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41.山泽损(䷨)-高岛易断全解

山泽损卦象示意图

山泽损

风雷益卦象图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则疑也。

六四: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损其疾,亦可喜也。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41.山泽损(䷨)-高岛易断

 

卦体上山下泽,山高也,高者愈高,谓之益上;泽卑也,卑者愈卑,谓之损下。故下不可损,损在下而益在上,谓之《损》;下本当《益》,《益》在下而《损》在上,谓之《益》。《损》《益》之理固相反,而《损》《益》之用适相济。人第知其《损》也,而不知《益》即益其《损》;人第知《益》也,而不知《损》即损其《益》。是以《序卦》先《损》而后《益》。事先简而后烦,礼先俭而后奢,物先虚而后盈,故《易》道先《损》。损《兑》益《益》,所以为《损》。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损”通咸,有心为感,无心为咸。咸,感孚也,故曰“有孚”,以其所损者,出于中心之诚,有足以见信于人也。不然,《损》主节俭,而俭不中礼,卒来讥刺,咎且难免,奚见“元吉”乎?惟损而“有孚”,斯人感其诚,自得“元吉”,复何咎?而可正,以斯而往,无往不利也。《损》俭如此,何用丰为乎?约之“二簋”,亦可“用享”,不特有孚于人,且可上孚夫神明矣。

《彖传》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损》,减省也,减《乾》下之刚,以益《坤》上之柔,故谓之“损下益上”,亦即“损刚益柔”也。《益》在于上,故谓之“其道上行”。“有孚”者,以孚行损,则《损》下而下不病其损,《益》上而上不嫌其益,上下交孚,吉莫大焉,复有何咎?“贞”,正也,谓可以正其未孚也。《艮》在上,《艮》止也,《艮》得其益,则不为止而为往,故曰“利有攸往”。《损》既“有孚”,《损》自“无咎”,何必用丰?《损》之又损,即“二簋”亦可“用享”矣。《震》为祭,《艮》为宗庙,有用享之象。“簋”,盛黍稷之器,按礼簋多用八用六,今用二,是从《损》也。享以诚孚,故虽二簋可也。然《损》宜应时,时而当《损》,太羹不以为俭;时不当《损》,豚肩终伤其隘。故损益盈虚,要贵“与时偕行”也。

以此卦拟人事,《损》,节省也,节财为《损》,节欲亦为《损》。节财所以利用;节欲在于清心,此固人事之要也。顾可损而《损》,虽损之而不以为《损》;不可损而《损》,即不损而已疑其《损》。凡人事之动辄得咎者,皆由于损其所《损》,而不能见信于人;不信于人,则有损无益,咎且不免,奚以得吉?或损大益小,止且不可,奚以能往?是以《损》卦,首曰“损,有孚”。卦体《艮》上《兑》下,《艮》,止也,《兑》,悦也,有孚则悦止相承,“山泽通气”,刚柔合志,上下交孚矣,不特在己愿受其损,即在人亦不疑其损。故用之于家,而财用省;用之于身,而情欲寡;极其用以格神明,而神明亦享其诚,从其啬,可无用丰也,有所往,乌乎不利也?夫亦因乎其时而已矣,若时不当损,而概从节俭,或讥其损人而益己,或斥其损公而益私,是为人事之患,咎复何辞?故人事当察夫天时,观日月之盈昃,寒暑之往来,即可知“损益,盈,虚,与时偕行”之道也。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制,田有赋,廛有征,货物出入有税,此皆损下以益上也。当其全盛,上不必须索夫下,下自乐输将夫上,上施其仁,下怀其德,朝野一心,无事则献豵私豜以奉上,有事则箪食壶浆以迎师,所谓信则民任者,此也。得其信,则上下交孚,其道有吉而无咎,其用无往而不利,其义贵与时而偕行,取其约勿取其丰,惟其诚不维其物,可以裕国,可以理财,推之亦即可以格宗庙。凡国家之损益盈虚,惟在法夫天以应夫时而已矣。六爻言《损》,酌盈虚,审彼我,度终始,义各有在。初“酌损”,二“弗损”,三“损一”,四“损疾”,五不曰损,上亦曰“弗损”。盖卦虽曰《损》,爻多不言损也。初、二、上皆曰“志”,三曰“疑”,四曰“喜”,五曰“祐”,其道皆取其孚也。盖治国之道,首在得民心,民心未得,虽上曰施其惠,而民不知感也;得其民心,民将曰小民之饮食日用,皆出自上之所施也,何敢自私其有乎?虽损之不以为怨也。《损》卦首揭“有孚”二字,其旨深远,最宜体玩。

通观全卦,卦下体,本《乾》三画皆刚,为有余而当损也;上体本《坤》三画皆柔,为不足而当益也,谓之“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益》为盛衰之机,亦即为《否》《泰》之兆。《损》自《泰》来,《益》自《否》来,《损》二五失位,《益》二五得位,可以见《否》《泰》之相反也。《损》《兑》有余,补《艮》不足,上下相洽,止悦相承,是以《益》卦不待孚而民悦,《损》卦必先孚而乃吉。以《损》为人情所不欲,然人情固忧缺乏而求盈,君子则恶盈满而思节。“二簋”虽薄,可享宗庙,道在以诚为贵耳。“二簋”指《兑》之二阳,谓其简略也。上卦爻辞,多取“有孚”之旨,下卦爻辞,多取用享之象,合之皆取悦而止之义。然非谓刚之尽可损,柔之尽可益也,时可损则《损》,时可益则《益》,非人之所能强致焉,故曰“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大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地以益而成山,即以损而成泽。山泽本损益之物,不益则山必崩,不损则泽必涸,此卦之所以名《损》也。在人之易发而难制者,无如忿,易炽而难绝者,无如欲。君子见此象,知怒气之盛,势足拔山,故必惩之,以遏刚强之性;贪念之深,盈难填壑,故必窒之,以塞利窦之源。怒起于刚,“惩忿”以息其既往;贪牵于情,“窒欲”以闲其将来。《艮》山止而《兑》泽塞,皆有《损》之象焉。

【占】 问时运:目下行运不正,宜自惩忿。

○ 问营商:营商原在谋财,宜和气,不宜恃气,宜审利,不宜放利。

○ 问功名:忿欲不除,虽有功名,恐不能保其终也。

○ 问战征:“山下有泽”,防山下深处,有敌兵埋伏。

○ 问婚姻:卦自《咸》《恒》来,女悦而男止,夫妇之道,得其正也。

○ 问家宅:此宅后有高山,前有深泽,地势颇险,宜开凿之使平。

○ 问讼事:不使气,不贪财,讼自平矣。

○ 问失物:不得。

○ 问六甲:单月生男,双月生女。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传》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初爻处卦之始,即为谋事之始也。“已事”者,已其事也,即《艮》止之意;“遄往”者,遄,速也。事既可已,即当“遄往”,一经因循,必致误事,是以有咎,故曰“已事遄往,无咎”。若事在可已不可已之间,已之则失业,不已则害公,惟当酌其轻重缓急之宜,故曰“酌损之”。《象传》以“尚合志”释之,“尚”作上,庶几也,“已事遄往”,庶几与上合志也。虞氏以“已”作祀,谓祭祀,祀事而云“酌损”,即《彖》所云“二簋可用享”之义。其说亦通。

【占】 问时运:已往莫追,目下宜急加勉,自可免咎。

○ 问战征:宜速进兵,不可迟缓,辎重粮食,亦须“酌损”。

○ 问营商:贩运宜速,审时度势,宜酌量前行,定可获利,必无咎也。

○ 问功名:速往则得,迟缓无成。

○ 问婚姻:即日迎娶,两姓好合。

○ 问家宅:须速他迁,吉。

○ 问讼事:即速了结罢讼。

○ 问失物:速寻可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曰:有朋友以急需借金,请占后日利害。筮得《损》之《蒙》。

断曰:爻居内卦,又在初位,内卦为《兑》,《兑》为口,有开口求人之象。爻辞曰“已事遄往,无咎”,谓当此时处困难,宜抛弃其事,赶急前往,以求救援,得季布之千金一诺,斯可无咎矣。“酌损之”者,谓其所借金数,或有不足,又宜酌量多寡,以赈其乏。玩此爻辞,知需用急切,有不可片刻宽缓者,缓即有咎;但所借之款,必有减少,亦不至空手而回也。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传》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二处内卦之中,凡事之有待损之益之者,必其未协于中也,二得中,则以“弗损”为“利贞”。若不可损而损之,则损之反失中,是以“征凶”。《损》与《益》相对,人只知损其所《损》,以损为益,不知不损其所不损,不损乃为《益》。盖其所弗损弗益者,惟在守其中道而已,得其中,即“利贞”也。《象传》以“中以为志”释之,志,犹射之的,以中为的,志之于此也。

【占】 问时运:好运方来,不减不加,万事得中,自然获利。

○ 问战征:不必减粮,不必添兵,坚守中营,有胜无败;若鲁莽前往,恐有凶也。

○ 问营商:货物合宜,不必减价,无不获利。

○ 问功名:无荣无辱,青毡守旧。

○ 问婚姻:两姓门户相当,吉。

○ 问家宅:地位得中,不必添改,大利。

○ 问讼事:平和。

○ 问失物:原物无失。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曰:余为家兄在大阪垄断米市,大受亏耗,有献斡旋之策者,以电报来告,催余运送多金,犹得转败为胜。余恐再失,则受亏愈大,因占其成否如何?筮得《损》之《颐》。

断曰:卦象泽低而山高,知一时米价,大有高下之势。初次见价低,而多数约买,今临期腾贵,不能不如数应付,以致受耗。东京支店之金,不可动也,谓之“利贞”,若送金而往,谓之“征凶”。大阪本店虽亏,以东京支店维持之,自可挽回,谓之“弗损益之”。后果如所占。

【例】 明治六年,贵显某任某县县令,来请占气运,筮得《损》之《颐》。

断曰:《损》卦为损下而益上,二爻曰“弗损益之”,是明明言下不必损,上不必益也。今足下出任某县令,占得此爻,爻辞曰:“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以九二爻位得正,宜固守成规,不必改作,自得其利。若妄自更张,竞求进步,反致凶也,故无取于《损》,“弗损”即为“利贞”。足下其谨遵爻辞,行之可也。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象传》曰:一人行;三则疑也。

六三辰在亥,得乾气,《乾》为人,又为行,三爻为三人,故曰“三人行”。《乾》上至三而变《兑》,是三损一也;上互《坤》,变《坤》之上画成《艮》,二阴一阳,故曰“一人行”。三为《损》卦主爻,居《兑》卦之终,《兑》为友,故曰“得其友”,是《艮》得其友也。盖天下事,一则不足,三则过之,以二为得中,乃奇偶之定数,是以“三人行”,则损其一以成二,一人行,则“得其友”亦成二。一而二,二而一,斯之为合志,不然,三人成众,众则人心不一,而疑惑生焉,故《象传》以“三则疑也”释之。

【占】 问时运:财运平平,少则获利,多则有损。利双月,不利单月。

○ 问战征:宜从兑方,一路进军,自有援兵相助,有胜无败。

○ 问营商:商业宜于一人独做,否则二人同办,再多则必有损。

○ 问功名:须一人独往,必得成名。

○ 问婚姻:得友,即得偶也,吉。

○ 问家宅:宅在兑方,宅中丁口,每家只有两丁可断。

○ 问讼事:两造成讼,为中有一人唆弄所致,去此一人,则讼了矣。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五年四月,余任北海道炭矿铁道会社长之役,将赴所在,占改正处分如何,筮得《损》之《大畜》。

断曰:卦体《艮》山《兑》泽,卦德损下益上,明见上卦之山愈高,下卦之泽愈低,有上下不通之势。上下不通,必致事务阻碍,弊端百出,会社因之招损失也。今余恭任社长,势不可不淘汰人员,革除敝害,然此社之弊有二:一系社务,不专关营利主义,一系社员,多由官吏而来;不关营利主义,则社用之出纳无准,由官吏而来,则社规之约束难齐,于是耗费多,冗员众,社中诸务,皆有名无实而已。余欲振兴会社,所以不能不锐意改革也。今占得三爻,玩绎爻辞,是明明告我三分中损一之法也。

余得此卦,遂单身赴北海道,断行改革,先减役员三分之一,开其端绪,自是而社务遂大得整顿。

【例】 明治二十五年,余为北海道炭矿会社社长,时因石炭之贩路有碍,所采掘石炭,堆聚不售,社员皆为焦心。筮得《损》之《大畜》。

断曰:据爻辞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友”,是明示以少则得利,多则有损,为目下之情形也。至四爻,则曰“损其疾,使遄有喜”,是明言去其货之劣者,使往售而有喜也。五爻则曰“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按古者货贝五朋,是明言必将益价,莫之能违,是以大吉;上爻则曰“弗损益之,利有攸往”,是明言价格上落,可以到处销售,自能获利也。此后出《损》入《益》,《益》《彖》曰“利有攸往,利涉大川”,是明言可以贩运出洋,销行于外国也。《益》六爻,皆有畅销获利之象,由此推之,以一爻为一年,洞悉九年如一日,集社员示以此断。

果哉!二十五年,多蓄石炭,二十六年贩路顿开,照此占辞,料知此后社务,必可隆昌也。

【例】 友人某来,请占事业之成否,筮得《损》之《大畜》。

断曰:此卦山高而上耸,泽低而下陷,山泽不通气,有草木不生,鱼龟不育之象。今占得三爻,爻辞大旨,谓三人则损,一人则得,知合众兴事,必多意见不合,反致损失。足下能独力成事,必得同心之友来助,可以兴业而有为也。

【例】 明治三十二年一月,自由党与政府提携议会,所议渐合政府之意,自由党乃推选三人,请置大臣之位,政府不允,诸新闻多论其可否。某议员来,请占自由党之意向,果否贯彻,筮得《损》之《大畜》。

断曰:此卦外卦为政府,内卦为党员,党员向政府推举大臣,政府秉《艮》止之性,不允其请,是下悦上止,故名其卦曰《损》。六三阴爻,与上九阳爻相应,故党员之意,得达政府,在政府为今进党员三人,不得不点大臣三人,是政府之所以为难也。或三人中选用二人乎?谓之“三人行,则损一人”;或只用一人乎?谓之“一人行,则得其友”也。

他日偶晤板垣伯,谈及此占,相与一笑。后因党内有猜忌者,此事遂止。

六四: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传》曰:损其疾,亦可喜也。

此爻以阴居阴,为外卦之始,与初九相应,初动体《坎》,《坎》为心病,疾所由生。疾曰“其疾”,“其”指初也,得四为之应,内外皆知所当损,而决计损之,则事之《损》犹在后,疾之《损》为在先也。疾《损》而“遄”,“遄”者初,使之遄者,四也。盖有疾则忧,疾《损》则喜,故“无咎”也。《象传》以“亦可喜”释之,谓不必言《损》事,但言《损》疾,而亦可喜,则《损》事之喜,更可知矣。

【占】 问时运:目下虽有小灾,得救即疗,可以转忧为喜。

○ 问营商:货宜减办,使之即往贩售,获利可喜。

○ 问战征:未免遭伤,医治可疗,无咎。

○ 问家宅:此宅阴气过盛,宅眷致多疾病,祈祷可疗,无咎。

○ 问功名:一时难望。

○ 问婚姻:四与初相应,初阳四阴,阴阳相合,必成可喜。

○ 问讼事:“疾”者,害也,去其所害,讼自平矣。

○ 问行人:有事他往,一时未归,有喜无咎。

○ 问六甲:生男。

【例】 工部省书记杉实信氏,予旧亲也。明治十五年二月某日晨起得电报,云杉氏罹急疾,余惊而筮之,得《损》之《睽》。

断曰:观爻辞,已得明示,谓此病颇重,使名医速施治疗,可立愈也;若迁缓过期,虽名医亦将束手,故曰“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不幸夜来,大雪纷飞,杜绝行道,朝来风雪益狂,余冒雪赴品川,访于氏之病室,医师皆为大雪所阻,延期不到,果即日死去。亦天数也,可叹可悼!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传》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十朋之龟”,元龟长一尺二寸,直二千一百六十,为大贝十朋;公龟九寸以上,直五百,为牡贝十朋;侯龟七寸以上,直三百,为公贝十朋;子龟五寸以上,直百,为小贝十朋——见《汉书》。《坤》数十,又偶为朋,故有“十朋”之象。龟者灵物,能前知吉凶,为卜质吉凶之具。此爻柔顺得中,诚孚于下,故人献其诚。“或益之十朋之龟”,“或”者,不知其所从来之辞,意外之益,君子疑焉,故问之于卜筮。理数已定,十朋之元龟,不能违,其吉可知,故曰“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象传》以“自上保祐也”释之,“上祐”者,“自天祐之”也。以爻象言,“上”指上爻,谓上能辅祐六五之君也。

【占】 问时运:运途全盛,可得意外宠遇。

○ 问战征:军事先卜,其兆大吉。

○ 问营商:财运之来,虽辞不去。

○ 问功名:“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 问家宅:家业兴隆,不卜可知。

○ 问婚姻:天作之合,吉。

○ 问疾病:病愈之后,且可得财,吉。

○ 问六甲:生男。

【例】 东京豪商某家甲干某来,曰仆受本店之命,担任大藏省用务,率数百人以从事。近闻明年大藏省将有改革,此事拟废,则仆所管数百人,一时皆失其业,实所不忍。今转谋于某会社,欲授此等人以相当之业,请占其可否?筮得《损》之《中孚》。

断曰:此爻以阳居五,位得中正,可知足下秉心正直,当久任其事,不必转而他往也。“十”朋之龟”者,谓将来有意外之幸福也。今者大藏省有改革之议,其中或损或益,足下别有担任之务,此数百人,因之得福,亦未可知。就爻位推之,明年当上爻,爻辞曰“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明年无所损益,且贞吉有利,此事务或不复拟废,亦未定也。总之足下与此数百人,皆得无咎且吉,不必怀忧。某大喜,后果如此占。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传》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此爻居《损》之极,不可复损也,曰“弗损益之”,其辞与二同,其义与二别。上与三应,三处当《损》之位,人或疑《损》三以《益》上,三之《损》实为上之《益》也,故特示之曰“弗损益之”,以明三虽有损,而于上则无所损益焉。无损则事皆平均而“无咎”,理得安详而“贞吉”。“利有攸往”,即《彖传》所称“与时偕行”之义,上为《艮》之极,极则变,故不为止而为往也。上互《坤》,《坤》为臣,《艮》为家,《艮》动而变《坤》,“得臣无家”之象。弗损下以益上,是王者以天下为家,臣下化之,亦皆国而忘家,故曰“得臣无家”。《象传》以“大得志”释之,谓王者以不损益为《益》,潜移默化,不见其迹,志量之所及甚大,故曰“大得志也”。

【占】 问时运:目下绝无窒碍,所往皆利,大吉。

○ 问战征:军队不须添减,率此以往,攻克战胜,无往不利,可“大得志也”。

○ 问营商:货价无甚上落,往售皆可获利,大吉。

○ 问功名:目下即可得志。

○ 问家宅:此宅不必改造,自得吉利。

○ 问疾病:当出外求医,无咎。

○ 问行人:在外大吉,一时未必归家。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九年,长崎商人大浦阿启与神代某来,曰:前自驿递局,借与横滨制铁所,从事船舶修缮费用,后因得不偿失,大被亏损,计将返纳于驿递局,或转让与他人。两者未决,请占其孰可?筮得《损》之《临》。

断曰:此爻为《损》之极,今后更无所损,不损则必有所益,故其辞曰“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也。二友信之,遂决计续承其业,翌年有西南之役,船舶繁多,大得利益云。

高岛易断41.山泽损(䷨)-高岛易断全解2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0/248/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41.山泽损(䷨)-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