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10.天泽履(䷉)-高岛易断全解

tianzelv3.jpg高岛易断10.天泽履(䷉)-高岛易断全解

天泽履

天泽履卦象图-高岛易断

 

履:履虎尾,不咥人。亨。

《彖》曰:履,柔履刚也。说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初九:素履往,无咎。

《象》曰:素履之往,独行愿也。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象》曰: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

六三: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象》曰: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咥人之凶,位不当也。武人为于大君,志刚也。

九四:履虎尾,愬愬,终吉。

《象》曰:愬愬终吉。志行也。

九五:夬履,贞厉。

《象》曰:夬履贞厉,位正当也。

上九: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有庆也。

10.天泽履(䷉)-高岛易断

“履”者,冠履之履。篆书从尸,从彳,从舟。尸者,象人身;舟者,载也;彳者,行也。即所谓步履而行,可以运动人身者也。故此卦以此取名,《彖》辞曰“履虎尾”者是也。转而为礼,礼者,人之所践行也,故《序卦传》曰,“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大象》曰,“以辨上下”。又转为福之义,《诗》曰“福履绥之”是也。人能守礼,则天赐之以福。此卦外《乾》内《兑》,《乾》天,《兑》泽,天在上,泽居下,上下尊卑之分正,故有礼之象。又《乾》为行,《兑》为和,《论语》曰:“礼之用,和为贵。”《彖》有“履虎尾”之辞,故即取其首字以名卦也。

履:履虎尾,不咥人,亨。

20210313123916_44069.jpg高岛易断10.天泽履(䷉)-高岛易断全解2

▲ 篆书履

《彖传》曰:履,柔履刚也。说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此卦《乾》上《兑》下,《乾》为老父,前行,《兑》为小女,追随在后。凡以刚健践弱之后易,以柔弱践刚健之后难。就卦面《观》之,以六三一阴之柔弱,介五阳刚强之中,有欲行难行之象。以至弱之质,蹑于至刚之后,犹“履虎尾”,最是危机。文王就其难行之道,系其辞曰“履虎尾”,危之也。《乾》为虎,虎指刚健者。人者对虎而言,“不咥人,亨”。此卦二五两爻,皆得阳刚之中正,九五尊位,居至高至贵,而能不疚于心,必有光明之德也,谓之“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彖传》三句,专就五爻而言,此爻卦变则为《离》,《离》为火,为日,为电,有光明之象。

以此卦拟人事,内卦《兑》为我,外卦《乾》为彼,我柔弱而彼刚健。例之古人,如上杉谦信、织田信长等,刚毅果敢,为其臣仆者,一不顺从,每遭惨祸,谚云“伴君如伴虎”,此之谓也。嗟乎!世路险阻,无往而非危机,虎之惟人,不独山林,凡一切利害所关,即为危机之所伏,皆可作虎观也。惟以不敢先之心,后天下之人,以不敢犯之心,临天下之事,以不敢轻进之心,处天下之忧患,敬以持己,和以接人,以此履虎,虎虽刚猛,必不见难。由是观之,人能行以卑逊,何往而不亨通哉!行于强暴,则强暴服,行于蛮貊,则蛮貂化,行于患难,则患难再,皆和悦之效也。以卦体言,初爻虎尾,至九五之时,危险既去,身安心泰,自具光明之德也。故履之时,柔能制刚,弱能胜强,虽刚暴难制者,皆可以柔和之道制之。若欲以刚制刚,必有大咎,此《履》卦所以贵和悦而应上也。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为政府,下卦为人民,上刚强,下卑屈,名分悬隔,刚强者进于前,卑屈者随其后,谓之履,柔履刚也。上下之秩序如此,下以和悦爱敬,服从夫上,上亦乐其柔顺,不复以强暴相凌,谓之“悦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九五之君,德称其位,垂拱而天下治,上不愧祖宗之鉴临,下不负臣民之瞻仰,何疚之有?于是功业显著,德性光明,谓之“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通观此卦,高者无若天,低者无若泽,上下尊卑之分,昭然若揭。六三以一阴,介在五阳之间,为全卦之主,才弱而志刚,体暗而用明,不自量力,而敢于前进,致蹈危祸也。初九在下,素位而行,不关荣誉,虽涉危险之世,行其固有之业,而自得其安乐也。九二居内卦之中,不系情于名利之途,坦然自乐,不陷于危险也。九四上事威猛之君,下接奸佞之侣,处危惧之地,小心翼翼,位尊而主不疑,权重而人不忌,终得遂其志也。九五居尊位,雄才大略,独断独行,以刚猛而御下者也。上爻熟练世故,洞悉人情,建大业,奏伟功,而克享元吉者也,是《履》之终也。

《大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此卦“上天下泽”,尊卑贵贱之等级分明,是不易之定理也。君子见此象,“辨上下,定民志”,使之各居其所,各安其分,不相紊乱,自无僭越,礼制之要也。夫宇宙间,莫低于泽,莫高于天,譬诸在人,莫尊于冠,莫卑于履,上下之分如此。《履》者,礼也,君子体《乾》之强,庄敬而日强,所以行礼也。《兑》之德悦也,悦者和也,礼以退为让,履以下为基,故曰“履,德之基也”。天而不下交于泽,则江河无润;泽而不上交于天,则雨露无滋。惟天高而能下,故水土草木之气,蒸而为云雨,而天益高;惟君尊而能卑,故亿兆臣民之分辨,而为礼让,而君益尊。若上下不辨,民志不定,则等威无别,民情骚动,天下纷然,乱自此起,如之何其能治也?此卦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安尊卑之分,联上下之情,君怀明德,民无二志,天下所由治也,谓之“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占】 问家业:有门庭肃穆,仆妾顺从之象。

○ 问任官:有品级渐升之象,若攀援干进,反致不利。

○ 问营商:宜辨别货品,实察商情,待时而售,必得高价。

○ 问出行:利于滨海之地。

○ 问六甲:得女。

○ 问疾病:宜疏通中焦。

○ 问遗失:一时为物所掩,久后自出。

初九:素履,往无咎。

《象传》曰:素履之往,独行愿也。

“素”者生帛,取天然之色而无饰也。“素履”者,谓直行本分。此爻以阳居阳,虽得正位,上无正应,在下位,不援上,《中庸》所谓“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者也。以居《履》之初,去虎犹远,守当然之本业,独善其身,不求闻达,一旦得位,亦不改其“素履”之守,所谓“穷不失志,达不离道”,故曰“素履,往无咎”《象传》曰“独行愿也”者,谓己之所愿,不在乎外也。此爻无正应,故曰“独”也。

【占】 问功名:宜安居乐道,待时运亨通,往无不利。

○ 问营商:直守旧业,久后必获利。

○ 问谋事:宜缓待,不宜急迫。

○ 问战征:宜独行潜往,刺探敌情,无咎。

○ 问家宅:“福履绥之”,门庭吉祥。

○ 问六甲:生男。

【例】 横滨商人某氏来告曰:近来商业不振,得不偿失,欲移居于东京,别创事业,请占前途吉凶。筮得《履》之《讼》。

断曰:此卦《兑》之少女,《履》《乾》父之后,明明教人以谨守先业。商务之通塞,未可拘一时而论,物价高低,随时变换,前失后得,亦事之常,何必遽作改计?不如守旧,久必享通也,故曰“素履,往无咎”。某氏闻之,随绝改图之念,仍在横滨,从事旧业,未几而商机一变,大获利益。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象传》曰: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

“坦坦”者,道之平也;“幽人”者,谓隐居山林之士也。此爻当履之时,得刚中之位,中则不偏,不偏则不危,履行其道,犹行平坦之道路也,故曰“履道坦坦”夫行道者,履于旁则危险,履其中则平坦,必其中心淡泊,忘情荣辱,以道自守,斯得幽人之贞也,故曰“幽人贞吉”,若欲急进而从事,恐履虎而招祸也。盖此爻虽有才德,以上无应爻之助,故未得出而用世,惟其穷居乐道,遵时养晦,故吉。《象传》曰“中不自乱也”者,谓不降其志,不辱其身,是不以利达乱其心者也。一说“幽人”为幽囚之人,如文王之囚羑里而演《周易》,文天祥之囚土室而作《正气歌》之类,虽在患难,不乱其志也。此爻内卦变为《震》,《震》为大途,有道之象;又以《兑》泽,有幽谷之象,故曰“幽人”。

【占】 问功名:有高尚其志之象。

○ 问营商:一时物价平平,可得微利。

○ 问出行:平稳,获吉。

○ 问终身:有恭敬修身之意。

○ 问家宅:有分析财产之意。

○ 问失物:有意外损耗之虑。

【例】 一夕有盗入某贵显邸宅,窃去衣服若干,贵显请占盗之就捕与否,筮得《履》之《无妄》。

断回:此卦《兑》之少女,《履》《乾》父之后,老父为盗,少女者改造其藏品,或变其体裁,而转卖之,是父女共为盗者也。一时不得显露者,盗中之最狡者也。然互卦有《离》火,火之明,即探索吏也,互卦之主爻,即六三之探索吏。《象传》所谓“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故现时不能捕获;至上爻有“视履考祥,其旋元吉”之辞,自此爻至上爻,爻数五,必在五月之后,藏品暴露,盗贼即可就缚。后五月,此盗就缚,果如此占。

六三: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太君。

《象传》曰: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咥人之凶,位不当也。武人为于大君,志刚也。

“眇”者,目之偏视也;“跛”者,足之偏废也。“武人”者,文官之对;“大君”者,尊贵之称。此爻以阴居阳,不中不正,无才无德,以刚暴取辱者也。盖于履为成卦之主,欲恃其势而统辖群刚,不自度才德之微,不足负担大事。目之眇,自以为能视,足之跛,自以为能履,不避危险,勇往直前,自蹈履虎受咥之祸,故曰“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曰“眇”曰“跛”者,示六三之柔暗,能视履者,谓恃九二而冒险躁进。虎之不咥我,以我背后有《乾》也。六三见虎之畏《乾》,以为畏己也,去《乾》而自用,遂为虎所咥。《彖》曰“不咥人”,爻曰“咥人”,其义相反,盖《彖》取内卦《兑》之柔和爱敬而立义,爻主中正,以六三阴柔不中正,独与上九之一爻相应,上九虎之首也。履尾而首应,故有咥人之象。六三不自知其量,放肆横行,武人而干犯九五之大君,其强暴而无所忌惮如此,大凶之道也。《象传》曰“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者,谓其识暗,故视不能明,谓其才弱,故行不能远。“位不当也”者,谓以阴居阳;“志刚也”者,谓其阴柔而不中正,志刚而触祸也。《兑》为毁折,互卦《离》为目,巽为股,《离》目为《兑》所毁折,有眇之象;《巽》股为《兑》所毁折,有跛之象。又《兑》为口,有咥之象;“武人”《巽》之象,《巽》之初六“利武人之贞”可见也。“武人”,武士也,如《诗》所咏“赳赳武夫”是也,其职掌专主军政,奉王命以讨伐不庭,效忠于疆场者也。“武人为于大君,”刚强自用,干犯名分,孔子所谓“暴虎冯河,死而无悔”之徒,其甚者窃弄兵权,不奉朝命,如北条义时足利尊氏者也。我国维新以来,军政严肃,海陆两军,类皆桓桓武士,干城之选,好谋而成,固不徒以志刚为武也。《易》之垂诫,或不在当时而在后世,其虑远矣。

【占】 问家宅:有暗昧不明,以小凌大之象。

○ 问商业:有被人欺弄,急切不能脱售之虑。

○ 问战征:宜退守,不宜进攻,妄动者凶。

○ 问行人:恐中途遇险。

○ 问失物:就近寻觅,自得。

○ 问六甲:生男,但婴儿防有残疾。

【例】 友人副田虎六氏,从佐贺县来告曰:某所矿山,工学士最所称赏,矿质极良,余将请政府之认可,着手采掘,请占其利害。筮得《履》之《乾》。

断曰:此卦刚健之乾父前进,柔弱之少女随后,足下继续先辈所开之矿山。今此爻以阴居阳,气强而智昏,其所计划,必有与实际相龃龉者也,故谓之“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凡商办之业,与官办之局,大异其趣。如彼矿山,固乡间无赖人所集合,能设其规则,而统制得宜,斯众人服从;且指挥众役,必用老成谙练之人,乃能成其业,若指挥不得其人,彼矿夫纷扰,非易老制,懒惰虚喝,百弊丛生。足下纵精明强干,而于矿业,究属生手,譬如行路,此程非熟悉之途,故爻辞又曰“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足下又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以决意担当,但恐入虎穴而为虎所咥,其危险实可寒心。爻象如是,足下宜断念也。

氏不信余占,用某学士为甲干,使之赴矿山,为不谙实业,部下不服,终以不克成事而罢。

【例】 贵族院议员某,福岛县多额纳税者也,自去年(三十一年)冬,至本年春,蚕丝输出外国者,时价益腾,本年养蚕之成绩,颇好结果,预料他日蚕丝,辐辏横滨,势必低价。乃于横滨四品取引所,期五月与六月,约卖蚕丝苦干,与买者同纳付保证金数万元于取引所。至期,蚕丝之入横滨者稀少,时价看涨,不能交现,买者知蚕丝之不足,数人联合,益倡高价,于是有介卖买两间而谋为仲裁者。某来曰:“此仲裁适余意否?请为一筮。筮得《履》之《乾》。

断曰:此卦以《兑》之柔,随《乾》之刚,犹少女与暴夫同行,其危险如“履虎尾”。今占得三爻,足下测度蚕丝出产与时价,是诚以管窥天,谓之“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横滨商人,自产地贩集蚕丝,向以贷金收买,故转运往往不速,谓之“跛能履,不足以有行也”。卖者乘其虚,而益倡高价,殆将食没足下之保证金,谓之“履虎尾,咥人,凶”。足下不自揣其不能,不知卖家之不良,欲博一时巨万之利,反生大损,犹以匹夫之勇,望为武将者也。谓之“武人为于大君”今仲裁难行,过六月中旬,可得协商,然大损不免也。

后果如此占。

九四:履虎尾,愬愬,终吉。

《象传》曰:愬愬终吉,志行也。

“愬愬”者,畏惧之貌。此爻以阳居阴,逼近九五尊位,才强态弱,以九五为虎,常怀危惧,故有“履虎尾”之戒。若以其危故,而退身远引,亦非为臣之道。此爻处大臣之位,有可未常不献,有否未常不替,亦非避其威而不履也。但小心谨慎,常若想想,故曰“履虎尾,愬愬”。是以位虽高而主不疑,权虽重而上不忌,终免忧危,而得保全之吉,故曰“终吉”。此卦全卦以柔为吉。‘终”字对初而言,有始于危,终于不危之义也。《系辞传》曰“四多得”,此爻多惧,惟其防患周密,终得免害。《彖》辞曰“不咥人,亨”者,谓此爻也。《象传》曰“志行也”者,谓履行其道也。“志”者,为平日期望之志也。

【占】 问时运:以温和接人,以笃实当事,虽临危险,终得免祸,是气运平稳之时也。

○ 问商业:不宜急切脱货,宜谨慎耐守,终获利益。

○ 问战征:宜临危固守,遇救得捷,可转败为胜。

○ 问六甲:平稳得男。

【例】 明治十七年十二月,朝鲜京城有政党纷扰,时国王遣特使来我公使馆,请我办理公使竹添君护卫王宫,公使因率兵前进。清国将官某氏,亦率部下兵迫王城,遂抗我兵。此报达我国,朝野骚然,朝旨派外务卿井上伯,奉使朝鲜责问,是国家之重事也。某贵显使余占其动静,筮得《履》之《中孚》。

断回:此卦上卦《乾》,为父,下卦《兑》为少女,有少女随父之象也,故名曰《履》。夫我国之于朝鲜,以我既行欧美之开化,欲使彼国速从时势之变迁,我导其前,彼履其后,以同行改革也。万一朝鲜为欧人所占领,不啻为我国之赘疣,实为亚细亚全洲之障碍。奈彼国冥顽不悟,妄以嫌忌外人,遂起今回之乱。今外务卿井上伯奉使前往责问,彼必自知微弱。四爻变而为《中孚》,结局终归乎和,谓之“履虎尾,愬愬,终吉”。于时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也。

(附言)是月二十七日,交询社传福泽谕吉氏之言,邀余演说朝鲜《易》占。余因趋其席,社员满室,于事诸氏谓余曰:今回朝鲜之事,甲论乙驳,或和或战,群蹴纷纷,不如归的,君玩《易》象,必获先机,幸为开陈爻辞。余曰:《易》道,通天机而知未来者也,与凭空议论者不同也。余凭《易》占,已预知结果,在外人或未之信也。遂应其请,详述前说。在席自福泽氏以下,皆不解《易》脸如怪讶,余归后,福地源一郎氏,寄书请示占象,因更记前说以自送之,翌十八年一月一日揭之于东京《日日新闻》。当时《时事新报》记者痛嘲余说。彼昏昏者不解《易》理,亦无足怪,彼闻井上大使,与朝鲜政府开论,即在一月二日。《易》理之定数,不差分毫,余之《易》占,不失一语,不亦可畏敬哉!

九五:夬履,贞厉。

《象传》曰:夬履贞厉,位正当也。

夬者,决也“夬履”者,谓其一任刚决以履行也。此爻刚健中正,体《乾》卦,《履》尊位,下无应爻,自恃刚明,果于任事,多威武猛断之政,未免有果敢而窒之弊,故曰“夬履”。古圣人居天下之尊位,虽明足以照,刚足以决,势足以专,未尝不博取天下之议,以广其见识,此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也。此爻不患不刚明,而患在躁急,一任己见,以刚行刚,不审时机,不察群情,遂致上下不通,内外阻隔,急切之甚,激成祸变,是危殆之道也,故曰“贞厉”。“贞”者,贞固也,谓固执而不变也;“厉”者,危也,谓当常存危惧之心也。《易》中用“厉”字之例皆然,《噬嗑》之九五,“贞厉无咎”,亦犹是也。盖《履》之道,尚柔不尚刚,九五以刚居刚,是决于履也;以其中正之德,又能危厉自惕,斯得动无过举。《书》曰“心之忧危,若蹈虎尾”,国君能常思蹈虎之危,可谓“履帝位而不疚”也。爻辞“贞厉”者,固见其厉也。《象传》曰“位正当也”者,与《兑》之九五及《中孚》之九五同义。盖有不满于君德之旨也,谓刚决之君,似于宽仁温和之德有阙,所宜反省而加勉也。

【占】 问时运:前苦后甘,目下正当披云见日之时,犹宜毋忘曩时苦境,兢兢业业,斯能长保其富也。

○ 问商业:宜和衷共济,有货不宜急售,久后必得厚利。

○ 问失物:有不待寻而自得之象。

○ 问官途:目下已得升迁,惟宜谨慎,斯可永保。

○ 问疾病:危而后安。

【例】 某会社社长,来占命运之吉凶,筮得《履》之《睽》。

断曰:此卦以《兑》之少女,继《乾》父之后。今君富学识,温和而长于交际,由株主迁举而为社长,地位中正,固无可疑。但既任职权,不能不竭力谋事,一或刚决独行,凡事难保无失,谓之“夬履,贞厉”。在足下精明果敢,胜任社长,固余所深信也,惟从占筮之意,尚宜时时警戒。劝足下注意而已。

后果如此占。

上九: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象传》曰:元吉在上,大有庆也。

“视履,考祥其旋”者,谓自视其履行之迹,能考祸福之祥兆。此爻居《履》之终,即践行之终,凡人之所践行,善则得福,不善则得祸,治乱祸福之所歧,悉由于履行。人之所履,亦难保始终皆善,有始不善而终善者,有始善而终不善者,必观于终,然后见也。若周旋无亏,终始如一,则其吉大矣,故曰“视履,考祥其旋,元吉”。《象传》曰,“元吉在上,大有庆也”。谓君上能行此道,则大有吉庆也。元即大,吉即庆也。凡六十四卦之中,上爻系“元吉”者,不过二三卦,此爻居其一,盖上爻者,极地而多危殆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得安乐之时,其人必素行无亏,晚运亨通,福寿双全,大吉也。

○ 问商业:往返经营,俱得大利。

○ 问家宅:祸福无门,惟人自招,若能积善,必有余庆。

○ 问疾病:恐天年有限。

○ 问失物:不寻自得。

○ 问六甲:必产贵子。

○ 问战征:大获胜捷,奏凯而旋。

【例】 明治二十三年十月,东京府下第十五区选举,代议士有候补三名,其一人为某豪商也。一日友人某氏,来请占其成否,筮得《履》之《兑》。

断曰:此卦以《兑》柔弱之少女,随行《乾》刚之老父,其势不相匹敌,固不待论。《履》之上九,《履》之终也,必其人经履几多艰难危机,渐奏事功,以至今日之盛运也。然应不中不正之六三,依偏视之眇者,与偏废之跛者,与刚猛之武人,共相竞争,孙子所谓下驷与上驷,其不能必胜可知矣。上爻处位之极,无可复进,悟前非而鉴既往,翻然回头,可得大吉也。若谋不出此,欲强遂初志,其凶有不可言也。

后依所闻,某豪商果察机自退,不复与争云。

【例】 明治三十年,占我国与德国交际,筮得《履》之《兑》。

爻辞曰“上九: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断曰:《履》者以柔顺而履刚健之迹,有周旋无亏之象,故名此卦曰《履》。曰“履虎尾,不咥人,亨”,以柔蹑刚,恭顺而不失其正,故不见咥,而反见亨也。见之本年我国与德国交际,彼国夸其武威,非无虎视耽耽之意,然我国当路之重臣,处置得宜,且彼国驻劄公使得人,能两得平和,故彼此无事。博强国之称,比之从前交际,自然不同。在彼具猛虎之性,搏噬之志,固未尝一日忘也;且因我之强,亦不无嫉妒。在我惟宜以柔克刚,随时应变,斯得矣。

10.天泽履(䷉)-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3/471/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10.天泽履(䷉)-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