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山天大畜卦详解

周易集注山天大畜卦象图

大畜:乾下艮上。

大者,阳也。其卦乾下艮上,以阳畜阳,所畜之力大,非如巽以阴畜阳,所畜之力小,故曰大畜。又有蕴畜之义,又有畜止之义。序卦:“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所以次无妄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中爻兑口在外,四近于五之君,当食禄于朝,不家食之象也,何以言食?本卦大象离,故彖辞曰“辉光日新”者,因大象离也,离错坎,又象颐,有饮食自养之象。因错坎水,中爻震木,所以有涉大川之象。又本卦错萃,萃大象坎。若以卦体论,四五中空,有舟象。乾健应四五上进,有舟行而前之象。应乎天者,以卦德论其理也。彖辞爻辞皆各取义不同。贞者,正也,利于正道。如“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是也,吉者,吾道之大行也。言所蕴畜者皆正,则畜极而通,当食禄于朝,大有作为,以济天下之险也。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以卦德、卦综、卦体释卦名、卦辞。刚健者,内而存主也。笃实者,外而践履也。刚健无一毫人欲之阴私,笃实无一毫人欲之虚假,则暗然日章,光辉宣著,其德自日新又新,所以积小高大以成其畜也。名大畜者,以此。刚健,乾象;笃实,艮象;二体相合离象,故又言辉光日新。刚上者,大畜综无妄,无妄下卦之震上而为大畜之艮也。上而为艮,则阳刚之贤在上矣,是尚其贤也。止健者,止居上而健居下,禁民之强暴也。此二者皆大正之事,所以利贞。若以止健为止阳刚君子,则又非大正矣。养贤者,食禄以养贤也。应天者,下应乎乾也。天者,时而已矣。既负蕴畜之才,又有乾健之力,所以当乘时而出,以济天下之险难也。惟刚上则贤人在上,故能尚贤,故能成艮而止健,故能兑口在外卦而食禄于外,故能六五得中而应乎乾,此四者皆卦综刚上之功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天者,一气而已。气贯乎地中。天依乎地,地附乎天,云雷皆自地出,故凡地下空处深处皆是天,故曰天在山中。多识即大畜之意,乃知之功夫也。古圣贤之嘉言善行,皆理之所在,皆古人之德也。君子多识之考迹以观其用,察言以求其心,则万理会通于我,而我之德大矣,此君子体大畜之功也。中爻震足,行之象。兑口,言之象。

初九:有厉,利己。

乾三阳为艮所畜,故内外之卦各具其义。内卦受畜,以自止为义。以阴阳论,若君子之受畜于小人也。外卦能畜,以止入为义。以上下论,若在位之禁止强暴也。易主于变,易所以取义不穷。己者,止也。厉者,不相援而反相挤排,危厉之道也。

初九阳刚乾体,志于必进。然当大畜之时,为六四所畜止而不得自伸,故往则有危,惟止则不取祸矣。故教占者必利于止也。

象曰:有厉,利己,不犯灾也

灾即厉也,止而不行,则不犯灾矣。

九二:舆说輹。

说,音脱。輹,音服。

乾错坤为舆,舆之象也。中爻兑为毁折,脱輹之象也。舆赖輹以行,脱则止而不行矣。

九二亦为六五所畜,以有中德,能自止而不进,故有舆说輹之象。占者凡事不冒进,斯无尤。

象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惟有中德,故无妄进之尤。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此爻取蕴畜之义。乾为良马,良马之象也。中爻震为作足之马,乾马在后,追逐震马之象也。两马因震动而追逐,遇艮止不得驰上,利艰贞之象也。中爻兑口,乾为言,曰之象也。乾错坤,舆之象也。阴爻两列在前,卫之象也。考工记车有六等,戈也、人也、殳也、戟也、矛也、轸也,皆卫名。良马逐者,用功如良马追逐之速也,即“九三,终日乾乾,夕惕若”之意。艰者,艰难其思虑,恐其失于太易也。贞者,贞固其作为,恐其失于助长也。曰者,自叹之辞。闲者,习也,习其车舆与其防卫也,闲习有优游自得之意。曰闲舆卫者,自叹其当闲舆卫也。言当此大畜之时,为人所畜止摧抑,果何所事哉?亦惟自闲舆卫,以求往乎天衢耳。舆者,任重之物。卫者,应变之物。以人事论,君子不当家食,以一身而任天下之重者,舆也;当涉大川,以一身而应天下之变者,卫也。必以多识前言往行之理,畜其刚健笃实之德,以德为车,以乐为御,忠信以为甲胄,仁义以为干橹,涵养于未用之时,以待时而动,此闲舆卫之意也。闲舆卫又利艰贞之象也。旧注以不相畜而俱进,殊不知卦名大畜,下体非自止,则蕴畜也,无进之意。盖观童牛之牿,则知当有厉利己矣;观豮豕之牙,则知当舆说輹矣。观何天之衢,则知用功当良马逐矣。所以小象言上合志,所以当取蕴畜之义,惟蕴畜方能畜极而通何天之衢。

九三以阳居健极,当大畜之时,正多识前言往行,用功不已之时也,故有良马追逐之象。然犹恐其过刚锐进,惟当艰贞从容以待时,故又有曰闲舆卫之象。如是,自然畜极而通,利有攸往矣。故教戒占者必当如此。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上合志者,谓上九之志与之相合也。三与上九情虽不相孚,然皆居二体之上,其志皆欲畜极而通,应与之志相合,所以利有攸往

六四:童牛之梏,元吉。

童者,未角之称。梏者,施横木于牛角,以防其触,即诗所谓“楅衡”者也。此爻变离,离为牛,牛之象也。艮本少,又应初,童牛之象也。变离错坎,梏之象也。艮手,中爻震木。手持木而施之角,亦梏之象也。

六四艮体居上,当畜乾之时,与初相应,畜初者也。初以阳刚居卦之下,其势甚微,于此止之,为力甚易,故有梏童牛之象。占者如此,则止恶于未形,用力少而成功多,大善而吉之道也,故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上不劳于禁制,下不伤于刑诛,故可喜。四正当兑口之悦,喜之象也。

六五:豮豕之牙,吉。

豮音焚。本卦大象离,离错坎,豕之象也。五变,中爻又成离矣。豮者,犗也,腾也,乃走豕也。与童牛之梏一句同例。童字与豮字同,梏字与牙字同。中爻震足性动,豮之象也。牙者,埤雅云:“以杙系豕也。”乃杙牙,非齿牙也。杜诗“鳬雏入浆牙”,坡诗“置酒看君中戟牙”,荆公“槎牙死树鸣老乌”,阿房赋“檐牙高啄”,又将军之旗曰牙,立于帐前,谓之牙帐。考工记,轮人:“牙也者,所以为固抱也。所以蜀人呼棹牙、櫈牙、床牙,则牙字乃古今通用,非齿牙也。诗“之丁丁”,丁丁,杙声也。以木入土,所以有声也。今船家系缆桩谓之灿,亦曰杙。牙者,桩上杈牙也。盖以丝系矢曰弋,故从弋。所以绳系木曰杙。变巽为绳,系之象也。巽木,杙之象也。言以绳系走豕于杙牙也。旧注因宫刑,或曰犗刑,遂以为去其势。但天下无啮人之豕,所以此豮字止有腾字意,无犗字意。牛马豕皆人之所畜者,故大畜并言之。

六五以柔中居尊位,当畜乾之时,畜乎其二者也。故有豮豕之牙之象。占者如此,则强暴梗化者自屈服矣,故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庆即喜,但五君位,所畜者大,故曰庆,即一人有庆也。

上九:何天之衢,亨。

此畜极而通之义,何,音荷。儋也,负也。儋即担字,杨子儋石是也。诗“何蓑何笠”皆音荷,灵光赋“荷天衢以元亨”,庄子“背负青天”皆此意。郑康成亦言“肩荷”是也。上阳一画象担,二阴垂亸于两边,有担挑之象。言一担挑起天衢也,即陈白沙所谓“明月清风作两头,一挑挑到鲁尼丘”也。因卦体取此象,无此实事,金车、玉铉之类是也。上为天位,天之象也。四达谓之衢。艮综震为大涂,衢之象也。以人事论,天衢乃朝廷政事之大道也,观小象曰“道大行”可知矣。

畜之既久,其道大行,正不家食,担负庙廊之重任;涉大川,担当国家之险阻,此其时矣,故有何天衢之象。占者得此,亨可知矣。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道大行者,不家食,涉大川,无往而莫非亨也,道字即衢字。

固定链接: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5/11/131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山天大畜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