔得了屯卦。他見識卓越,才能高明,智慧深邃,在維新的開始就為國家立下了大功,後來雖然辭了職,但是心中並沒有一刻忘記天皇。現在奉天皇的任命擔當大任,即將出山而有所作為,爻辭卻說「屯如邅如,乘馬班如」,有處境艱難,遲回不進,將進又退的意思。這一爻居宰相的位置,上應九五君王,但是以陰爻居陰位,無法解除屯難,恐怕即將出山卻不能馬上出山。猶如女子想出嫁,雖然有正應的丈夫,卻因為內外阻隔而無法追隨,所以有這樣的卦象。陰是陽所追求的,柔是剛所凌駕的,時運正當屯難,柔弱的六二難以自助,而又與初九這個剛爻相比,恐怕難免嫌疑,可以不戒懼審慎嗎?

後來某貴紳因為與政黨首領某相會,導致了政府的疑忌,最終辭職。卦爻著明到了這個程度。但現在雖然無法實現志願,十年以後屯難至極,必然轉為通達。以女子的陰柔還能持守她的節操,久後必然得到亨通,何況賢人君子持守中正之道,來匡扶國家呢?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於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象傳》曰:「即鹿無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經傳釋義]

「即鹿」,即逐鹿。「鹿」與「祿」同音,又通於祿利的意思。鹿是指九五而言。虞是執掌山澤的官員,如嚮導之類,指初爻而言。三爻為人位,故說「君子」,這與乾卦的九三同一體例。「幾不如舍」,舍是止的意思,指知道無法成功,不如見機而止。「往吝」,吝有鄙吝、貪吝等含義,指想要前往實現志願,卻必然辱沒名聲,敗壞節操。互卦為艮,艮有止的意思。

六三以陰爻居陽位,性情陰柔而躁動,所乘所應都是陰爻,象徵沒有良師益友的教導。猶如獵人沒有虞人做嚮導而獨自進入山林,雖然冒險前進,但獵到不鹿,到日落西山,人困馬乏的時候就沒有辦法了。況且山林中的危險,並不是進入後才知道,沒有虞人做嚮導,在「即鹿」的開始就已經知道,只是因為貪於「從禽」而不肯捨棄罷了。

捨棄與進入山林都得不到鹿,但捨棄則為君子,進入山林則為小人。君子與小人的區別沒有別的,只在利與義之間罷了。《象傳》所謂「以從禽」,指為貪心所驅使。另外,爻辭說「幾不如舍」,《象傳》說「舍之」,都是決然捨棄的意思。

六三變陽則全卦為既濟,既濟卦的九三說: 「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是建國封侯的意思,可以一併看到。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爻辭說「即鹿無虞,惟入於林中」,正如說行軍而沒有嚮導,冒進到危險的地方。應當見機而退,否則必定遭遇兇險。

〇問經商:玩味爻辭,可知這人既不熟悉商業,也不熟悉地理,前去不但買不到貨,反而有損失。捨棄這次出行,才可以無大害。

〇問婚嫁:屬於鑽地穴翻牆頭而求婚,沒有前途。

〇問功名:干求榮耀,乞憐寵愛,士人之道已經窮盡了。

〇問胎孕:六三以陰爻居陽位,生男孩。

[活斷實例]

◎明治十八年,應某顯要官員的召請,這位官員說:「我現在將為國家進獻自己的謀劃,請占事情成否。」筮得屯卦,變為既濟卦。

斷卦說:屯指事物開始發生的時期,指草木勾萌未舒之象。陰陽之氣開始相交而沒能暢通叫做屯,世間有厄難而沒有通達也叫做屯,遇到危險而不能迅速前進還稱為屯。拿人事來比方,內卦的震雷有動性,要奮發有為,由於外卦坎水性質下陷而危險,有動而陷入危險之象。人要有所作為而前途有危險,就無法實現志願,不是他的才能不足,實在是所值的屯難氣運使然。

「即鹿無虞」,要入山獵取鹿而沒有嚮導,以致迷路,必然一無所獲。這是就本卦沒有陽爻相應相比而言。「入於林中」,猶如說貪圖權位而前往,畢竟不能免於羞吝。《象傳》說「君子舍之」,是因為君子能看到事物的幾微,而小人則與此相反,會前往而導致吝窮。二爻的爻辭說「十年乃字」,現在得到第三爻,九年後氣運完全改變,那時一定可以實現志願。

當時,某顯要官員不用這個占斷,去求見朝中的關鍵人物,結果不但據占的事情沒成,而且不得不辭了職。但是到了明治二十五年,果然再次登上顯要職位,計算起來恰好九年。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象傳》曰:求而往,明也。

[經傳釋義]

「乘馬班如」,解釋見於六二爻下。六四與九五所象徵的君王剛柔相接,但本身以陰爻居陰位,才能不足以拯救天下的屯難,所以要前進而又停止,這就是所謂「乘馬班如」。大臣不怕自己沒有才能,怕的是不能任用有才能的人,只要能求得賢才來輔佐自己,就可以稱為賢明了。六四的取象與六二相同。因為初九是剛明有為的人才,只有求它一同前往,共同輔佐剛健中正的君王,才能「吉,無不利」。

為了說明它有鑒別賢才的明達,而無嫉妒賢人的私心,所以《象傳》說:「求而往,明也。」初九也是這樣,如果不等六四的召請就自己前往,不知道去就的道理,怎麼能算明達呢?四爻變陽則全卦為隨,隨卦的九四說:「有孚在道,以明,何咎?」從中可以了解婚媾的正道。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乘馬班如」,是不清楚進攻的道路的緣故。清楚道路以後再前往就會所向無敵,所以說「往吉,無不利」。

〇問功名:士人把利器藏在身上而等待時機,而不應該急於上進。等到在科舉考試中高中了再出來做官臨民,是「無不利」的。

〇問婚嫁:《詩經·關雎》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逑,求的意思。必須等到君子求婚才能出嫁,才吉祥。

〇問胎孕:生女孩。

[活斷實例]

b6a603a0bc58431bf436ea86b41bc405大倉喜八郎像

◎大倉喜八郎 [31] 的某斡旋人來請占氣運,筮得屯卦,變為隨卦。

斷卦說:屯這一卦,象徵我要奮進做事,而被那些頑愚的人所妨礙,以致無法成功,這就是屯的含義。現在從四爻來看,四爻親比五爻而在輔翼的位置,但因為五爻君王不用我的策略,應當改變志向而下應初九陽爻。爻辭說「乘馬班如」,是說要前進而沒能決定;「求婚媾,往吉」,是說應當求陽剛的初爻來輔助自己。

後據傳聞,大倉的營業員與經理人一起去廣島做鎮台商務,後來與經理人不合,心中不平,直接向大倉辭職,自己來到大阪,在同一鎮台的旁邊開店,用從前的一位同行做經理人。這就是卦中求初爻相助的徵兆。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象傳》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經傳釋義]

膏是膏澤,取坎為水、為雨、為雲之象。「屯其膏」,是說在屯難的時運中,無法下施膏澤給百姓,以致財政澀滯,有功的不能賞賜,有勞的不能給予報酬。五爻中正而居君位,得到剛明賢臣的輔佐,就能拯救屯難了,因為沒有這樣的大臣,所以「屯其膏」。初九具備拯救屯難的才能而在底層韜光養晦,六四與它相應,百姓矚望著它。九五雖然居於尊位,但是陷在坎險當中,既失時運又無勢力,它的應爻六二又才能柔弱而不足以拯救屯難。所以在小事上守正還可以得吉,即只有「寬其政教,簡其號令」,才能逐漸發揮作用;如果驟然改革,恐怕天下人都會驚恐四散,是求凶的辦法。自古人君經過幾代之後,往往為權柄的下移而憤恨,急於剷除強橫頑梗的權奸,但是被權奸反過來吞噬的也不少,叫做「小貞吉,大貞凶」。

天子親自處理萬機,其中最重要的是撫育和教化百姓,使他們各自沐浴在太平的德澤中,而沒有一個人不得其所。現在九五君王陷在坎險中,值此屯難的世道,左右的股肱大臣也都陰柔而缺乏平定險難的能力,無法廣施膏澤給下面的人民,所以《象傳》說:「『屯其膏』,施未光也。」

[一辭多斷]

〇問功名:士人要顯揚聲名,全靠上面施予恩澤。如果上面「屯其膏」,士人還有什麼指望呢!

〇問征戰:上面有厚賞,下面就願意效力而死。如果恩澤不下施,勢必離心離德,這樣大勢就失去了。凶。

〇問經商:膏指商業上的錢財和貨物;「屯其膏」,指錢財和貨物蓄聚而不流通。小買賣還可以固守,大經營也這樣做,就未免窮困了。凶。

〇問疾病:膏在人體為血液,如果屯聚而不流通,就是閉塞鬱積的癥狀。初病時治療還容易,久病就危險了。

〇問胎孕:九五居尊位,主生男,並且主貴。

[活斷實例]

◎明治十九年初夏,某法官來訪,說:「我曾在某所工作,那裡有一家銀行,很有興旺的稱譽。我偶然聽朋友的話,成了該銀行的股東,購入股票若干,現在還收藏著。忽然聽說這家銀行生意不好,好像要倒閉,我很憂慮這件事。請您占這家銀行的盈虧情況怎樣。」筮得屯卦,變為復卦。

斷卦說:屯是嚴重的艱難。五爻在天位而不能施雨澤,叫做「屯其膏」,《詩經》所謂「芃芃黍苗,陰雨膏之」,說的就是這類雨澤。對政府來說,「屯其膏」就是公債的利息無法付出。這樣看來,這家銀行必定會遇到會計方面的困境,無法使股東獲利。但屯卦的彖辭說「元亨利貞」,《大象傳》又說「君子以經綸」,所以現在雖然陷於困難,到了「元亨」的時候,一定能通過整頓而走出困境。

試推論走出屯難的時間。二爻說「十年乃字,反常也」,從二爻數到下卦蒙的五爻為十年。現在該銀行既然過了四年,再過六年必定大有起色,自然應當償還股東們現在的損失。況且蒙卦的五爻說「童蒙,吉」,是說股東像蒙昧的幼童一樣無意無我,但是蒙受著父母的寵育和老師的教導,這是不必費心就得到利潤之象。請您不要憂慮今天的蹇滯,繼續保留股票,可以等待他日的興隆。

法官拍手,感嘆我言辭的奇異,並且說:「易占實在太神了!我所說的是福島銀行。該銀行某頭頭曾在東京私下染指於股市,遭到大敗,殃及這銀行會計工作,以至無法配給利潤。現在得到這樣的明斷,我安心了!」

◎明治二十七年九月,我國有征伐中國的行動 [32] 。以澀澤榮一 [33] 為首的東京及橫濱富豪,倡議全國富豪捐獻軍費。我聽到了相關的報告,就占這件事的成敗,筮得屯卦,變為復卦。

735e97ccf4a561710cb44453c69fdb06
澀澤榮一像

斷卦說:內卦為首倡者,有雷的特點,要發聲而震驚百里;外卦為其他富豪,有水的特點,能向下流潤而不能向上。如同雷震動在水中,不能一響就得到回應,這就是屯卦。屯是事情的艱難滯澀。現在國家的需要特別急迫,但是兵餉還沒有募集,與雲雖密而不下雨的情形相似,所以說「屯其膏」。富豪或許能拿出小額的錢,但不會拿出巨款,所以說「小貞吉,大貞凶」。這件事恐怕難以如願。國家面臨大事,向有志者求微少的錢,猶如用膏藥治療深巨的創傷,其不相應是可以想像的,假使別人聽說了,不免笑話我們識見淺陋。我認為,國事應當以公議的形式來謀劃。

以後聽說,議員們聚集到廣島,馬上通過了募集一億五千萬元公債的決議。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傳》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經傳釋義]

「乘馬班如」,解釋見於六二爻下。「泣血」,悲泣深切到眼淚流干,繼而流血的程度。坎為血卦,故說「泣血」。「漣如」,眼淚流下的樣子。上爻變陽則上卦為巽,以坎水從巽風,是「漣如」之象。

上六以陰爻居陰位,是全卦的終爻,為坎險的極致,象徵氣運已經窮盡,卻仍然不濟事。三爻屬陰,不與它相應;雖然與五爻相比,但因為五爻「屯其膏」而「貞凶」,不值得歸附,所以困窮狼狽,憂懼不堪,求救的心情迫切得像要乘馬而飛馳一樣。但是事物窮盡了就會發生變化,時運窮盡了就會發生遷改,只要因為憂懼而奮起,就不難轉禍為福,屯難就可以拯救了。

上爻與三、四兩爻,有拯救屯難的志願而沒有相應的才能,爻辭不說凶,因為不是它們的過錯。《象傳》所謂「『泣血漣如』,何可長也」,是說不久時運就會發生變化。上爻變陽則全卦為益,益卦上九說:「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恆,凶。」也可見其前途完全窮盡了。

相對於國家政治來說,初爻公而忘私,國而忘家,屬於水地比的世運,只要封建諸侯來輔助政治,就可以得到安泰。四爻前往求賢才,與初爻的建侯一樣,都屬於澤雷隨的世運,也能得到安泰。上爻居於上位,如果奮發有為,就屬於風雷益的世運,國運可以進步。但是初、四兩爻彼此相疑而不相信,上爻要前進而又後退,這樣屯難就沒有解除的一天了。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上爻居屯卦的極位,進退維谷,日暮途窮,憂慮悲傷以至「泣血」,是軍隊失敗、國家滅亡的時候。凶。

〇問經商:「乘馬班如」一語,上文已經三次談到,表明商業上的疑惑不決已經再二再三了。最後「泣血」,可知消耗和損失已經很多,所以說「何可長也」。

〇問功名:上爻居坎卦的終位,沒有了前進的餘地,能保全自身就算幸運了。

〇問疾病:必定是吐血的病症,凶。

〇問胎孕:生女孩,恐怕無法長大。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內閣的氣運,筮得屯卦,變為益卦。

斷卦說:屯卦有雷要從地中奮然而出,卻被地上的水所抑制,因而盤旋難進之象,所以卦名為屯。用國家來比擬,下卦所象徵的人民有雷的特點,要奮然行動而造成聲勢;上卦為政府,有水的特點而為坎險,壓制下卦的雷,使它無法發動。現在政府因為改正條約和準備第二議會的事而輿論喧擾,政務滯澀,國運正值屯難的時期。又有上卦的陰爻呼應下卦陽剛的初爻,恐怕朝中有人與滋事者暗中互相支持,製造事端。

現在占內閣而得到上爻。上爻近在君王的身旁,正值屯難的時運,要盡輔弼的責任而苦於沒有應爻作外援,做首相的只想辭職,做候補的也想避位,正是「乘馬班如」,進退未決的時候。回想過去木戶、大久保二人,承擔天下的重任而能挽救時艱,現在沒有這樣的人才,令人不堪憂悶和嘆息,有「泣血漣如」之象。然而天運循環,到下卦山水蒙的二爻,則政府猶如教師,人民猶如子弟,得以互愛互敬,這時有豪傑興起,自然能經綸天下,把國家從屯難中拯救出來。

注釋:

[25]主泥土的神靈……惶根尊:四者都是日本創世神話中的神靈。

[26]根本通明:日本幕末、明治期儒學者,漢學家。秋田縣人,曾任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文學院長。素蓄長發,效漢代裝飾。著有《讀易私記》等著作。曾給明治天皇講過《周易》。

[27]普法戰爭:普魯士為了統一德國,在1864年及1866年先後擊敗了丹麥及奧地利,但法國卻仍然在幕後操控著南德意志諸邦,企圖阻礙德國統一。為此,在普魯士首相俾斯麥的策動下,以西班牙王位繼承問題製造爭端,令法皇拿破崙三世對普宣戰,藉以團結德意志民族,進攻法國。在法皇宣戰後,法國隨即編成萊茵軍團,於法德邊境地帶集結。該軍團共有八個軍,約22萬人,由拿破崙三世任總司令。法國欲先發制人,奪取法蘭克福,迫使普魯士屈服;但與此同時,普軍亦集結了三個軍團,約47萬人,由威廉一世為總司令。普魯士以優勢兵力集中向阿爾薩斯和洛林進攻,將法軍擊潰於邊境線上,繼而進攻巴黎,迫使法國投降。拿破崙三世在色當被俘,普法戰爭以法蘭西第二帝國的垮台和法國資產階級政府的投降而告終。普法停戰的和約《法蘭克福條約》極其苛刻:規定法國割讓阿爾薩斯和洛林予德國,並賠款50億法郎。而普王威廉一世則於1871年1月18日,在凡爾賽宮的鏡廳宣告建立德意志帝國,他本人為首任皇帝。德國實現了統一。

[28]拿破崙三世:即路易·拿破崙·波拿巴,拿破崙一世的侄子。法蘭西第二共和國建立後,在大資產階級保皇派的資助下當選為總統。1851年12月2日,發動政變,解散立法議會,逮捕所有反對他的議員,稍後又血腥鎮壓了巴黎無產階級的反抗。1852年12月2日黃袍加身,號稱拿破崙三世,建立法蘭西第二帝國。執政期間,多次對外發動戰爭。1870年7月19日對普魯士宣戰,結果在色當兵敗被俘。法德和約簽訂後被釋放,隨即流亡英國,1873年死於英國。

[29]民政黨:法國資產階級政黨。

[30]一八四八年的動亂:推翻七月王朝的法國工人革命。1848年2月22日,法國工人在巴黎街頭開始建築街壘,24日起義群眾進攻杜伊勒里宮,路易·菲利浦被迫將王位讓與其孫巴黎伯爵後逃往國外。革命臨時政府於25日晨宣告法蘭西第二共和國成立,七月王朝告終。

[31]大倉喜八郎:日本明治、大正時期實業家,大倉財閥創業人。新深長縣人。1873年創立大倉組商會,經營海外貿易。中日甲午戰爭中,因承攬軍需品供應和軍隊輸送而斂巨資。日俄戰爭中出資援助日軍,獲封男爵。1902年以中國漢陽鐵工廠借款為契機,涉足我國礦山、木材、銀行、紡織等行業,並在大連設支店。1906年任滿鐵創立委員。1911年辛亥革命時應黃興要求,為南京臨時政府借款300萬元。曾在大連建造老虎灘公園。

[32]征伐中國的行動:指日本發動中日甲午戰爭。

[33]澀澤榮一:日本明治和大正時期的大實業家,被譽為「日本實業之父」、「日本產業經濟的最高指導者」、日本近代產業先驅、日本工商業的精神領袖等。僅參與創辦的企業就多達五百餘家,這些企業遍布銀行、保險、礦山、鐵路、機械、印刷、紡織、釀酒、化工等日本當時最重要的產業部門。熱衷於西方經濟制度的引進和企業形態的創新,創辦了日本第一家近代銀行和股份制企業,並率先發起和創立近代經濟團體組織。在實業思想上,把來自中國的儒家精神與效仿歐美的經濟理論合為一體,奠定了日本經營思想的基礎。有《論語與算盤》等著作傳世。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白話高島易斷,水雷屯卦03,日本易學家預言普法戰爭勝敗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