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機

坤為地卦02,白話高島易斷,坤卦「黃裳,元吉」,當事人卻被暴徒所害,原因何在?

坤為地

坤卦,它的經卦有三個偶數爻,分為六段,是純陰虛闕之象。「坤」字古文作「巛」,「順」字偏旁及「川」字也是「巛」的象形,所以《象傳》說「乃順承天」,又說「柔順利貞」。《雜卦傳》說:「坤,順也。」《文言》說:「坤道其順乎?」《繫辭傳》說:「夫坤,天下之至順也。」從中都可以看出坤順的意思。後來因為它與山川的「川」字混淆了,於是改為從「土」從「申」,用來指代坤地。因為地是土形成的,在申的方位。地體安靜而至柔至順,以順承乾天。

坤: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經傳釋義]

坤卦與乾卦相對,萬物之氣肇始於天,萬物的形產生於地。坤卦的含義,在人為卑微,在物為雌性,在事情為靜定,在學問修養為能力,在季節為秋天。坤道可以為人所用而不可自用,小人如果知道自己的柔弱,而能順從剛強明達的君子,就算體現坤道了。

但是易象變動,又不可執一端而論。不是說為君為父的人不能用坤卦占卜,為臣為子的人不能用乾卦占卜;也不是說乾卦的六爻中沒有小人,坤卦的六爻中沒有君子。只是君子筮得坤卦,就應當知道自己的氣運在坤卦,要效法坤順的道理,柔順地處事。

坤為地,順承四象中作為太陽的乾卦。天有象,地有形,天虛而地實。坤地是土壤積累而成,仰承乾天的施予而資生萬物,並且無不任持和負載。在人則為臣民,為妻子。臣民事奉君王,母親養育兒子,妻子追隨丈夫,都是效法地道的至順,其道理是一致的。坤卦的卦德柔和而巽順,含蓄而廣大,篤實而厚重,即《中庸》所謂「寬裕溫柔,足以有容」的偉大德行。

坤卦六畫都是偶數爻,有順的特點;內外卦相重疊,有厚的特點;中間虛,有中的特點,又有含容的特點、通達的特點;兩兩排比,有行的意思,又有朋的意思;看去彬彬典雅,整齊均適,有文的特點,又有美的特點;六個偶數爻,象徵十二個方位,又象徵大;秩序毫不紊亂,象徵條理;左右分布,象徵形體,又象徵事業。爻辭及《文言》所述,都是依據卦象而說的。

元亨利貞的含義,見於對乾卦的解說。乾卦形而上,主天地之道;坤卦形而下,主陰陽的功用。這是乾坤的差別。坤卦的「元亨」就是乾卦的「元亨」,猶如月亮得到日光才有光明。

馬的性情柔順而服從人,牝馬的性情尤其柔順。北方的馬群,常以十匹牝馬隨一牡馬而行,牝馬不會進入其他馬群,「牝馬之貞」就取象於此。乾卦說龍,坤卦說馬,因為龍飛行在天上,變化自在,馬行走在地上,馴服於人。牝對牡,屬陰柔,所以說「利牝馬之貞」。

乾天在上,坤地在下,也就是乾在先,坤在後。如果坤先於乾,就違反了天地之道,前往必定迷失方向;坤地跟在乾天的後面,才能「以順承天」,得到宗主,體現它的常道而無往不利。這就是陽倡陰和、陽施陰受之道。「攸往」,指有所行動。坤以乾為主,君子以君王為主。君在先,臣在後,順從命令而行,所以凡有所前往,沒有不相宜的。

西南是陰的方位,屬於巽、離、兌卦,又是坤的本位;東北是陽的方位,屬坎、艮、震,又是乾的本位。「西南得朋」,是以陰卦坤前往陰卦的方位;「東北喪朋」,是以陰卦坤前往東北陽卦的方位。以陰卦前往陰方,則與陰為同類;以陰卦前往陽方,則從陽而有吉慶,所以《彖傳》說:「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指安於坤順,以配合乾健。所以「君子有攸往」,只是效法坤順罷了。

一說:讀「主利」為一句,指在家則生產養殖,勤勞節儉,使家庭富有,在國家則利用萬物,善待百姓,使國家富強。實際上應當以孔子的《文言》為根據,「利」字歸屬下二句來讀。「得朋」與「喪朋」,正與上文的「得主」二字相對。

《彖傳》曰: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馬地類,行地無疆。柔順利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後順得常。「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之吉,應地無疆。

乾元和坤元都植根於太極一元,沒有第二元。坤元以順承乾元為職能,所以坤也稱元。乾元屬陽,故說大;坤元屬陰,故不說大而說至。至,是說已經到了極處。陽的極處為陰,陰即坤,故說「至哉」。

坤地隨太陽而進行圓周性運動,外面有水包裹,受到太陽的光和熱就會蒸發水氣,使雨露下降,造成資生的功能,稱為陰陽的作用。陰陽是天地間的大氣,萬物都是乘這兩種氣而產生的。《繫辭傳》所謂「天地氤氳,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乾元的大氣與坤元的精氣相交合,使萬物無不生髮,其作用無所不至,叫做「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作為天的積氣,乾元的作用在於肇始時的施予;坤元承天的積氣而為體,作用在於承載和化育。「資生」的「生」字與乾卦《象傳》的「始」字相對應,不可輕看。卦中上下卦都是坤,有厚重的特點,所以負載山嶽而不顯得沉重,振奮河海而不至於泄漏,順應乾天的施予而無窮,生成萬物而無不包容和化育,叫做「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

按:地精為馬,馬也屬於陰類,牝馬更是陰而又陰。因為馬性柔順而又能遠行,故說「行地無疆」。效法坤德的君子,行為正應該這樣。「牝馬」一辭,聖人懷有深意,這是讀《周易》的人所應該留心玩索的。

因為卦象純陰,而陰主成,以得乾為主,宜於隨乾而動,所以為人臣、為人妻者,一定不能爭先成事。君子筮得坤卦,行事時應該安靜而不應該躁進,假如先於事機而行動,就是自取失敗。

陰就是昏暗,就是蒙昧,所以不宜主事,必須以陽為主。坤的卦爻都屬陰,所以率先做事,必定迷惑而多失誤,這是可以預知的;承陽而後動,則順理而體現了常道,所以說「先迷失道,後順得常」。

西南主後退,東北主前進。西南是陰位,東北是陽位,在坤卦的時運,後退到西南就能「得朋」,前進到東北就會「喪朋」。但是人們多半喜歡「得朋」而往西南,卻不知道以陰柔去陰位,不但沒有絲毫益處,而且柔的更柔,暗的更暗了。雖然去東北會「喪朋」,但是因我的柔暗而去高明處作補救,就是棄暗投明,理路上順,得益也多,所以說「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這樣安於自己的本分,持守常道,稱為「安貞之吉」。因為貞德有所持守而不改變,以保全萬物的終結,所以說「安貞之吉,應地無疆」。

按:《周易》根據三天兩地的數理,確定天地和剛柔的位置,即天數一,地數二,天數三,地數四,天數五,地數六,並且陰陽都相交。六十四卦中,爻位全部得正的只有水火既濟一卦。凡《周易》中說當位不當位,都是根據這個道理;天下的大事小事合理或不合理,也都出自這個道理。

另外,地中也有天,因為二與四叫做兩地,一與五叫做兩天;三為地中的天,加在兩天中叫做三天。上爻作為陰位,表示地球之外還有世界。這「三天兩地」的爻位,對《周易》最重要,所以天位有地,地位有天,都叫做不當位。《周易》對於時勢和處位之道,精密到了這個程度。

通觀全卦,初爻陰氣還微弱,象徵小人汲汲於經營謀利,不顧災害,有陷於姦邪偏僻之象,爻辭說「履霜」、「堅冰」,禁戒的意思很深。二爻得到純正的坤體,六爻只有它最純粹,但是只說「無不利」,與乾卦的九五得天位、行天道而導致太平的占斷迥然有別。三爻則既不得中又不得正,是賞罰不明的時期。四爻不得中,以致君子緘口沉默,躲避災禍。五爻不得正,以致尊貴與卑賤失去秩序。上六則成群的陰爻相交戰,有以血洗血之象,這是陰氣達到了極盛的緣故。

總結全卦的要點,坤是純陰的卦,所以六爻都就小人立言,與乾卦的言君子相對。因為是小人,彖辭說利,上爻說戰,以「履霜」禁戒於開始,以「永貞」審慎於終結。雖然坤卦也有取象於君子的時候,但是與乾卦所說的君子有區別。乾卦所謂君子是賢人,坤卦所謂君子是能人。賢人用人,能人被人用;賢人要在位,能人只要在崗。乾卦所象徵的時期,賢人在位,廣泛地施行道德教化;坤卦所象徵的時期,能人在崗,而計較利益。

《象傳》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坤卦由兩個三爻的坤卦上下重疊而成,如同地形的高低相因。天以氣來運行,所以乾卦說「天行」;地以形來負載,所以坤卦說「地勢」。地勢有高低,而丘陵和山嶽的起伏,是由於地中火氣的作用。地球本是以水為衣的,所以它的低處是海,《周易》稱為澤。它外面所包裹的水為太陽所吸引,至於地形露在水的外面,只是由於地的形勢有高低,各隨其形勢而延伸罷了。延是伸的意思,所以說「地勢坤」。

人有智慧的也有愚昧的,有賢良的也有不肖的,猶如地形有高低,土質有肥沃與貧瘠。農夫不會因為土地貧瘠而停止他們的耕作,君子也不會因為別人的愚昧不正而停止教導。教給他們事物為什麼是這樣,誘導他們了解道義為什麼這樣可貴,以體現社會的標準。但人有上等智慧的,有中等資質的,有下等愚昧的。上等智慧的人修養自己而及於他人,中等資質的人只能修養自己,下等愚昧的人不能自我修養,而有待於別人的治理。天地間有形的東西,沒有比地厚的,並且無不由大地來負載,所以君子效法坤象,以深厚的德行待人,無論智慧還是愚昧、賢良還是不肖都加以包容,正如坤地的無不持載,所以說「厚德載物」。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坤為地,為眾。勢是有力量的意思。就行軍打仗來說,既得地利又得勢力,還得到了兵眾,理應攻無不克。

〇問功名:有上等智慧的人能效法坤卦的深厚德行,積功累德,以至流光溢彩,聲名自然顯達。

〇問經商:坤為富,為財,為積,為聚,都是經商的吉兆。說「厚德載物」,德是得的意思,可以有求必得,滿載而歸。

〇問家宅:可知住宅在地勢上佔有優勢,大吉。〇問婚嫁:坤是順的意思,柔順就是了,這是地道,也是婦道。大吉。

〇問胎孕:生女孩。

初六:履霜,堅冰至。

《象傳》曰: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經傳釋義]

初爻居純陰卦的初位,象徵陰氣開始凝結。雖然其發端很微弱,卻必然盛大起來,所以取義於「履霜」,說明在踩到霜的時候,應該觀察陰氣的逐漸增長,預知它的結果,從而加以預防。在人則表現為陰暗邪惡的萌動還很微弱,像霜那樣容易消除,但是積累的趨勢終將導致堅冰,以至於惡德和逆行無法改正。所以大的方面如治理國家,小的方面如修養自身,都應該審慎於微細之處。《文言》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這是善於解釋這個道理的話。

坤卦全是陰爻,象徵小人只知利益和慾望而不懂得道義。當初是由於父親的教導不嚴,而隨著年深月久,品格就越來愈越卑下,於是到了利欲熏心,不孝不悌,乃至犯上作亂,無所忌憚的地步,其禍患實在是教導不嚴所致。抑制陰卦陰爻,扶持陽卦陽爻,以防微杜漸,這就是聖人為什麼諄諄訓誡。坤道雖然至順,但是至順的變化發展到極致,也會達到大逆不道。聖人因為坤順的流於禍害而有「馴致」堅冰的告誡,「履霜」而防堅冰與「履虎尾」而防老虎,其訓誡是同樣深切的。

《文言》說:「其所由來者漸矣。」所謂來,在過去、未來、現在三者當中。《彖傳》於訟卦說「剛來而得中」,於賁卦說「柔來而文剛」,都是來的道理。固執的人往往認為,因果報應是佛教的說法,是聖人所不談的,這想法是錯誤的。《象傳》說「陰始凝」,指小人的慾念開始萌發,而馴是順的意思,指隨著自然的趨勢而不留意,因為習慣而發展到嚴重的程度。陰暗邪惡的萌發,開始雖然微弱,但是從「履霜」而「至堅冰」,漸漸而來,不可遏制,以至毀滅自身,喪失家庭,不可救藥。諺語說「竊針者竊鍾」,就是這個意思。所以聖人在人過錯還很輕微的時候,大力戒止他們後來的發展,希望他們迅速改正。初爻變陽則全卦為復,復卦的初九說:「不遠復,無祇悔,元吉。」即所謂「速改其過,不貽其悔」。

[一辭多斷]

〇問經商:初六陰氣還很微弱,說「履霜,堅冰至」,是從微弱推論到盛大,猶如商業從小到大,通過逐漸積累而致富。

〇問功名:初爻象徵年輕人剛剛上進的時候,地位由卑微到尊貴,猶如「履霜」而「至堅冰」,隨著時間而來,不可躁進。

〇問征戰:初爻是陰氣的開始,有「履霜」之象;到上爻「龍戰」,則是陰氣的極致,有「堅冰」之象。上爻說「其血玄黃」,指兩敗俱傷。所以應當先審慎於事情的開始。

〇問家宅:坤是純陰的卦,而初爻陰氣還微弱,所以說「履霜」;「堅冰至」,則陰氣已經旺盛了。陰氣旺盛了就會衰弱,是不吉的徵兆。

〇問婚嫁:坤卦純陰,說霜說冰都是陰象。純陰而無陽,不利。

〇問胎孕:生女孩。〇問疾病:恐怕是陰邪的病症。初起的時候可以治療,日子一久就難治了。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一年冬季,某男爵來告訴我說:「我最近要從事採礦的事業,那礦山是某礦學學士所保證的,贏利沒有疑問。儘管這樣,還是要請先生垂幸,占問這件事的得失。」筮得坤卦,變為復卦。

斷卦說:卦中純陰而沒有一個陽爻,象徵沒有統一的事業,眾人各謀取私利的時運。況且初爻為陰氣剛剛凝結,有小人貪鄙而不知饜足之象。乾陽為金,卦中沒有一個陽爻,象徵得不到金,雖然有礦學學士的保證,但不可輕信。陰卦屬於小人,小人為了趨利,連君王和父親都不會顧及,何況朋友呢?您應當謝絕他的謀劃。

某男爵聽從了。後來得到消息,說某礦學學士與外國人相勾結,謊稱這礦山金產量有多麼大,製造騙局,誘來了許多金錢,凡落入騙局的都受到了很大損失。因為這件事,談起礦業來,即使確實有利益人們也往往不信。這種阻礙人們創業的志願,斷絕人們進取的勇氣的做法,都是這類小人危害的結果。某男爵因這一占斷而沒陷入騙局,沒有失去利益,可以說太幸運了。

◎明治三十一年冬至,占我國明年的氣運,筮得坤卦,變為復卦。

斷卦說:按照易例,陽爻為君子,陰爻為小人。所謂君子,即那些忠心謀劃國事,而不挾私意和邪曲的人。天皇聰明睿智,統御天下,也應當以君子為樣板,以小人為戒鑒。如果是小人,就會唯利是圖,不顧國家的興衰,即孟子所說的「上下交相利」,這樣,出現不奪不饜,優勝劣敗,弱肉強食的現象,也就勢所必然了。幸而是在聖明的世道,文化日益發達,即使和歐美各國相比也差不了太多;無奈世道人心日益頹敗,只重利益,要求人們崇尚古風,講求道德,「喻於義」而不「喻於利」,一百個人中連一個人也沒有,豈不值得慨嘆嗎?

坤卦純陰無陽,象徵小人橫行在世上,君子退藏於隱密處的時期。現在得到初爻,下卦坤地變為震雷,是小人擅權越位,專門博取私利的徵兆。爻辭說「履霜,堅冰至」,指在「履霜」的時候,小人的機心剛剛萌動,像霜一樣容易消除,而到堅冰固結的時候,就沒有辦法了。孔子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辨之不早辨也。《易》曰:『履霜,堅冰至』,蓋言順也。」如此不祥的爻辭,其他國家互相征誅的朝廷或許會有,至於我們帝國,上有萬世一系的天子,下面也不乏忠君愛國的良臣,所以不必憂慮這一點。但是現在占國家氣運而得這個爻象,難道可以不警惕和慎重嗎?

二爻變陽則全卦為師,有以自身為儀範來教導百姓之象。這是明年及明後年的氣運。爻辭說:「直方大,不習無不利。」六二以陰爻居陰位,具備坤卦的「厚德」,居於大臣的位置。直是廉直而溫和,方是剛方而嚴正,大是光大的功用。君子秉持直方大的品德,即使不在高位也已經得到了天爵,因而是尊貴的;小人不具備直方大的品德,一味徇私,即使貴為公卿也只屬於人爵,因而仍是卑賤的。君子小人的分判就是這樣,所以小人在高位,往往假公濟私,不顧國家的安危,只為子孫打算,並自以為得計。這也是嚴重缺乏思考的結果。身為大臣而徇私利,必然導致賄賂公行,是非顛倒,禍患和動亂就是從這裡引發的。哪知道禍患和動亂到來的時候,富人首先遭受荼毒。就是說,小人為的是肥家,而事實上釀成的卻是敗家的禍患。「履霜」「堅冰」而不知戒慎恐懼,小人的打算不也很愚蠢嗎?

現在,幸而賢明的君子在上位,秉持正直剛方的品德,施行公明博大的政治,端正自身,為人師表,率領眾人,可以導致陽剛君子的復來,陰邪小人的退避,從而轉移世風,變易民俗,所說的「太平郅治」,大概就在這時吧?

坤卦以十年為定數。卦中純陰而沒有一個陽爻,是統御不周之象。如果今天不知戒懼,恐怕因循到十年後,或許有上六「龍戰」的禍患,這一點不可不防。「龍戰於野」,龍指上爻,野指野心之徒,即野心之徒的反擊將導致流血。從「履霜」到「龍戰」,國家的不祥沒有比這個更大的。現在的大臣及各黨首領都廉直而公正,固然不必憂慮這一點,但卦是這個樣子,思考它的終局,很切合我的杞人之憂。爻辭所謂「龍戰」究竟指什麼,有識者自然能夠辨別。

六二:直方大,不習無不利。

《象傳》曰: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無不利」,地道光也。

[經傳釋義]

六二以陰爻居陰位,是坤卦的主爻,所以有優於其他爻的特點。乾卦的九五和坤卦的六二各居陰陽的本位,象徵具有中正的品德。乾主君王之道,故以九五為主;坤主人臣之道,故以六二為主。六二具有地道的全部美德,在朝中則沒有私慾和邪曲,在朝外則做事都合乎道理,稱為「直方大」。直即無邪曲,方與圓相對,是純陰之象。圓,動作而不靜,是陽道;方,靜止而守常,是陰道,所以說「天圓地方」。大是廣大,指坤地生物的功能而言。直則心裡無私,方則做事合理,大則作用無邊。「直方大」可以配乾天的剛健,而合於自然的美德。

天理雖然最直最方,人慾卻往往是邪惡的;人性雖然善,但只要被慾望所蒙蔽,就會眾多的歧路一齊出現,反而有害於天理的直和人性的善。坤卦本來不凶,為私慾所蒙蔽才陷於兇險。但二爻是純粹的坤道,具有全部中直、方正、廣大的品德。凡是學習的人,都是由於不明白有關的道理,不熟悉相關的事物,而具有直方大的品德,又何必練習呢?所以說「不習無不利」。「不習」指自然而能,即《大學》所謂「未有先學養而後嫁者」。

乾卦六爻沒有盛於九五的,坤卦六爻沒有盛於六二的。《象傳》的意思是說六二柔順中正,是本卦的主爻,動作周旋都合乎規矩,又有「不習無不利」的特點,陰道、地道、臣道、妻道都得當,這是德行光大的緣故。卦象純陰,初、三、五三爻柔順而不得正,四、上兩爻柔順而不得中,只有這一爻既柔順又中正,體現了純粹的坤道。

[一辭多斷]

〇問經商:六二是坤卦的本位,「直方」是地的性質,大是地的作用。由此可知,所經營的商業必定是土地所產,如穀米、木材、絲棉之類。「不習無不利」,「習」與「襲」相通,指不必重新占筮,就知道能夠獲利。

〇問功名:二爻居中正的爻位,行動就會獲利,指不需要修養,功名就會自然成就,其成名是必然的。

〇問征戰:征戰的事以得到有利的地勢為要點。依法行動,氣勢大,力量強,可以通過一次作戰而平定地方。

〇問家宅:六二居中得正,主家宅適宜,所以說「地道光」。

〇問嫁娶:「直方大」是地道,而妻道通於地道,所以婚娶也有利。

〇問疾病:爻辭說「直方大」,可知這人平素身體強壯,不必用藥就有喜慶。

〇問胎孕:生女孩。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三年一月,占伊藤伯氣運,筮得坤卦,變為師卦。

斷卦說:坤為地,地道順,而順又是臣道。二爻得中得正,又是全卦的主爻。大地負載山嶽也不覺得沉重,振奮河海也不會泄漏,是稟承天氣而資生萬物的東西。現在佔大臣而得到這個爻象,說明他負有社會的重任,而才能也勝任他的職位,能夠恭謹地遵奉君王的命令,盡到自己的職責。並且爻象柔順而中正,具備臣道的全部美德,所以稱讚它說「直方大」。「直方」就是所謂「敬以直內,義以方外」,它歸結於公明正大,是功德的全部。伊藤伯既有這樣的材器和見識,又有這樣的品德,能夠順其自然,所以「不習無不利」。二爻變陽則全卦為師。師卦以九二一個陽爻為主爻,有統御眾陰爻之象。今年兩個議院開設時,一定會被推選為議長,以統領和監督眾議員,起到統率作用,所以說「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用學習卻無所不利。

後來果然應驗了這一占斷。

◎明治三十年六月,我去愛知水泥廠。這個廠由小兒嘉兵衛管理,所以去愛知縣廳,會晤江木縣長及吉田書記官 [10] 。書記官說:「現在即將在轄區內的熱田興築埠頭,以求名古屋市的便利,費用共計二百四十萬元。想提出這個議案交給縣議會討論,以成就大業,但縣長及我很擔心縣議會是否贊成,躊躇已經很久了,請先生垂幸,占這件事能成功否。」筮得坤卦,變為師卦。

斷卦說:坤卦上下都柔順,而沒有絲毫的不柔順。況且坤卦主利,而這件事尤其平直方正,非常有利,事成之後不僅本縣有利,其他縣也會得到便利。這件事必定得到縣議會眾議員的贊成,不容置疑。

縣長及書記官聽了大喜,很快將這件事提交給縣議會討論,結果四十四位議員中,不同意的只有三人,馬上就作出了決議。

六三: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

《象傳》曰:「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經傳釋義]

三爻不得中也不得正,而居內卦的極位,處於改革的階段,其心理和行為不能沒有不中不正的過失;況且與六五都陰柔而不相應,象徵人臣中不得君王賞識的人。大概說來,六三爻多數不得時位,即使是有才有識的士人,也只好韜光匿彩,以等待時機的到來,如果胡亂顯露才能,一定會招致疑忌,所以告誡他們「含章」。剛柔相雜叫做文,文采成了叫做章。含就是含而不露。因為它安靜而能守常道,所以說「可貞」。

大凡做人臣的,不論他有沒有際遇,都應當有守常不變的志願和節操。即使沒有通過不正當手段進身的念頭,也未必得不到提拔和任用;即使出來做事,也還是蓄含其章美,而不以功勞自居。只是聽從君王的命令,完成君王的事情,即使自己無法完成,也要使後人能夠繼續完成,這叫做「無成有終」。

六三居下卦的上位,有「從王事」之象。乾卦的九四和坤卦的六三都在進退未定的爻位,所以說「在淵」、說「含章」,都加一個「或」字,以表示將進未進的意思。在這進退之際,應當不失時宜地「從王事」。

《象傳》的「知」字與「時」字相對。含蓄自己的才能而不敢顯露,是說能審察時機而顯發章彩。後退而能含蓄,進取而能顯發,是「知光大」的表現。

三爻變陽則全卦為謙,謙卦的九三說:「勞謙,君子有終,吉。」《繫辭傳》說:「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下卦為艮,艮是止的意思,有含之象,也是「含章」的意思。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爻辭說「含章可貞」,是說平時含蓄才智而不顯露,一旦做事,自然能夠制勝,即使不成功也不會有大的失敗,所以說「無成有終」。

〇問經商:坤為地,各種貨物都產生於地,而商人能蓄積各種貨物,故說「含章」。凡從事商業的人,因時宜而販運各種貨物出售,故說「以時發」。內卦到第三爻就到了極處,正是盛滿的位置,故說「光大」。所以一時雖然或許沒有取得成功,但是一定會有結果,吉。

〇問功名:求功名的人最應該等待時機。時運不宜行動,就「含章可貞」;時運應當行動,就出來「從王事」。懂得這個道理的人,一定能始終保持功名。吉。

〇問疾病:玩味「無成有終」一語的含義,可知已經不可救藥了。凶。

〇問胎孕:生女孩。

[活斷實例]

◎明治十九年,占知心朋友柳田 [11] 的氣運,筮得坤卦,變為謙卦。

斷卦說:坤卦所主的時運柔順而亨通。彖辭說「利牝馬之貞」,牝馬善於負重而為人所用,就是勞碌而不居的意思;又說「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指得不到名譽,只能得到薪俸。

三爻值有為的位置,爻辭說: 「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含章可貞」指您富於文才,如同身藏利器而等待時機。現在時機已到,應當從事文化事業。雖然主管者知道您的文才,想委任事務給您並授予官職,使其餘的屬官不得居您以下的位置,但因為形勢有所不便,只能給您報酬罷了。

卦中全是陰爻,象徵您沒有自主的權力。即使用盡心力,仍然苦於無人知道,事成之後,功勞也勢必被別人奪去,得不到分毫名譽,而不做事的人卻能得到褒獎和賞賜,或者職位得到提升。因為坤卦純陰,小人得勢,只主於利,所以篤實的人反而被他們所羈絆,而不能亨通於世。您的時運是這樣,只適宜修養道德,等待時機。「或從王事,無成有終」,「或」的意思,是今天雖然無所作為,以後卻必將有所作為。

此後柳田果然受某局的囑託,從事編輯工作五年之久,而且早出晚歸,事務極其繁劇。但結束編輯工作後,有關屬官的級別都有所提升,或者受到褒獎和賞賜,而柳田因為不在官籍,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就被解除了聘用。

六四:括囊,無咎無譽。

《象傳》曰:「括囊無咎」,慎不害也。

[經傳釋義]

四爻雖然柔順而得正,但是所居的爻位不得中,所以不能有所作為。四爻接近五爻,而這兩個柔爻互不相得,上下閉隔,是大臣不為君王所信任之象。在這樣的時候,應當慎重而緘默,晦藏自己的智慧,像括結囊口那樣默然隱忍,以愚自守,以遠離災禍。「無咎」是說躲避災禍,「無譽」是說逃避名譽,如果因為「括囊」而得到了名譽,那麼有榮譽就有禍咎。必須在深藏不露的同時,泯除其「括囊」的痕迹,所以爻辭說「括囊,無咎無譽」,《象傳》說「『括囊無咎』,慎不害也」。四爻變陽則全卦為豫,卦形有「括囊」之象。

[一辭多斷]

〇問經商:六四是巽爻,巽為商,為利,即《說卦傳》所謂巽近利市三倍。爻辭說「括囊」,可知過去一定曾經得到利益,錢財已收入囊中,不再拿出來了,所以說「括囊,無咎無譽」。

〇問征戰:六四是重陰的一爻,正值閉塞的時候,即使有智囊的才能也無處運用。這表示宜於閉關不戰,像括結囊口一樣,這樣就沒有禍咎了。

〇問功名:六四是上卦的初爻,變陽則為否卦的九四,所以《文言》說「天地閉」。「括囊」就是閉結囊口。天地尚且閉塞,還有什麼功名可求?如果虛妄地追求功名,只足以導致禍患。有名譽反而就有禍害了,應當審慎。

〇問家宅:六四以陰爻居陰位,所居不是中位,住宅一定在山谷幽僻處,適宜隱遁的人居住。

〇問胎孕:生女孩,或許會得到兩個孿生女兒。

[活斷實例]

◎明治十二年一月,偶然遇到大阪的五代友厚 [12] 。他請我占本年商務,筮得坤卦,變為豫卦。

斷卦說:坤是主利的卦,有眾人聚作一群而互相爭利之象。六四以陰爻居陰位,不可進取做事,所以今年應當退守,不宜擴大商業。爻辭說「括囊」,是括結財囊的口,不可出錢出貨。「括囊」後既沒有減損也沒有增益,開囊則多有損失。囑咐他小心,不要著手商業事務。

五代有感於這一占斷。但是出於商業形勢,即使知道不利,也只可小做而不能不做,偶然的營業果然導致了虧損。

2f970b1ea6e9e89188a6597fc088e7e5伍代友厚像

六五:黃裳,元吉。

《象傳》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經傳釋義]

黃是中央土的顏色,裳是下體的服飾,象徵持守中道而居下位的人臣。五爻以陰柔的品德而居五爻這個尊貴的位置,或者像皇后那樣面南聽政,或者像伊尹、周公那樣輔佐年幼的君王而攝政。坤卦純陰,六爻都講人臣的事,不可直接以六五為君王。佔得五爻的人,應當以中和的盛德而主持朝政,輔佐國君,最後退守人臣的職位。五爻為尊貴的位置,而陰爻不失去自己的常道,所以說「黃裳,元吉」;否則,居尊位而擁有天下,必定導致大凶的結果。《左傳》昭公十二年,南蒯筮得這一爻,因為不守「黃裳」的義理,結果自己死了,家也敗了,可以作為這一點的證明。聖人把「裳」字系在這一爻下,是恐怕權臣乘勢竊取權位,作威作福,失去為臣之道而蔑視君王,所垂示的教誡是很深的。

《象傳》說「文在中也」,坤為文,五爻居中,說明美德積在胸中而體現於外表,能柔中而恪守臣節,所以「元吉」。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坤為臣道,五爻居君位,是人臣中極尊貴的人,就像舜攝政時懲罰共工、歡兜、三苗和鯀四凶,周公攝政時誅殺管叔和蔡叔一樣。爻辭說「黃裳,元吉」,說明是由文德發越而成就武功的人,所以《文言》說「文在中」。

〇問功名:六五爻辰在卯,得到了震卦之氣,而震卦有功名振興之象。五爻又是離卦的主爻,離為黃色,卦位接近午,在天上值七星,而七星主衣裳文綉,所以說「黃裳」。離又為明,有文明發達之象,所以說「文在中」。

〇問經商:坤卦的五爻變陽則全卦為比,比卦吉祥,是輔助的意思。商業一定要得到親比和輔助才能成功。比卦的下卦為坤,上卦為坎,而坤為裳,所以說「黃裳」;比為美,所以說「文在中」。由此可知,所經營的商業必定是錦繡的服飾之類。說「元吉」,一定會獲得利潤。

〇問疾病:坤為大腹,黃為中色,裳為下體的服飾,可見病在中下兩焦。

〇問胎孕:生女孩。

[活斷實例]

◎明治二十二年,占某貴顯的氣運,筮得坤卦,變為比卦,於是呈給三條公 [13] 及伊藤伯。

斷卦說:坤卦純陰,沒有一個陽爻。五爻雖然是君王的位置,但坤卦都主臣下的事情。「黃裳,元吉」,如周公身為冢宰 [14] ,輔佐成王而攝政,因為敬畏天命而不敢穿黃色的上衣,只著一件黃裳,以嚴明君臣身份的區別。因為這樣忠信篤敬,主持朝政而仍然輔佐國君,所以說「黃裳,元吉」,否則,其兇險就可以知道了。

某貴顯自幼有神童的稱譽,長大後選拔到藩署,又長久留學於歐洲,不但博學,還通曉海外各國的政體和風俗。他回到朝廷,在重要的部門掌管重要的事務,深孚眾望。但現在卻筮得五爻,使我不勝驚異。某貴顯長久居住在歐洲,雖然通曉君民同治的政體,或許不明了本國的治理之道。難道是國家的安危體現在這一卦中了嗎?實在難以剖判。

後來在憲法發布的日子,某貴顯被暴徒所殺害,我這時才慨嘆占斷的靈驗。

7f986a9bbacec9532be5e4ff422d61e9三條實美像

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象傳》曰:「龍戰於野」,其道窮也。

[經傳釋義]

上爻居全卦的終結,是陰邪極盛的時候。這一爻變陽則全卦為剝,有一個陽爻與五個陰爻相戰之象,所以聖人在初六「履霜」的開始,諄諄提醒人們「堅冰」的到來。

陰邪的勢力過盛,必定剝蝕陽剛,以致陰陽相戰。到了陰陽相戰的時候,雖然陰盛大而陽衰退,結果卻必然兩敗俱傷。「血」字表示傷害的嚴重性。玄是天色,黃是地色,天地就是陰陽,血色玄黃指陰陽都受到傷害,所以說「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就近推論到一家的事,身為父親或兄長的,最初耽誤了對子弟的教育,使他們成了不正派的人,結果至於骨肉相殘,同類相害,互相爭鬥殺傷,直到勢力窮盡才止息。

《象傳》說「其道窮」,「其」字是就陰陽君臣而言;「道」字指君臣之道;「窮」字指窮困窘迫。到了君臣相戰的程度,人臣的橫逆無道不用說,君王也不能沒有過錯。《繫辭上》說:「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使自己的臣下到了這個地步,是為君之道的窮盡,也是為臣之道的窮盡,所以說「其道窮」。

龍本來是乾象,現在這一爻也說到龍,說明陰因為盛極而對抗陽。又說到野,這是因為本爻在卦外。另外,爻辭不說凶,是兇險不言自明的緣故。

[一辭多斷]

〇問征戰:卦象已經明白表示,結果是兩敗俱傷。

〇問功名:上爻處在外卦的極位,是老年參加科舉考試。抑塞已經很久,這次又將失敗,值得悲哀。

〇問經商:上六居坤卦的終爻,前面的道路已經窮盡,象徵錢財用盡後,血本又遭到虧損,商業沒辦法經營下去了。

〇問疾病:一定是陰虧的病症。陰極盛而對抗陽,肝血暴烈流動,已經到了命終的時候。

〇問胎孕:陰爻因為窮盡而變陽,有生男孩的希望。

[活斷實例]

◎明治六年,占政府氣運,筮得坤卦,變為剝卦。

斷卦說:坤卦純陰而沒有一個陽爻,象徵君王的德行不顯著的時期,而現在明君在上,眾多俊傑在高位,卻佔得這樣一卦,我私下裡奇怪它為什麼與時事不符。在朝的大臣深謀遠慮,襄理國政,同心同德,鞠躬盡瘁,何至於有龍戰之象?既而又想,龍這種動物神化不測,古時候對才能卓絕的豪傑之士,往往用龍來比喻。或許大臣們都懷有忠誠和義憤,因為意見不同而議論過激,開始只是相忌憚,接著相仇視,最後相爭鬥,分成黨派,互相攻擊,不遵奉朝廷的旨意。這叫做「野斗」,所以說「龍戰於野」,比如過去的源平爭權 [15] 。

爻象雖然是這樣,但思量現在在朝的大臣,一定不會這樣。猶疑而無法決斷,於是呈給三條相公。

b36221e79c7e7874ca987d5a3b0987e0朝廷發生征韓論與反征韓論爭議時的激烈場面

在這以前,維新的大業略微得到整頓,大臣在參與議政的時候,多半經過對歐美各國的實地考察,根據取歐美之長的原則來決定國家政策。以岩倉右大臣 [16] 為首,由木戶孝允 [17] 、大久保利通 [18] 、伊藤博文、山縣有朋 [19] 等人參加的考察團在遠赴歐美之前,與在朝大臣約好,他們歸國以前,國內不討論別的議案。沒想到我國雲揚艦在測量朝鮮仁川港時,遭到了朝鮮的炮擊 [20] ,導致朝廷議論紛紛,說是應當興師問罪,以雪國恥。有關電信到達歐洲後,大久保公首先回國,要求停止對這個議題的討論,而以西鄉隆盛 [21] 為首的大臣不從,爭論越發激烈了。不久,岩倉右大臣等都回來了,征伐韓國的議論成為全國的一個大問題。物議囂囂,人心悻悻不平,而終於歸結為議和,但主張征韓的人各自懷有不平,紛紛辭去官職,於是明治七年有佐賀的變故 [22] ,九年有長州的動亂 [23] ,十年有鹿兒島戰爭 [24] ,國家的不祥一個連著一個。「龍戰於野」的爻辭,實在不是虛言。

《周易》的預知事變,大致與此類似。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占明年的豐歉,筮得坤卦,變為剝卦。

斷卦說:坤地有資生萬物的功用,這是受到太陽的光和熱才實現的。但卦象純陰,沒有一個陽爻,是多雨少晴之象。爻辭所謂「龍戰於野」,指陰陽不和,氣候不順,恐怕難以指望豐熟,所以《象傳》說「其道窮」。希望當政的人預知今年五穀的不豐熟,尋求救荒的策略,作為預先的準備。

果然,這年各地有洪水的災害,暑氣也比其他年略薄,秋收只達到正常年景的七成。

用六:利永貞。

《象傳》曰: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經傳釋義]

「用六」的意思,已經在卷首說過。永是長遠的意思。坤卦純陰,象徵臣道和妻道,在人事則要柔順而貞正,長久不改變意志,這樣才可以從君或從夫。忠臣不事奉兩位君王,貞女不嫁給兩位丈夫,這就是「永貞」。為人臣或為人妻的,順從「永貞」的意思就大吉而有好的結局,只要稍加改變就是大凶大惡之道,所以深深地告誡說:「利永貞」。

陰的性情柔弱、浮躁而難以持守常道,有易進易退的毛病。《象傳》說「以大終」,指不改變坤道的柔順而保全它的終結。如果改變其柔順,陰就會侵犯陽,臣下就會侵犯君王,妻子就會凌駕丈夫,這樣違背義理和常道,怎麼能保全它的終結呢?另外,陽為大,陰為小,陰又意味著柔靡和昏暗。話雖如此,陰只要勤懇不懈怠地學習和工作,就一定會強大和明達起來,所以說「以大終」。

乾卦的「用九」,因為過於剛強而適宜持守「無首」之道;坤卦的用六,因為是陰道、臣道、妻道,而適宜持守恆常的品德不變。這是提醒和誡止的話。

注釋

[10]書記官:長官的輔助人員,類似秘書。

[11]柳田某:指柳田幾作,本書的筆錄者。其生平不詳。

[12]五代友厚:日本商人、政治家、企業家領袖。出生於薩摩藩(今鹿兒島縣)。20歲左右時作為海軍一員參與了抵抗英國的薩英戰爭。明治維新後成為初級議員,並用他的西洋學識化解了不少武士和外國人之間的衝突。1869年退出政壇,將精力轉移到經商方面。以大阪為基地,同時建立並經營了幾個從事國際貿易、經商和航海的大型股份公司,並建立了大阪商會和大阪證券交易所。

[13]三條公:指三條實美。日本明治初期重臣。早年參加尊王攘夷運動。1867年王政復古時回京任新政府議定。1868年任副總裁、議定兼輔相、關東監察使等職,江戶開城後先任關東監察使,後為鎮將,負責治理東國。1869年起歷任右大臣、太政大臣,居於政府最高官位,並任神祇伯、宣教長官、賞勛局總裁、修史館長官等職。1884年封公爵。1889年黑田清隆內閣倒台時,一度兼任內閣總理大臣。

[14]冢宰:冢宰又稱太宰,原為掌管王家財務及宮內事務的官。在《周禮》為天官,是六卿之首,總管全國大事。

[15]源平爭權: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現在的京都)以後,隨著地方莊園勢力的不斷增強和中央政府的內亂,武士階層逐漸上升到權力的中心。平安時代末期,出現了以東國為勢力範圍的源氏和以西國為勢力範圍的平氏兩個龐大的政治勢力。1159年,發生平治之亂,源氏實力雖遭遇很大削弱,但在東國仍擁有強大實力,國家內亂頻仍。經過長期的源平合戰,平氏被趕出京都,於1185年在壇之浦之戰中徹底覆滅。歷史上把源平兩家的長期爭奪稱為「源平爭權」。

[16]岩倉右大臣:指岩倉具視。號對岳。1854年擔任孝明天皇的宮廷大臣,是幕府末期、明治初期的著名政治家,曾對日本皇室有很大的影響力,也影響明治維新的發展。1867年,他策劃明治天皇即位,革新日本政治,把所有權力交回皇室,成為建立維新政權的中心人物,就任新政府的副總裁、議定、大納言等要職。右大臣:太政官的長官,雖然是次席,但許可權與左大臣相同,是太政官中最高官員之一,故與太政大臣及左大臣合稱為「三公」。

[17]木戶孝允:「維新三傑」之一。本名桂小五郎,長州藩出身。在尊攘、討幕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維新後參加起草《五條誓約》,是政府的核心人物,推進奉還版籍、廢藩置縣。歷任文部卿、內務卿、地方官會議議長、內閣顧問等。

[18]大久保利通:「維新三傑」之一。出生於薩摩藩(今鹿兒島)。1863年薩摩藩抗擊英國侵略軍時任薩軍總指揮官,1866年為倒幕派領導人,1868年與西鄉隆盛、木戶孝允等發動「王政復古」政變,推翻了德川幕府的統治。明治新政府成立後,歷任總裁局顧問、參議、大藏卿等職,領導了「奉還版籍」、「廢藩置縣」等資產階級改革。在1871年「征韓論」政爭中擊敗西鄉隆盛等人,從此掌握政府權力中樞,任參議兼內務卿。1877年平定西鄉隆盛為首的鹿兒島士族叛亂。1878年5月在東京被刺而死

[19]山縣有朋:號含雪,長州藩士出身。早年參加「尊王攘夷」活動。歷任陸軍卿、參軍、參謀本部長、內務大臣、農商大臣。1889年受命組閣,對內設法鞏固天皇專制制度,頒布《教育敕語》。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後任第一軍司令官,戰後授侯爵。1898年晉陸軍元帥,同年11月重任首相,並派兵加入八國聯軍,鎮壓中國義和團運動。1904年策劃和指揮了日俄戰爭,因功授公爵,任元帥議定官。伊藤博文被刺後獨攬軍政大權。

[20]我國雲揚艦測量朝鮮仁川港時,遭到朝鮮的炮擊:1875年9月20日,日本雲揚艦非法駛入朝鮮漢江口江華海峽進行測量。下午,雲揚艦上溯,擊毀永宗島上朝鮮炮台,並登岸洗劫。這就是歷史上所說的「江華島事件」,又稱「雲揚艦事」。此後的1876年1月6日,日本政府派遣黑因清隆、井上馨為遣韓使,率水兵800名,乘軍艦3艘,輪船3艘前往朝鮮。2月11日,朝日代表在江華府談判。經十餘日爭議,朝鮮屈服,雙方簽訂了《日朝修好條規》。條約規定日朝平等,否定中朝間藩屬關係,日本獲得了定元山,仁川為通商海岸,日本單方面享有駐公使等一系列特權。

[21]西鄉隆盛:日本江戶時代末期(幕末)的薩摩藩武士、軍事家、政治家,和木戶孝允(桂小五郎),大久保利通並稱「維新三傑」。前期一直從事於倒幕運動,維新成功後鼓吹並支持對外侵略擴張,因堅持征韓論遭到反對而辭職回到鹿兒島,興辦名為私學校的軍事政治學校,後來發動反政府的武裝叛亂,兵敗而死。

[22]佐賀的變故:1873、1874年之交,佐賀士族建立了「征韓黨」和「憂國黨」,兩黨分別擁戴佐賀出身的前新政府參議江藤新平和前秋田縣令島義勇為首領,糾集了3000多名士族隊伍,於1874年2月4日劫奪了小野組銀行,搶到20萬日元經費,發動武裝叛亂。2月10日,政府派大久保赴九州,18日佔領佐賀城,從22日至23日平定這次叛亂。江藤新平和島義勇逃走後,先後在鹿兒島被捕處斬。

[23]長州的動亂:日本江戶時代末期德川幕府討伐長州藩的兩次戰爭。第一次:1864年8月,「尊王攘夷」運動中心長州藩為驅逐幕府勢力,出兵入京都攻打皇宮禁門失敗,天皇在幕府策動下,以「禁門之變」為由征討長州藩,命令前尾張藩主德川慶勝任征長總督,統率本州西南四國和九州地區21個藩的藩兵出征。與此同時,英、美、法、荷四國借口長州藩炮擊通過下關海峽的外國船隻,組成聯合艦隊進攻長州藩,擊毀下關炮台,佔領海峽一帶。長州藩在內外夾擊形勢下被迫向幕府屈服,保守勢力重新上台,直到1865年1月,長州藩倒幕志士高杉晉作率「奇兵隊」起義,各地紛紛響應,再次奪取藩政權。第二次:1866年7月,幕府以長州藩犯上作亂、私自與外國交往為借口,糾集30個藩的兵力,在4艘軍艦掩護下攻佔大島郡,企圖直搗山口。高杉晉作率長州藩軍艦擊退幕府海軍,並乘勝收復大島郡;井上馨率長州藩軍擊敗幕府軍主力攻佔藝州;大村益次郎率領的長州藩軍攻下濱田城。高杉晉作、山縣有朋又率長州藩軍主力經多次激戰佔領小倉城。8月29日,幕府將軍德川家茂病死,代理將軍德川慶喜見敗局已定,遂以「將軍之喪」為名退兵,9月29日以天皇名義下令停戰。此後,倒幕運動蓬勃發展,幕府政權趨於崩潰。

[24]鹿兒島戰爭:又稱西南戰爭,是日本保守勢力因反對明治維新而發動的叛變,也是日本最後的內戰。這一戰役因薩摩士族擁護下野的西鄉隆盛而起。西鄉自1873年(明治六年)返回鹿兒島後,大興教育,廣收子弟,集結了一大批志趣相投之士,組成明治維新後反政府集團,從不服從新政府的命令。1876年熊本士族反對維新政府的武裝叛亂後,西鄉也於1877年2月以「清君側」名義起事。後來同是「維新三傑」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受命鎮壓,西鄉隆盛兵敗自殺。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坤為地卦02,白話高島易斷,坤卦「黃裳,元吉」,當事人卻被暴徒所害,原因何在?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