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地天泰详解

乾下坤上。

周易集注-地天泰卦

泰者,通也。天地阴阳相交而和,万物生成,故为泰。小人在外,君子在内,泰之象也。序卦:“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所以次履。此正月之卦。

小往大来吉亨。

小谓阴,大谓阳。往来以内外之卦言,由内而之外曰往,自外而之内曰来。否泰二卦同体,文王相综为一卦,故杂卦曰:“否泰,反其类也。”小往大来者,言否内卦之阴往而居泰卦之外,外卦之阳来而居泰卦之内也。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则是二字直管至消也。天地以气交,气交而物通者,天地之泰也。上下以心交,心交而志同者,上下之泰也。阴阳以气言,健顺以德言,此二句,造化之小往大来也。君子小人以类言,此三句,人事之小往大来也。内外释往来之义。阴阳健顺、君子小人释大小之义。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后,元后也。道,就其体之自然而言。宜,就其用之当然而言。财成者,因其全体而裁制使不过,如气化流行,圣人则为之分春夏秋冬之节;地势广邈,圣人则为之分东南西北之限;此裁成天地之道也。辅相者,随其所宜而赞助其不及,如春生秋杀,此时运之自然;高黍下稻,亦地势之所宜。圣人则使之春耕秋敛,高黍下稻,此辅相天地之宜也。左右者,扶植之意。扶植以遂其生,俾其亦如天地之通泰也。阳左阴右,有此象,故曰左右。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变巽为阴木,草茅之象也。茹者,根也。初在下,根之象也。汇者,类也。拔茅茹以其汇者,言拔一茅,则其根茹牵连同类而起也。征者,仕进之意。

当泰之时,三阳同体,有拔茅茹以其汇之象。占者同德牵连而往,则吉矣。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志在外卦之君,故征吉。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冯,音凭。包字,详见蒙卦。包荒者,包乎初也。初为草茅,荒之象也。因本卦小往大来,阳来乎下,故包初。冯河者,二变则中爻成坎水矣,河之象也。河水在前,乾健,利涉大川,冯之象也。冯河者,用冯河之勇往也。二居柔位,故教之以勇。二变与五隔河,若冯河而往,则能就乎五矣。二与初为迩,隔三四,与五为遐。不遐遗者,不遗乎五也。朋者,初也。三同阳体,牵连而进,二居其中,朋之象也。故咸卦中爻成乾,四居乾之中,亦曰朋从。朋亡者,亡乎初而事五也。尚者,尚往而事五也。中行指六五,六五小象曰“中以行愿”是也。卦以上下交为泰,故以尚中行为辞。曰得尚者,庆幸之辞也。若惟知包乎荒,则必不能冯河而就五,必遐遗乎五矣,必不能亡朋矣。用冯河以下,圣人教占者之辞。阳来居内,不向乎外,有惟知包乎内卦之初,遐遗乎外卦君上之象,故圣人于初教之以征,于二教之以尚。旧注不识象,所以失此爻之旨。

当泰之时,阳来于下,不知有上,故九二有包初之象。然二五君臣同德,天下太平,贤人君子正当观国用宾之时,故圣人教占者用冯河之勇,以奋其必为之志,不可因迩而忘远。若能忘其所迩之朋,得尚往于中行之君以共济其泰,则上下交而其志同,可以收光大之事业,而泰道成矣。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曰包荒,兼下三句而言也,孔子小象多是如此。舍相比溺爱之朋,而尚往以事中德之君,岂不能光明正大!乾阳,大之象也,变离,光之象也。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陂,音碑。陂,倾邪也。无平不陂,以上卦地形险夷之理言。无往不复,以下卦天气往来之理言。艰者,劳心焦思,不敢慢易之意。贞,者谨守法度,不敢邪僻般乐之意。恤者,忧也。孚者,信也。勿恤其孚者,不忧此理之可信也。食者,吞于口而不见也。福者,福禄也。有福者,我自有之福也。食有福者,天禄永终之意。乾之三爻,乾乾惕若厉,艰贞无咎之象也。变兑为口,食之象也。

三当泰将极而否将来之时,圣人戒占者曰:居今泰之世者,承平既久,可谓平矣,无谓平而不陂也;阴往阳来,可谓往矣,无谓往而不复也。今三阳既盛,正将陂将复之时矣,故必艰贞而守正,庶可保泰而无咎。若或不忧此理之可信,不能艰贞以保之,是自食尽其所有之福禄矣,可畏之甚也。故戒占者以此。

象曰: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际者,交际也。外卦地,内卦天,天地否泰之交会,正在九三六四之际也。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此爻正是阴阳交泰,翩翩飞貌,言三阴群飞而来也。小畜曰富者,乃阳爻也;此曰不富者,乃阴爻也。泰否相综,中爻巽,巽为利市三倍,富之象也。又为命令,戒之象也。言不待倚之以富,而其邻从之者,甚于从富;不待戒之以令而其类信之者,速于命令也。从者,从乎阳也。信者,信乎阳也,言阴交泰乎阳也。阳欲交泰乎阴,故初曰征,二曰尚;阴欲交泰乎阳,故四曰“不富以邻,不戒以孚”,言乃中心愿乎阳也。五曰“帝乙归妹”,言行愿乎阳也。此四爻正阴阳交泰,所以说两个愿字。彖辞“上下交而其志同”,正在于此。若三与上虽正应,然阴阳之极,不成交泰矣。故三阳之极,则曰“无往不复”,所以防城复于隍于其始;六阴之极,则曰“城复于隍”,所以表无往不复于其终,二复字相应。

六四柔顺得正,当泰之时,阴向乎内,已交泰乎阳矣。故有三阴翩翩,不富不戒之象。不言吉凶者,阴方向内,其势虽微,然小人已来于内矣,固不可言吉。然上有以祉元吉之君,上下交而其志同,未见世道之否,不可以言凶也。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皆失实者,阴虚阳实,阴往于外已久,三阴皆失其阳矣。今来与阳交泰,乃中心之至愿也。故不戒而孚。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中爻三五为雷,二四为泽,有归妹之象,故曰归妹。因本卦阴阳交泰,阴居尊位,而阳反在下,故象以此也。帝乙,即高宗箕子之例。祉者,福也。以祉者,以此得祉也,即泰道成也。

泰已成矣,阴阳交会,五以柔中,而下应二之刚中,上下交而其志同,故有王姬下嫁之象,盖享太平之福祉而元吉者。占者如是,亦祉而元吉矣。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中者,中德也。阴阳交泰,乃其所愿,故二曰尚,五曰归,一往一来之意也。二曰中行,五曰中行愿,上下皆中正,所谓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四与阳心相孚契,故曰中心愿。五下嫁于阳,则见诸行事矣,故曰行愿。惟得行其愿,则泰道成矣,所以元吉。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坤为土,变艮亦土,俱有离象,中虚外围。城之象也。既变为艮,则为径路,为门阙,为果蓏,城上有径路,如门阙,又生草木,则城倾圯不成其城矣,复于隍之象也。程子言:“掘隍土积累以成城,如治道积累以成泰;及泰之终,将反于否,如城土倾圯复于隍”是也。此复字,正应无往不复之复字。师者,兴兵动众,以平服之也。坤为众,中爻为震,变爻象离,为戈兵,众动戈兵,师之象也,与复上六同。中爻兑口,告之象也。兑综巽,命之象也。自者,自近以及远也。邑字,详见谦卦。

上六当泰之终,承平既久,泰极而否,故有城复于隍之象。然当人心离散之时,若复用师以平服之,则劳民伤财,民益散乱,故戒占者不可用师远讨,惟可自一邑亲近之民播告之,渐及于远,以谕其利害可也。此收拾人心之举,虽亦正固,然不能保邦于未危之先,而罪己下诏于既危之后,亦可羞矣。故其占者如此。

象曰: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命,即可以寄百里之命。命字谓政令也。盖泰极而否,虽天运之自然,亦人事之致,惟其命乱,所以复否。圣人于泰终而归咎于人事,其戒深矣!

固定链接: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5/07/1157/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地天泰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